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乡纪事-老家一度春又来

清明回家的时候特地去了一趟老家,回去扫墓,顺带就拍了些相片,弥补小时候的遗憾。

说老家,实际上是父亲的老家,因为我并不是在这里出生的。只是每年会有一两次随父亲回去扫墓或者过年之类的。对于老家自己并没有太多的记忆,记忆中的老家只有两件事情,非常难走的山路,以及春天的都匀毛尖茶。老家前面的一个村叫团山,这里就是都匀毛尖的发源地,规模不大,但是小气候极佳,茶叶当然也好。今年的世博会联合国馆中就有中国十大名茶——都匀毛尖的展示。每次清明回老家,正是毛尖茶采摘的时节,吃过中午饭后就去去茶山上采茶,但是一整天也难得采到一斤茶青。所以毛尖茶贵是有道理的,但是政府炒作茶叶价格最后的收益却不在茶农手中就是没道理的了。

回到老家的话题。老家在贵州省都匀市小围寨镇的摆旋村,是个贫困村。每次回去要去的寨子是摆旋村的铜鼓坡。铜鼓坡里的人家基本上都姓韦,是个完完全全的布依族村寨,只是布依族的语言及服饰在这里没有的到保护和流传,现在只保留了传统的布依族习俗和生活模式。我自己常常会想,老家的名字与布依族祭祀乐器铜鼓有关系,再加上全部都是韦姓,(韦,布依族和壮族的大姓),必定是个有历史的寨子。记得老家人提到过,我们是和六盘水地区的韦家是有关系的,但是从未见相互来往。估计其中也有一些渊源,可是再无后话。记得有次去扫墓,在深山里就有祖先的墓碑,碑上的时间是清朝。可是知道历史的人不多了。曾经的故事就在这里一点点的黯淡下去。

这个季节正是桐子花开的时候,满山都是白色的桐子花。桐子榨出来的油可以做布料、防水漆、油纸伞等等。但是这些东西在老家都没有了影子,只有桐子花年年在开。

老家山上极多的就是蕨菜,真的就是上天赐给山乡中最好的礼物,不到半小时就能采得一斤多。蕨菜在灌木林中、松树林中,小溪边、山路边、甚至连庄稼地里长的都是蕨菜。蕨菜的密度用奶奶的话说就是:“多得实在吃不完了,只好用镰刀割来喂猪……”

这金黄的果实叫做羊奶。是一种野果,我每次见到它,都是未成熟的时候,尽管黄了,但是也非常酸涩,只有全部变红才能吃,吃过一次成熟的,很甜啊,也许对于城市的人来说,这个才是真正的奢侈品。

黄饭花(下图),四月八染糯米饭的时候用得到。

(关于 四月八 猛点此处http://edward.xiang.blog.163.com/blog/static/31372911201023104136965/

这个花可以治疗急性甲型肝炎,在此提供一个民间偏方,黄饭花一小捆煮水,熬出汁水以后加入适量甜酒酿,一日三次。一月见效。

粉色的这个,不知道是什么花了,不过感觉它除了冬天以外都在开花,生命力顽强,专门长在石头缝里。也许是治理石漠化的好物种。

以上是关于老家的零零碎碎,还好,老家在我这里不是一个传说。

原文链接 原文有更多图片http://edward.xiang.blog.163.com/blog/static/31372911201047104745342/

主题相关文章:

9 条评论

  1. 海里的泡沫:

    你们的家乡都好美啊….好多东西都没见过,那果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

  2. 鼠曲草:

    这些植物我太喜欢了

  3. dadishang:

    都匀好山水
    第一张前景里的是啥植物?

  4. 海里的泡沫:

    有点像豆角

  5. 布依崽儿:

    第一张照片那个是油菜籽啊!今年干旱,很多都干瘪了

  6. dadishang:

  7. 海里的泡沫:

    其实我想说油菜籽来着,早知道我说油菜籽就好了……

  8. 布依崽儿:

    ls因为你知道了所以就不必说了.

  9. 小禾:

    泡茶,我想泡茶。(小二,上茶)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