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县付村庙会2

闹故事

闹故事的场景很热闹的,打扮的花花绿绿的,在戏院场里随着鼓声跳舞,内容有西游记,划船等。我光顾上香,等匆忙赶往戏院时,他们已经闹完故事了,再往回走。我在拥挤的人群中,距离很近的给他们拍照,镜头无法拉远,只能照的全是大脑袋。



唱戏

总以为以后很难看到唱戏了,但这次回去很荣幸的又看到了,是娃娃戏,就是刚毕业的学生唱的,应该属于实习吧。好在我不怎么爱看戏,只是想重温那感觉罢了,谁唱的并不重要。

我和姐姐等一帮人,饭都没吃就跑到戏院里看戏,等了半天,戏终于开始了,却是现代戏,喇叭质量不好,声音出来差点把我们耳朵劈聋了,但老头老太太们看得起劲,并不嫌吵得慌,估计耳背的缘故。

于是一帮人便捂着耳朵去后面吃炒凉粉和水煎包去了。

第二天,我们去了后台,拍了一些演员们化妆的场景。还是童年那个后台,还有那个熟悉的小后门,那时候我们经常趴在那边上偷看演员们在后台化妆,现在一群孩子们也在那里偷看,延续着我们的童年。

在戏开始前,我有幸能在后台跑来跑去,站在幕布后面的戏台上,心里很兴奋,这是我童年时期梦寐以求的地方,我偷偷把幕布掀开一条缝隙,下面是看戏的人群,他们期待的看着戏台,期待幕布一会儿徐徐的拉开,上演一幕幕的故事。




四奶奶

这次庙会上,我看到一群人围着啥在看,过去一看,都围着一个老太太,拉着她手说话呢,都是很羡慕的口气,挖,哎呀,喝……之类的。我想难道是哪路神仙?是不是上去握个手就会占仙气那种?我拔开众人过去一看,却是四奶奶。

我们那其实管四奶奶不叫四奶奶,叫四你我(注意,你我两个字,要飞快的读,以每秒钟60迈的速度读,就对了)
四奶奶今年103岁了,她穿着红色的棉袄,很喜兴的坐在吕祖庙下的三轮车上,周围就是古老残破的庙墙,伴着阵阵飘来的香火味道,便给四奶奶罩上了一层神秘的感觉。

四奶奶是我们李家巷的,(虽然我家不姓李。)她天天就坐在她家门口的门墩上,探着脑袋用挑剔的眼光看着过路的人。说起四奶奶,村里的人都知道,说,哦,就是那个看谁都不顺眼的老太太?

就不说别人了,我的童年时代,其实有很多阴影,被狗咬,被公鸡啄……等等都数不清,其中就有四奶奶给我留下的阴影。我每天上学,她家是我去学校的必经之路,每次我路过她家门口,都要被她数落一通。小时候我条绒裤比较多,走路的时候,条绒裤会发生咯吱咯吱的摩擦声,我穿着条绒裤走过她家门口时,她说: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顺眼,走路就走路,还咯吱咯吱响!我说条绒裤当然响了。她说别人穿咋不响?走路不好好走,屁股扭什么扭,扭来扭去能不响吗?

于是我第二天路过她家就尽量不扭,把腿撇开了走,这样就不会发出响声了,她应该不会说我了吧。结果她说,你是不是尿裤子里了?多大了?!还尿裤子……..(此处省略好多字,实在想不起来了)

不光是我,不管谁路过她家门口,她都要厉声批评一番,基本上没有任何人任何东西能让她觉得满意。某天放学,我还没到她家门口,老远就听到她熟悉的声音,在那厉声数落着。可是我看四周并没人啊,走近了,看到门口只有一只公鸡,她指着那公鸡很生气的说:你看看这公鸡,鸡没鸡样,谁家公鸡像你这样,连尾巴都没有,没有就算了,颜色还那么难看,你看看,说它它还那么怂,贴着墙根走,是不是公鸡啊!杀了得了。我这才看到那只公鸡果然没有尾巴,只有光秃秃的几根毛,浑身毛都灰突突的。那鸡被四奶奶说的委屈而自卑的缩着,紧紧贴着墙根慢慢往前蹭,蹭到一拐弯处,紧走了几步,快速的跑了,背影孤独而悲伤。

我的小学时代就是在她的数落下过去的,穿衣服鲜艳了,她说怎么那么浪,穿素了,她说小孩子家穿这么素,太不像话……反正永远都没有让她觉得顺眼的时候。

如今她穿的红红的坐在吕祖庙前的阳光下,我忽然觉得非常亲切,我过去拉着她手说,四你我你还认识我吗?她抬起头茫然的看了我半天,说,削匣吧?都快不认识了,你啥时回来的啊?我看她眼睛里全是泪一样的东西,声音带着哭腔,我心想,能被她记得真是荣幸啊,我小时候那么不顺眼,居然也能留在她漫长的人生历史中。

后来我和姐姐他们讨论起四奶奶,说应该问问她长寿的秘诀,不过问了,会不会被她数落呢。其实都不用问,如上所述,我们都觉得她长寿的秘诀就在于天天数落别人。

姐姐说,以后我们也要有什么不满,看什么不顺眼就说出来,说出来痛快了,心里就舒畅了,必定长寿。

我也觉得挺有道理的。

主题相关文章:

8 条评论

  1. dadishang:

    在开封禹王台庙会看豫剧演出,音响质量也是很差,没法听。演员上台似乎没排练,一边演,旁边一边舞台调度。看了半小时,一旁吃了份凉皮、烙馍卷麻叶,作罢

  2. 海里的泡沫:

    合着唱戏是卖小吃的托儿,吵得你没法,只好去吃。
    烙馍卷麻叶,我们这也有,是烧饼加麻片,不知道一样不一样

  3. dadishang:

    麻叶,我还是在开封第一次知道这个名字,和北京煎饼果子里面夹的油炸片儿差不多,卷的菜有多种,海带丝、豆芽等等,烙馍就是我们上次说的薄薄的烙饼。

  4. 鼠曲草:

    这个戏班要是跟踪拍摄,会出来一组更棒的作品!

  5. 海里的泡沫:

    我知道麻叶是啥了,我吃过,就是把面片切成菱形薄片,里面有芝麻或者花椒叶,炸了,很脆很香,和那个排叉一个味道。

  6. yjj:

    我觉得“四你我”大概就是“四娘”,也等于四奶奶~

  7. yjj:

    是不是类似niuo这种读音啦 :D

  8. 海里的泡沫:

    楼上正解!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