第五个遗产日

今天是政府在2006年开始设定的第五个非物质文化遗产日,相比前四个遗产日,媒体报道少了,官方活动也少了,一个好的现象:拿遗产说事儿的人少了,关注自己身边的传统的人多了。遗产日的意义在于提醒社会聚焦文化传统这一话题,但我个人不喜欢遗产这个词,甚至看到就别扭。遗产,是祖辈留下的一件古董,一份家产,说的是非物质的文化形态,实际看重的还是一个“产”。于是乎,争家产,变卖祖传家宝,造假古董,创意出不伦不类的风俗。还有人造出了盛世河图的奇观。这样的事情跟着非遗申请都冒了出来。折腾两年,发现没什么太大利益收获,这股热闹就消停了。

政府提出遗产日,上升到国家层面的文化概念,这个概念不能大到让人觉得模糊,也不能非要让大家产生认同,况且有时候大家不知道你要让大家认同的是个什么。城市发展拆毁了历史,拆掉了熟悉的生活,人远离了故乡,这时才更加强烈的觉到传统的珍贵,新如果不如旧,有什么理由跟自己过不去,不选择自己习惯的旧?为求新而求新,那是小孩子的行为。认识自己的传统,最近看到不少类似的自发活动

在豆瓣看到“我们的南方”活动,上传南方生活的影像,跟文化遗产没关系,却是跟个体的人有关系。我是北方人,想北方在大家眼里会是什么样子,想起来张承志的《北方的河》,下载了一本电子版看起来。女摄影编辑用1980年代的口气说:

“ 喂!研究生!你看这黄河!” 她喊他说,“我说,这黄河里没有浪头。不是水,不是浪,是一大块一大块凝着的、古朴的流体。”

她说的是北方的河,我觉得她比较准确的描绘出非物质的传统的形态。

昨天看到一部短片,《正在消失的羊城》: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hy9FOHqpRBU/tid=-1&aid=-52392632&pid=41010111&oid=66978622&isNielson=0

导演谢文君是北京电影学 院的大四学生,而受访者朱景辉也是今年毕业于华师的本土学生,他们通过镜头讲述了广州人对自己城市变迁的感情,以此作为一份别致的毕业献礼。该纪录片引来 巨大反响,尤其是一些中学生为此而纷纷加入保护本土文化的行列中。

说到保护老城区,我想也不应该忽视当地居民对生活环境的改善诉求,我们说的文化,对当事人来说是自己的生活。普通居民的生活空间,比如广东人喜欢的茶馆,意义和作用也不比名人故居小。

还是广州,一个活动,农历五月初三到车陂看龙舟景
组织者说的好:

“广州的旧城改造如火如荼,水乡在拔地而起的高楼下,热烈地坚持着扒龙船的传统,水网交错的广州城内,依旧传来龙船的呐喊声,这些时刻,我们感觉到、我们仍是幸福的。”

向广州人致敬。

主题相关文章: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