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龙社和它保佑的村子

——祖传秘方也应该包含一颗心

下午的一场雨没有给傍晚带来清凉。闷热的天气依然固执,一如乌云不肯退去。天黑一点点来,像蚕吃桑叶。上哪里去找词来形容树叶和池塘的碧绿?那么转而陈诉:夜晚最先从树上下来,从池塘里爬出去。

六个桃子之后,汩汩的口水终于止住,牙齿酸倒耷拉下来,然后如靡靡之音一般感染双腿。于是眼前的河堤变得更加陡峭。假如这时我是另一个人,站在聚龙社门前,目光掠过那片宽阔的菜地,会见到一个人影慢慢从堤岸上长出来。然而不是靓女,还不如看菜地。

蔬菜正用心地长,包括芜杂的草。有那么几个瞬间,我把心扔进了菜地。采用影视剧闪回的表现手法,让幻景里出现几个面目模糊的角色,他们一会儿弓着身子锄草,一会儿捋起裤管引水进菜畦,甚至还有一抹阳光,阳光下几个孩童在抓青蛙。虫鸣和蛙声,觉得在脚下又似乎在远处,它们让幻景更加饱满。早年,菜地还是励志场所。励志对象是读书的孩童。我一个远房伯父,有几次他两个儿子在学校捣乱,老师告状告到家里。放学后回到家,伯父二话不说,叫兄弟两捋起裤腿挽起袖子去菜地拔草。时值夏天,傍晚田间蚊虫生猛,伯父在旁边监工,不准他们驱赶蚊虫,直到天黑。伯父最后的总结语是,不好好读书,就要你们吃吃下田的苦。多年以后,从伯父角度看,他的良苦用心终于付诸东流,两个儿子或者子承父业,或者和千万个农民工一样客居异乡。

我把虫鸣和蛙声的音量开到最大,沿河堤下坡到聚龙社——一个村子的社公庙。社公庙看起来很新很富态。不绝如缕的香火和颇有派头的土地公塑像说明了当地人的在乎。维持香火的经济来源,部分贴在墙上:消灾祛病,求子祈福,求生意兴隆,保佑升学等等,几乎写尽了人间几大喜事儿。祈福没有免费的。严格说来,社公庙的职责是保佑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在我们那里,社公庙面积很大,村民们把收割稻子的打谷机和禾仓搁在那里,要用时就去扛。据说那样能收割更多的稻子。庙门前有池塘,养着鱼,代表年年有余。旁边还有大樟树,避邪。

聚龙社外墙上贴着一张白纸,上面刊登了一则广告:某某人有祖传秘方,医治耳脓病,药到病除,骗人不得好死。看起来比较神秘,算是贴对了地方。
村子里还有一个“三界公”庙。三界,应该指的是神界、人界和鬼界。其实,都是一个世界。因为对平民百姓来说,他们相信的那个神灵世界仍然是人生的一部分。(李泽厚语)
一个小男孩在庙门前踢毽子,他自娱自乐欢快的叫声和他母亲唤他回家吃饭的声音,铺成一张人世的网,这张网和庙里面写在墙上的祈愿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我所见的珠三角农村基本上就是这个样子,大部分土地用来盖工厂——构成中国制造的元素。说实话,很难把眼前所见和都市的繁华联系在一起,即使媒体把二者的关系描述的跟史诗一样。拥有传统结构的村落,被挤进角落,并且被持续地改造。原以为那是鲜明的对比:传统和现代,农业和工业,本土和外来。久而久之把它们当做常态的存在,并且它们的界限越来越模糊。模糊的过程是一种表层结构的消逝和动摇。进而影响深层结构,尽管深层结构更加顽强。

村子布满溪流。多户人家门前有水塘,有些水清鱼肥。两个青年在水塘边垂钓。正是前一晚在大河边钓鱼的人,他们又钓了一下午,收获颇丰。他们是两兄弟,大的在附近工厂做业务员。他告诉我别看他还小,其实工作好几年了。“我们这里读书读好久的少,反正都是回来进厂打工,不如早点出来混。”他家门前停着一辆小车。“你还是蛮成功的,已经买车了。”“呵呵,二手货,买来玩玩。”
水面上有两种耐心,钓鱼人的和旁观者的。钓鱼人的耐心有一部分叫闲情逸致,他们一屁股坐下去就是一下午,也是一下午的暗算。旁观者的耐心显得更纯洁,而等待鱼上钩就像看足球比赛一样,总是错过进球的瞬间。那么,请让耐心再纯洁一点。于是,鱼就上钩了。钓鱼人慢慢收回竿子,鱼在水面上挣扎。是一条黄骨鱼。那势必增加钓鱼人的耐心,也为在场的人带来瞬间的愉悦,尽管轻重不一。鱼饵被黄骨鱼吞下太深,钓鱼人费了好一会儿才取出钩子。他把鱼放在手中掂一掂,然后扔进渔网。有多重?我问。大概三两吧。钓鱼人说。他蹲下挠挠挨蚊子咬的脚,起身一跃,跳上半米多高的台阶。可惜台阶窄,又有青苔,他脚底一滑。“卧靠”一声栽进了水塘……

                                                                                                                                                                         五月七日于中山

主题相关文章:

  • 暂无相关日志

6 条评论

  1. 海里的泡沫:

    以前总想不通为什么有的人喜欢钓鱼,那么枯燥的坐大半天,就为了几条鱼。
    有一次我在公园里人工小水池子里用小竿子钓了五条小金鱼后,才有一点体会到了钓鱼的乐趣,手中竿子一沉,然后一扬手,鱼扭动着身体沉甸甸的感觉,真的很让人兴奋。
    我每次都觉得不可能钓到,但一扬手,居然能钓到,这感觉很好。

  2. 小禾:

    嗯 钓鱼能修身养性。
    初试钓鱼还在高中,有次连续下了几天雨,没处玩,球也打不成。有人提议去校园里的池塘钓鱼。钓具都很业余:拔几根竹竿,买一些鱼线(刚开始还想抠门地以缝被子的线代替,结果那线太粗,容易露马脚,于是作罢)再挖几条蚯蚓,用废旧铝皮牙膏管绑在鱼线上做浮标。我们坐在池塘中央的凉亭垂钓,雨点淅淅沥沥打在睡莲叶上。倚靠栏杆一边看书一边等鱼上钩。一钓也是一下午,收获的鱼拿去饭店红烧,老板收取加工费和材料费,那晚酒足饭饱。后来想炮制那次的喜悦,结果被相关老师看到而未遂。从此再也没有在那个池塘钓鱼,唯一的一次竟成了味蕾的绝唱。

  3. dadishang:

    我们那几乎每村都在村口有一个土地庙

  4. HAKWING:

    我妈娘家,不过那条河不是一般的臭,记得小时候还去游水的

  5. 小禾:

    土地庙是乡村必有的景观,即使只有几个人家的自然村也有个像样的土地庙。

  6. 海燕:

    土地庙意义重大,或许也是村落与村落之间土地资源分配的标记,可以继续深入探讨。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