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州早点


通州运河大桥刚建起来的时候。如今以运河为城市主题,通州迎来了新的发展时期。
照片引用自八通网友http://bbs.bato.cn/thread-883693-1-1.html

王师傅拉面馆

西海子早市,我又写西海子早市了,每周末我至少要去一趟(这篇是上周末写的):先去王师傅拉面馆吃一碗杂碎汤或小碗拉面,到早市买一周的菜,到西海子公园听一会票友唱戏。这一看很像大妈、大爷的生活习惯,我觉得还行,比周末一上午都在睡大觉有意思。08开奥运,早市由露天场地改建成框架式大厅,王师傅拉面馆从市场里搬到对面重张,大师傅当了老板,由徒弟拉面,辣椒面也改成了流行的辣椒油。一开始质量不如从前,老主顾们提意见,慢慢恢复到以前的口味,辣椒油也改回辣椒面。食客主要是早起卖菜的摊主,来买菜的顾客,附近居民。大碗四块,小碗三块,年前面粉涨价,现在涨了一块钱。每天早上人满满的,随着早市营业时间,他们也在中午一点关门。 “男的要吃大宽,女的要吃毛细”,前几天我在小禾写的文章下留言的这句话,就是在这里听一位要毛细面的姑娘说的。
王师傅拉面馆的早点还提供面茶、杂碎汤、芝麻酱小烧饼,都很赞!我特别喜欢他们的杂碎汤,加腐乳、韭菜花、麻酱,可以再续汤,老板不乐意给加佐料,自己动手加。这周末去(上周末),才听他们说是牛杂碎,怪不得与别处的羊杂汤味道不同。知道是牛杂碎以后我突然觉得有些怪怪的。杂碎汤四块钱一碗,份量足,也可以要半份儿,两块钱。所以说有口碑的饭馆,通常都比较照顾顾客,东西好,人好。

北京人炸油饼

北京早点除了常见的油条,就是油饼。油条百分九十九不能吃,算不上油条,跟天津的油条水平就差一大截,我没在北京吃到过算是油条的油条。油饼,是老北京清真小吃一种,西海子后面,永顺街上的春友小吃,北关清真寺路口一家只做油饼的,都不错,吃过他们的,才知道别的油饼难以下咽。这两家最近都没了,这里正在拆迁。连同消失的还有清真寺路口的一家麻酱烧饼铺、前面的吊炉烧饼铺、烧饼铺前面的豆腐坊,春友小吃旁边的津德利牛羊肉店。一座通州国际新城,这些小商家肯定拿不起租金搬回这里经营。不过到时候,新的居民自然有新的活法,法风烧饼啊奥尔良鸡腿啊新加坡肉卷啊,吃国际化早餐。

写着写着忘了主角,就是王师傅拉面馆前面多了一个摊位,也是专门炸油饼,一块钱一张,面贵了。口感跟我上面说的两家不相上下。炸油饼的师傅穿着职业厨师白工作服。九点,给我的是最后一张,面已用完。用那种黄颜色的土纸包着(通州好吃的早点铺都习惯提供这种土纸,外带才用塑料袋),我进王师傅拉面馆要了一碗拉面,吃完出来,看他坐在一旁的三轮车上跟人聊天,过去跟他聊了一会。问他油饼做法有什么不同,一块聊天的两个人说,我们都在这问呢,配方保密!他说:“有什么不同?因为我是北京人”“北京人才知道油饼怎么炸”“主要是揉面,我早晨两点就起床揉面,其他人能行吗?”“面多了,他们用搅面机。” “以前就是加矾加碱,其他人可能加油条精。”
另一位聊天的,有找他合作的意思,说自己擅长做面茶,跟鼓楼那边一家学的,可以合作找个地方开早点饭馆。并且说这些都是老北京的文化,不能失传了。我看这位炸油饼的大哥也没听进去,他的工作是炸油饼,大概对文化不感兴趣。

早市捉奸

正跟他们聊油饼,早市门口高声吵闹起来,有人拿着半截砖头打架了。经常有在外面争地摊儿,或买菜缺斤短两吵架的,见惯不怪。拿砖头的把拉架的女的推倒了,我还说这怎么还打女人啊,不行过去拉开吧。一块聊天的说,看明白了,这是女的跟情夫出来,被这男的抓住了。这事就稀罕了,一大早的早市门口捉奸。两个男的理论,板砖也没落下去,那姐们坐在地上一直说“我来帮他搬家,他给我瞧病,我就不能帮帮他吗”“你不给我瞧病,不给我钱”,男的说“我把钱都给你了”“为了钱你就出来找人吗”,口音、长相,三个人都像是通州本地人,这哥们穿着迷彩服,看来是干体力活做工的,蓝领,老婆跟一个白领好上了。通州拆迁以后,他们会拿到一笔遣散款,到更远的郊区生活,国际化的新通州可能不再是他们的人生舞台。

我也跟提到的这几家通州早点铺告别了。

主题相关文章:

9 条评论

  1. 海里的泡沫:

    “男的要吃大宽,女的要吃毛细”,晕,我以为是个典故呢,原来就是引用一句话啊……..

  2. jinse:

    幸福的人哪,这么丰富的早点选择,我都想奔通州了。。。
    我们这儿充其量能吃上油条,还是一家成都小吃炸的,口感又厚又肉,还一块钱一根。。。

  3. jinse:

    不过这拉面我倒是一贯爱吃毛细的,不过目前的拉面馆普遍都没有这个讲究了,以前还有韭叶、三棱、二柱什么的。

  4. dadishang:

    这个拉面馆昨天拆了,他们也有韭叶。对了,你喜欢的烧饼夹肉那个馆子也拆房子了,搬到哪去都不知道

  5. 鼠曲草:

    我就爱看大地上把自己放到描述对象里头一起写,不但是观察者,而且是参与人

  6. 七月:

    o , 我从小就爱吃大宽面,韭菜叶,毛细都不喜欢

  7. dadishang:

    七月小时候的性格比较男孩化吧

  8. 黑乐乐:

    你知道他们搬哪儿去了吗?还在通州吗?

  9. dadishang:

    我也在打听。你邮件地址如果正确,有消息给你邮件。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