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个星球的“书本子”

小旗袍介绍她婆婆的“美术作品”,这些不是学校里教的,也不是特意拜师学艺学来的。以前不鼓励女孩子读书,学来知识,多数是私下聊天听来,从花样手抄本描摹来。我小时候母亲还手工给我们做鞋做衣服做书包,抽屉里存放了好多花样。现在没了。研究民间艺术的潘鲁生教授是菏泽人,他搜集了很多花样,编了一本书《福本子》,“在山东鲁西南地区,人们将一些不足尺长的小型木版画装订成或厚或薄的本子、用家织蓝布制成封面封底,并在封面上钉缀扣鼻儿、扣眼儿,其外形俨然一本本装帧精美的线装书,人称‘书本子’。书本子主要用来夹放鞋样、绣花花样、绒线等一些女红物件,所以又被称为‘鞋样本子’或‘鞋样子本儿’。”这本自己装订的书,就是她们的课本。我没有见过特意装订起来的‘书本子’,可能是年代更久远的事情,起码在破四旧的时候,谁家里还敢存这种四旧。

以上引用自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c63ca7010003k6.html

我姥爷家以前也算是读书人家,但是姥爷不让我娘上学,我姥爷比与他同龄的文盲还封建,人家的孩子能上学,但是姥爷不让。虽然我母亲没上过学,跟她聊天,我却常惊讶她的知识丰富。前面我写过芝麻杆的风俗,再说一件跟高粱秆有关的风俗,是跟母亲聊天听到的。这个风俗现在基本没有人在意了。

过年做年饭,烧大锅,母亲在灶台前掌勺,我坐在灶前烧火,一边烧一边聊天,烧锅也有技巧,她不时提醒我续多少柴,在灶里火不要翻之类。母亲说,以前过年的时候,初一做饭要烧高粱秆,把高粱秆从根到穗逐渐续进灶里,让火从低往高了烧,这样日子红火,越过越高。还有“初一的饺子,要多盛一碗,添丁加口”,“红官官,绿娘娘”这些,都是聊天的时候听她随口讲的。我问她从哪学来的这些知识,她说都是姥娘教的,“你姥娘九十多岁了,什么事都知道。”

有一次早晨起来说起做梦,母亲说我教给你一个口诀吧,好梦能留住,孬梦就冲走:
太阳出来日转西
做个梦来有消息
好梦变成面和米
孬梦变成水和泥

如果觉得做了不好的梦,在太阳没出来之前,面朝西,一边念上面的口诀,一边用手指在墙上随便画,孬梦变成水和泥,就冲走了。这也是姥娘教给母亲,母亲又教给我的,这个并非传女不传男,男女都可以念。

图书馆是人类知识库,在这个知识库外面,民间社会散落的知识,在今天看来好像是另一个星系散落的碎片。

主题相关文章:

5 条评论

  1. 七月:

    这个蓝布本真好看

  2. 鼠曲草:

    你们那里保存传统的东西真多

  3. 海里的泡沫:

    真的很好看啊,我以为钱包呢。

  4. dadishang:

    不好意思,破梦口诀我没有记完整,我再问问,修正过来,别误导了大家

  5. 王伟:

    真诚希望能和喜欢民间美术的朋友建立长久的联系,也希望大家协力能在这个领域做些事情!我的联系方式:wangfirst@163.com,QQ:86944502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