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帚菜

榆钱已经老了,槐花还没有开。吃点什么?俺娘说,吃啥呢,扫帚菜行吗,我说好啊好啊,一会儿我跟你一块去挖。

扫帚菜,夏天长老了,一米多高,晒干可以绑成扫帚,所以都叫它扫帚菜,这种扫帚已经比较少见。偶尔还能见到用高粱穗绑成的扫帚。扫帚,我们当地叫做“扫拂”,扫帚菜幼苗叫做“扫拂余的”。我上午去了集市上看瓷砖画,回来,母亲已经把扫帚菜挖回来了。

为了展示过程更完整,我自己又跑到野菜地去找。

野菜,煎扫帚菜

野菜,煎扫帚菜

野菜,煎扫帚菜
就是它

野菜,煎扫帚菜
摘菜,只吃嫩叶

野菜,煎扫帚菜
洗净

野菜,煎扫帚菜
加面粉、(鸡蛋)、盐搅拌成面糊

野菜,煎扫帚菜
少量油,煎熟
(柴锅哦。因为我们家在盖房子,在院子里临时支了一口锅)

野菜,煎扫帚菜
熟了,切成块

野菜,煎扫帚菜
捣蒜汁 捣的时候加点盐 即防蒜瓣跳出来 又入味。大家都知道吧
加少量凉水 加熟油(烧热的植物油冷凉)比加芝麻香油味道更佳。吃油泼面就是把热油泼在蒜上,熟植物油与蒜味更合拍。

————
野菜,煎扫帚菜
我家的油罐子。油罐子是盛放熟油用的,我们那边习惯买来油先“熟油”,熟油的过程就是炸面食吃,平时闻到谁家在炸丸子炸酥肉,就是刚买来一桶油在“熟油”。这个油罐子上面油垢斑斑,这还是刚刷过一次不久,已经用了十多年。

野菜,煎扫帚菜
这个蒜臼子也用了好多年,肯定捣不碎的。
————

野菜,煎扫帚菜
————

第二天俺娘又要包韭菜饺子,这个季节是韭菜最好吃的时候。(我以前在西海子菜市场买的号称头茬韭菜果然上当了,以后不去观察这个菜市场了。)韭菜不是买的,是去我二爷爷的韭菜畦里现割的,那个香就不用说了。大个的饺子,厚厚的皮,鲜美的韭菜鸡蛋馅。种一小块韭菜一家就吃不完,我们自己家人去割不要钱,就是过路人去割一把也没关系。
上次有网友留言提到“野鸡脖”韭菜,这个网友是个行家。

又有一天傍晚,母亲美滋滋的又抱来了一抱野菜,小声说给你蒸灰灰菜,被我爹听到,说别蒸了,这东西太咸,我也不想再劳累母亲,就没有让她做。第二天早晨,我看见那堆灰灰菜蔫在那里,我想母亲喜悦的心情,是不是在被我们阻止后当时就冷落了下来,虽然她没说什么。她在傍晚喂完猪喂完鸡,天色还没黑下来,她突然想起来还有灰灰菜可吃,一个人跑到附近的沟渠去挖。夕照照着弯腰采摘、微笑的她,在天黑前匆匆的挖一些,又急匆匆的抱回家。我不该让那堆灰灰菜蔫在地上。

主题相关文章:

35 条评论

  1. yjj:

    地肤啊,我家也这么吃……你莫非是华北地区的?!

  2. dadishang:

    鲁西南

  3. 小禾:

    乍一看“扫帚菜”,又乍一想你们牙真硬。结果藕乍想错了。
    那煎饼的样子惹人啊,我愿意出五块钱买一片。
    基本上,青马给我普及了北方农村私房菜,让普及来得更猛烈一些吧。

  4. 海里的泡沫:

    一会儿没看你就赶紧更新,我的沙发没了…….
    馋煞我也T_T
    那捣蒜kelou和我家的一样吔!用了好多年了。
    我们那也要熟油的,平时饿了,把馒头切开,盛一勺熟油洒上去,洒点盐,两片馒头搓一下,夹起来吃,很香啊。

  5. 海里的泡沫:

    小禾,我也能做这么好吃,我愿意四块钱一片卖给你。

  6. 小禾:

    好啊好啊。寄给我吧。货到付款。

  7. xiaowanyi:

    我们家是拌干面上锅蒸熟然后粘蒜芝麻酱醋调的汁~~~口水滴嗒嗒。。。。。

  8. 海燕:

    怎么看着都像一群馋猫围着菜盘子舔口水。

  9. jinse:

    现在城市里也流行吃野菜了,我们小区附近的森林公园里老看到挖野菜的人。电视里还介绍各种野菜呢。
    我家郊区房子地里也有不少,前一阵是苦麻菜,作馅包馄饨吃很香。我妈竟然还想收点籽种这个。。。

