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县付村庙会1

农历二月二十,是付村每年庙会的日子。庙是吕洞宾的庙,人们都叫它吕祖庙。查了下资料,说吕洞宾是山西永济人,而吕祖庙却遍布全国各地。可见他老人家真是做了不少善事,才让人们这么怀念他。而资料上没有付村的记录,我们这里太小了,庙也很小,但这并不影响人们对吕祖爷的热情。不知道这节日起源于什么时候,反正我记事的时候,就有了,据说那小庙建于清末,具体不祥。

去吕祖庙上香

这个节日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给吕祖爷上香。一大早,方圆十几里地的村民,便从各地赶来去庙里上香。有生病求药的,有考学求运气的,有求保平安的…..人们觉得吕祖爷爷似乎就是一个神灯,只要跪下来许个愿望,他便可以帮着实现。吕祖爷爷果然神通广大,什么都可以管。有许愿的,就有愿望实现的,所以每年庙里熙熙攘攘,排队许愿,还愿…..相当热闹。

这庙以前没有楼梯可以上去,唯一上去的途径是从一层进去,那里有一个木头的很陡的梯子,顺着梯子爬上去,有一个方形的小口,有木板盖着,掀开木板,从小口钻出,便是二楼。洞口有一根红色柱子,上面栓一根绳子,爬到洞口,可以用手拽着绳子上去。如今有了楼梯,仍然有老人,冒着危险,从那陡峭的木梯子那里爬上来上香,以表诚意。

庙很小,除了吕祖爷的塑像之外,就一个供桌,还有桌前祭拜的一点空间,三面墙上画得是八仙图,还有一些村民送的锦旗。

我进去的时候,人非常多,都排队拥挤在那里等着上香,位置又狭小,我都怕谁一不小心,会掉进那个通往一楼的方洞里。上香的桌子前烟雾缭绕,人们上完香,可以随意往一个箱子里扔钱,以表心意。

轮到我上香,我叩拜完,点了香,然后跪在那里许愿。我这人有个毛病,就是在流星来时,或者生日许愿等场合,常常会大脑一片空白,等流星划过,或者蜡烛吹灭,我其实什么也没许…..

这次也不例外。我虔诚的跪下来,闭上眼睛,大脑瞬间就一片空白了,然后好半天,终于思维回到正常。于是我在心里说:吕祖爷您好!我仿佛听到吕祖爷说:你好你好!你有啥事儿吗?我又在心里道:你好你好,可见到您了……然后后面人就催我快点,于是我就站了起来,把位置让给下一个人,退了出去。
吕祖爷爷神通广大,虽然我没来得及说出我的愿望,但我相信他一定会了解我想许什么愿望的。其实我想说的愿望是,让我的亲人们都健康平安快乐。

庙会上的食物

庙会在我的记忆里,基本上就是由食物构成的。但庙会的隆重程度,似乎一年不如一年,食物在慢慢的减少,很多旧时的东西,都慢慢的消失了,似乎就只留下一些简单的东西,在这个日子里,完成任务一样上上场,以示这个节日的存在。
今年尤其明显。除了水煎包,油炸糕,炒凉粉这些永恒的主题之外,还填了麻辣烫,烧烤,这些都是以前没有过的。水煎包做的非常不错,排队的人很多,不像儿时那样一过去卖水煎包的就喊:要不要?来两个吃?通常我们也就买两个而已。捧在手里咬一口,很烫,我就把水煎包在两只手里扔来扔去的吃。现在前面排队的人,一要就是一锅,装袋子里拿走了吃,于是后面的人,继续焦急的等下一锅,味道真的不错。韭菜鸡蛋粉条馅儿的,虽然几乎没鸡蛋,但一样好吃。
我们在拥挤的庙会上,挤来挤去,寻找各种小吃,可惜肚皮有限,没能吃过瘾。






主题相关文章:

10 条评论

  1. dadishang:

    沙发

  2. dadishang:

    你连许愿都搞不定,好像麦兜啊

  3. 海里的泡沫:

    就让你坐一次沙发吧。
    主要是关键时刻我一紧张,就大脑空白…..

  4. 鼠曲草:

    你们好你们好!你们有啥事儿吗?

    吕洞宾

  5. 小禾:

    泡沫真有口福,口水~~~

  6. 海里的泡沫:

    欢迎你们组团去我村观光旅游,不要钱,包吃包住包拿。

  7. dadishang:

    除了清明庙会期间,还有什么季节有好看的吗?三包…常去常去

  8. dadishang:

    这里你贴的水煎包 跟我们那的比 外观也有差距哦

  9. 海里的泡沫:

    不是,本来水煎包应该是圆的,扁的,很经典的款式。
    只是这家弄成煎饺的样子了,味道差不多。

  10. 梦儿兜:

    看到炒凉粉,口水在嘴里泛滥呀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