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乡纪事 有的事没能代代传

最近在网上乱逛,于是看到了这么一篇短文,一个侗族年轻人对家乡故事的一些缅怀……短短一点文字,记录了外婆的绣花 妈妈的哭嫁故事。

我的外婆有一手的好活儿,绣花,做衣,样样在行,可惜现在人老了,到了一定年纪做不了事了。她年轻的时候没有读过书,客话也是后来学的,年轻的时候整天在家里绣花钩鞋,后来就出嫁了。

 我的妈妈小时候和她的婆生活在一个很大的寨子里面,那个寨子四面围着围墙,围墙有的地方刻着文字和花,只有两个出入口。有百来户人家,几乎每隔一个石板上都镌刻着图案,到处都是水池水井,还有一些苍天古树,寨子四面八方的,照她的话说就是:强盗进了都出不来。可惜,在不久的以前,一个憨包的火搞不灭,又不知哪个憨包把寨大门给锁上了,晚上又着急又没找到钥匙,就害得寨子被火趟了。

 后来她回到了自家的寨子挨爹妈住,寨里的姑娘出嫁,她就去当伴嫁娘,招呼姑娘,帮姑娘哭嫁。“妹娘啊,你长个就嫁人了啊….呜呜呜呜呜呜”“妹仔啊,你嫁了是莫忘家人啊……呜呜呜呜呜呜”来看出嫁姑娘的人和姑娘对哭完就丢几块钱给她,姑娘哭得越凶就丢得越多。后来我妈妈结婚,没搞这一套,她说:我长这么大陪人家哭了那么多次,可是我结婚的时候就没人来给我哭了。以前哭嫁啊,没哭的姑娘还要遭爹妈打:“你就那么巴不得嫁不出去啊?怕嫁不出去那你为什么不啊?”

 再后来到了我这一辈,就什么都没见过了,因为搬到省会贵阳来住了。

不过三十夜要洗脚,这点我还是记得的。

一些事,以后再慢慢说。

 有的事没代代传,但在一些农村还是依旧进行着。

原文出处http://blog.sina.com.cn/fusha

主题相关文章:

One Comment

  1. dadishang:

    描述生动的短文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