  10. nokia2100:

    看菜饼的成品玉照倍觉诱人。太谷有一种做法:西葫芦(角瓜)切碎,和进稀面糊里搅匀,用摊煎饼的方法烙,两面刷油,成品微黄酥香,名曰mu ta ta(糊塌塌)。
    蒜臼,太谷话叫xuan bia zi,广口罐头类容器都叫bia zi。
    灰灰菜,大概是太谷的hui diao,家里一般煮过后拌凉菜。
    印象中小时候吃的野菜,没有用蒸的。不过拿野菜和麦麸子拌在一起煮熟的稀汤菜粥,是猪儿的美食。
    香椿好像不算野菜吧。

  11. 海里的泡沫:

    香椿和花椒芽一样,就是树上长的,应该也有野的。
    我最喜欢倚在猪圈边上看猪吃东西,吧唧吧唧的,吃啥都那么香,真羡慕它们。

  12. 针线笸箩:

    提到“野鸡脖”的人,是谁?确实是行家。

  13. 针线笸箩:

    你家的油罐子很正,比宜家的正。等你结婚时要跟你娘要当传家宝。

  14. dudu:

    这两天北京的槐花大部分都开了,经常走在路上就闻到一股香气,而槐树一般都很高大要抬头四望才能找到来源。前天看到四环边上一个小区里有大妈在用长竹竿勾槐花。小时候摘了新鲜的槐花,稍洗一下,控干。拌上面粉,入笼屉蒸熟。浇上辣油蒜醋水就是应季的好吃食。
    我妈说三年自然灾害的时候,她因为吃灰灰菜过敏进过医院,所以我也一直没机会尝试。
    油泼面的热油一定要菜籽油味道才正。

  15. 海里的泡沫:

    槐花生吃也很好吃,但吃多了会拉肚子。

  16. 警官:

    看起来就好吃,灰灰菜我小时候也吃,现在是寻不到啦.
    槐花饼可是真好吃,还可以生吃,小时候的零食就它了

  17. dadishang:

    dudu ,这两天我也注意到槐花了,没人勾。还有粉红的,据说是另一种观赏洋槐

  18. dudu:

    dadishang,很巧,今天在单位附近看到了粉红色的槐花,不过好像没有什么香味。小时候摘到的槐花都是大一点身手灵巧的孩子爬到很高的槐树上整枝的撇下来或是拿一头带铁钩的长竹竿钩下来的。这些槐树应该是黑槐,也就是国槐的一种。据说过去村口有几十棵黑槐树,粗细都在三人合抱以上,都砍掉做炼钢的燃料了。

  19. dadishang:

    我以前见过略显粉红的槐树,还吃过,比国槐好像还要香一些,但是那个是稍稍有点粉红的。看见槐花我想撸下来一把生吃一口,看周围没人对槐花感兴趣,自己只好像个野人一样咽下口水,飘过

  20. 海里的泡沫:

    吃多了拉稀…

  21. dadishang:

    你们在槐树下玩过虫子吗?那槐树虫子叫什么名字来着?

  22. 天籁有因:

    我家管这虫子叫什么我就忘记了,但是我记得以前有人写文章说过这东西叫“吊死鬼儿”,好像是北京的叫法~

  23. dadishang:

    不是绿虫子,是黑壳虫子,好像是这样:一抓它就装死,然后放开它,一会它又活了,然后再一抓,小孩子们得意的大笑

  24. 天籁有因:

    是不是天牛呀?有两根黑白相间的长长的触须

  25. dadishang:

    天牛我还是认识的

  26. 郓州草莽:

    暑假回去我要吃马蜂菜卷子 哈哈

  27. 小猪凯:

    果然是买卖人.小时候在家也会吃到.

  28. 小猪凯:

    果然是山东人.熟悉的感觉.

  29. Fairychen:

    在外婆家的时候,也这样吃,还有就是和面拌在一起在笼上蒸,捣蒜汁拌着吃。口水又留出来了。

  30. dadishang:

    纪念去年此时在家吃扫帚菜一周年。顶顶顶顶

  31. 冷水鱼:

    学会做才是正经事

  32. 猫:

    那个野菜我也认识,只是不知道可以吃,更没这么吃过。我们那见羊奶菜,羊很爱吃,据说吃了能催母羊下奶,故有此名。:)

  33. dadishang:

    这个菜有意思,还有谁了解?
    搜索结果:人们用镰刀把它连蔓带叶割回家来,摘其叶
    及果(如织棱状),洗净,将叶捣细,拌上
    用糯米蒸制的甜白酒,适当放盐后置于罐
    内,半月后可食,味道略酸微甜

  34. 素丸子:

    这扫帚苗,这蒜臼子,这油罐子,样样熟悉,件件温馨~

  35. 素丸子:

    文字的开头,真是别致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