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一度四月八 我们在贵阳等你

农历四月初八是贵州多个少数民族的重要节日,四月八这天贵阳地区的苗族、布依族、还有汉族支系屯堡人,自发的汇聚到贵阳市中心人民广场和河滨公园欢度节日。处处可见盛装的少数民族同胞们对歌、斗鸟,演奏乐器。

下图 广场上唱歌的布依族妇女们。

下图 坐在贵州省博物馆门前休息的青苗(苗族支系)奶奶们

下图 布依族的奶奶们谈笑风生

下图 大家都是自发的到市中心来活动,下图是布依族妇女们在贵州卫视大楼前的广场上唱歌。

下图 盛装的苗族奶奶

下图 其实她们是汉族人。保持了明朝的汉族服饰 有兴趣的朋友去百度 屯堡人。

特别感谢浮砂和叠贵两位朋友的强大图片赞助,他们从贵阳街头捕捉到了这些美丽的画面。

下面的话是我们这一代年轻人对四月八的印象。

侗族青年印象中的四月八

就拿以我在贵阳长大的印象来看。其实四月八并没有六月六显得喜庆,毕竟四月八是一个比较庄重的节日。以前每到这段时间,走出家门就会发现突然多了很多身着布依族服装的人,但多半是中老年人。那个时候我对布依族的印象是“黑色”。因为那是一群又一群的身着贵阳布依族风格着黑装老人的原因。

四月八就像是一个聚众以唱歌的形式的人民大会一样。贵阳的四月八活动从都纯民间自发,比如昨天的四月八的活动,报纸上面和网络都没有任何一点消息。但是人们依然从四面八方汇聚到贵阳的市中心,老姐妹们结伴同行。四月八在贵州的的确确仅仅是少数民族的节日!包括一些汉族支系,就是屯堡人。 屯堡人和布依族人还是有渊源的,他们居住在同一个地方,甚至一个寨子,所以在昨天我也看到了一个屯堡妇女和一个苗族妇女以及布依族妇女结伴从安顺而来都身穿着各民族亮丽着装。
   
我觉得布依族人显得比本省的其他民族更爱唱歌,就像叠贵今天给我说的,苗族人不轻易唱歌是因为背负着承重的历史。布依族则是无论何时何处,真的就是想唱就唱。想起想起来一首,歌词随心所欲。我家附近的街上几乎都有多个的茶馆,这些茶馆里实际是用来给中老年人们来对歌唱歌的地方。 5毛钱买一缸茶,就可以听一下午的歌。布依族人太爱歌了,昨天一对人在对歌的时候突然停了,过路的几个布依族人立马喊:还不到歌丢嘴!还不到歌丢嘴!

苗族青年叠贵印象中的四月八……

在贵阳呆了四年,我竟然一次没去参加四月八的聚会,我真的服了自己。
口口声声说爱这个民族,却对贵阳附近的苗族一无所知。
我想我诚然是可悲的,可笑的。
而这也像一些学者一样,他们在自己的著作封面上写着“世界苗族…”或者“苗族…”的字样,让人们以为他们很博学,其实书的内容就仅仅讲了他自己所了解的那个地区的苗族,并没有细致的全局性的提及全球范围内的苗族,他们对苗族进行分类,其实也就只是对一个省份或者几个地区苗族的笼统的列举出来而已,这常常让我失望。我不知道这是什么原因,是作者自己有意为之,抑或只作者知识有限,我都不想去了解,我想说的是,在自己没有这种知识和能力的时候,就不应该自己给自己戴高帽。你真的不了解其他地区的,那么你就老老实实写上你所要介绍的那个地区的名称,这样也不会有人说你懂得少,至少人们看到你的真诚。

大概了解了一下,四月八并不是只是贵阳苗族独有的节日,很多地区都有,而且其来历也有各自的说法。
贵州贵阳   纪念英雄亚努
    贵阳在古时候,名为黑羊大青,苗族称为格洛格桑,苗族在格洛格桑过着丰衣足食的生活。后来因外族人垂涎土地肥沃的格洛格桑前来抢夺,苗王亚努率族人奋勇抵抗,在四月初八日的激烈的战斗中不幸被杀害,葬于现贵阳市中心的喷水池附近。此后,每年四月初八日亚努遇难日,我们苗族同胞都到喷水池来纪念这位古代民族英雄,年年如此,代代相传。如今,贵阳的“四月八”已成为贵阳及其附近苗、布依、侗、壮、水、仡佬、汉等民族共同狂欢的节日,成为展示民族传统文化的盛典。少数民族男女青年还借此机会,通过自己饱含深情的舞姿与歌声寻找意中人。

下面是关于苗族四月八的原由
贵州黄平   纪念潘姓祖先   
黄平苗族的“四月八”,是为纪念祖先开拓飞云洞名胜。据文献记载,飞云洞建于明朝正德初年,最早由苗族潘姓开拓。每年“四月八”这天,附近几十里的苗族都要来这里游乐一天,以示纪念。
贵州铜仁、松桃一带    与农业生产有关,称“牛王节”,湘西的四月八与铜仁、松桃地区有渊源。
贵州紫云  传说与贵阳相同,实际内容却是“牛王节”。
贵州道真、务川一带    苗族的“四月八”,则与佛教影响有关。
湖南湘西   纪念英雄亚宜
    某年有位苗族起义首领亚宜在这天牺牲,于是就逐渐演变成纪念这一英雄的节日了。
   
我记忆中的四月八
   四月八是我们布依族的牛王节,我们爱牛,给牛洗澡,喂牛吃彩色的糯米饭…….
   每年四月八我一直都是在都匀度过,印象中的四月八没有省会贵阳那么热闹。也许四月八是小朋友最喜欢的节日吧,因为这一天会吃到各种颜色的糯米饭。红的绿的黄的白的黑色还有紫色的。记得读小学的时候学校门口有一位专门卖糯米饭团的老奶奶,每年春夏之交,我们都在期待这一个早晨,她的甑子盖一掀开,白色的雾气下面出现彩色的米饭,我们眼前一亮,每个小手都会快速的递上五毛钱买一个彩色饭团。学校里的早晨交流会就会相互比较谁家的饭团颜色多。
   四月八的头几天,就会在菜市场看见多了很多卖枫香树叶、黄饭花的小篮子。妈妈都会买一些回家去放着。等到四月八的头天晚上,就会把这些植物染料放到温水中煮出颜色,再泡进白色的糯米,第二天的时候米就变色了。捞出来放到蒸锅中蒸熟了,家里飘满植物的清香时,彩色的饭就做好了,我总是迫不及待的要吃,加点白糖,嘴里就绵香软糯,还夹杂着白糖粒沙沙的口感。四月八这天街上也会有很多卖彩饭的,大多都是乡镇来的布依族,苗族的妇女们。
   以前也没觉得四月八是一个特别的日子,感觉只是要吃彩色的饭而已,后来离开的家乡,发现汉族人的世界里没有这个节日。才会想起那久违的彩饭,回想那些食物背后的故事,思念与那些食物有关的人们。

图片中的是老一代少数民族,文字中的是年轻一代少数民族……

也许一些形式会消失,但是节日不会消失,一年一度四月八,我们在贵阳等你。

原文有完整图片28P点击下列链接

http://edward.xiang.blog.163.com/blog/static/313729112010421105911524/

主题相关文章:

2 条评论

  1. dadishang:

    第一张也是苗族吗,哪一支?

  2. 鼠曲草:

    以后一定要去贵州走走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