适于畅想的拉面馆

有时候,我是个宅男。周末的午饭,特别晚饭让我尴尬。
有时候,我是个宅男。我不做饭。我托着一个哀伤的舌头下楼,走到街上。我会多看几眼买菜回来的路人,看一看他们买了猪肉还是黄瓜。
拿连岳的比喻用一下,舌头是唱针。我将路过N个饭店,每个店是一个唱片,我把舌头唱针往上面一放,唱出的歌适不适合我,就代表我要吃哪一家的饭。首先,路过一个包子铺,一个桂林米粉店。包子铺老板翘起小腿在喝茶,我不喜欢他暴露的脚丫;桂林米粉店的店员是个少女,她对着手机屏幕在笑,我不喜欢那有几分轻佻的笑;那么,跳过那两家。
然后,在一家自称美食城的快餐店停留片刻,不小心联想到了地沟油,这一新闻事件让我分裂成好几个我,他们在内心展开一场决策的辩论。一个我说,店里面坐着很多客人,应该不会有问题。我的身躯被这个我拉进去,一屁股坐下来。看看油腻褪色的菜单,苍蝇空降在桌子上、茶杯上、吃完的盘子上。说实话,我已经司空见惯。只是给唱片添加了杂音。但是恰恰那些杂音给关键因素增加筹码,那么关键因素是当心吃不饱。因为你知道,我是个宅男,我没有吃早饭。于是,另一个我说服我毅然离去。
再见,地沟油。

其实,内心里早已有一张适合的唱片:拉面馆。只是有点远。
恰好拉面馆适于畅想。拉面馆,在城市任何生活角落都可能见到的景观,它们几十年保持一个装束,有点怀古风,就像黑胶唱片。一样的圆桌,一样的菜单,一样的“清真习俗,外菜莫入”,一样的纸巾悬在空中,一样的裹着头巾、腔调有异域风的女子。
人手一碗面,在一碗面的面前寂寞平等。让我这样的宅男的孤独隐匿其中。隐匿在里面的也许有同样的孤独,也许有偷一会懒的闲适,也许有怀乡的情绪,也许有路过的匆匆。让它更有纵深感的是装扮、口音和长相各异的顾客。有些用东北腔说“整一碗拉面”,声音洪亮;有些bozi bozi咬着大蒜,口味之重实在了得,那是北方的元素;有些身着阿拉伯服饰,也许那轻灵的脚步经历过许多大漠驼铃,那深邃的眼神足以让你掉进去爬不起来。等等那些人都是你在其他地方难以一下遇见的,他们好像从各个角落冒出来,一碗面工夫后又消失不见,留下缕缕蒸气。只是在那样一个小小的面馆,世界一下展开了,各个角落的人从地图上跳下来,与你相遇。那么,孤独就不会那么难堪,即使依然是个宅男。

主题相关文章:

8 条评论

  1. 海里的泡沫:

    看见拉面我就赶紧来占沙发。
    很多人都说一个人吃饭没意思。其实我觉得挺有意思,不管是自己做还是自己出去吃。

  2. 小禾:

    一个人吃饭可以有很多胡思乱想。
    一个人做饭也可以像个DJ一样。
    而跟有趣的或至亲的人一起吃饭是最好不过的事。

  3. dadishang:

    宅男,你知道吃拉面的习俗吗,男的要吃大宽,女的要吃毛细。

  4. 海里的泡沫:

    为何?

  5. dadishang:

    典故,卖个关子,改天说

  6. 小禾:

    搬個凳子等dadishang改天說。

  7. 海里的泡沫:

    搬个沙发站位置

  8. shirelyhu:

    这篇文章写得好,字字珠玑呢。我是女的,但我爱吃宽面,看大地上怎么说。
    “路过一个包子铺,一个桂林米粉店”,我这里走出去也是如此,惊人的雷同。包子铺叫做甘其食,桂林米粉的米粉永远没有我家的好吃,再过去就是快乐厨房,再过去就是咬不得生煎,再过去就是张生记,再过去就是日本拉面馆,再过去就是永和豆浆。话说,双菱路上吃的小店可真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