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四月 2010

拆迁旁观

周日下午三点刮起了风沙,还是一路从西北刮过来,新闻报道甘肃某地天色全部变黑,已经不是沙尘暴,称为黑风,有些天怒人怨昏天黑地的氛围。刮风的时候,我正在北街一带的胡同闲逛。北街、南街是通州的旧城区,南街住的多是穆斯林,不在这次拆迁范围。北街多是汉民,月初公告要拆,我原以为不会动工那么快,去看了才发现十家已经搬走八家。拆迁工作进行顺利。

拆迁工人在遗弃的院子里砸墙,胡同口聚集着收废品的人。燕子叽叽喳喳在没有房顶的院子 Read More »

通州早点-图片


王师傅拉面馆

上周五那篇《通州早点》是上周末写的。周五早晨准备去王师傅拉面馆吃早饭,一拐弯看见屋顶都掀了,真快,正应了上周末一块吃拉面的一位大哥说的,“赶紧来一碗,这TMD,不定哪天就吃不上了” 我们还给老板出主意搬到哪去,他想搬到梨园,梨园哪行啊,上班族早晨来不及吃拉面,中午没人,晚上热闹,他们的拉面馆营业习惯得改成晚上。拉面没有了,我买了两张油饼,准备去通州最著名的烧饼夹肉馆子吃豆腐,他们的肘子肉确实好吃,就是油炸的烧饼吃不惯,他们的豆腐脑也不错。一到那,拆迁工人在砸招牌,我咬着油饼,惊呆了,惘然了。于是回来把写好的这篇发了出去,原本还想着配图一块发。
周六一大早去拍照片,上篇提到的都拍一张。发现已经是一地狼藉,拆迁工人有力量。请大家看图,都是我喜欢去买吃的地方,搬到通州西海子附近住,这些小店是一大原因: Read More »

通州早点


通州运河大桥刚建起来的时候。如今以运河为城市主题,通州迎来了新的发展时期。
照片引用自八通网友http://bbs.bato.cn/thread-883693-1-1.html

王师傅拉面馆

西海子早市,我又写西海子早市了,每周末我至少要去一趟(这篇是上周末写的):先去王师傅拉面馆吃一碗杂碎汤或小碗拉面,到早市买一周的菜,到西海子公园听一会票友唱戏。这一看很像大妈、大爷的生活习惯,我觉得还行,比周末一上午都在睡大觉有意思。08开奥运,早市由露天场地改建成框架式大厅,王师傅拉面馆从市场里搬到对面重张,大师傅当了老板,由徒弟拉面,辣椒面也改成了流行的辣椒油。一开始质量不如从前,老主顾们提意见,慢慢恢复到以前的口味,辣椒油也改回辣椒面。食客主要是早起卖菜的摊主,来买菜的顾客,附近居民。大碗四块,小碗三块,年前面粉涨价,现在涨了一块钱。每天早上人满满的,随着早市营业时间,他们也在中午一点关门。 “男的要吃大宽,女的要吃毛细”,前几天我在小禾写的文章下留言的这句话,就是在这里听一位要毛细面的姑娘说的。
王师傅拉面馆的早点还提供 Read More »

山乡纪事—–那些“疮”伤(下)

【猪头疯】
猪头疯有风一样的足迹。
那是年幼时的儿童节。学校给每个小盆友发礼品。每个人都有的礼品是几片面包,几个馒头和三两只铅笔。由于这些都是平时很少吃到的东西,所以都很开心。比较好的礼品则给优秀少先队员和三好学生。但是在猪头疯面前人人平等。
大人也不知道猪头疯的来由。他们陷入毫无根据的猜测。甚至以为和吃野草莓有关。遂禁止摘野草莓。嘴馋的童鞋眼睁睁看着河岸的野草莓丰盈又枯萎,以一种望穿秋水的哀愁纪念被夏季涨潮的河水淹没的野草莓。
猪头疯发病厉害时,一双脸颊肿胀成两双那么大,还有剧烈的头痛和高烧。在迷迷糊糊中以为自己会变成猪。那种恐惧感一方面来自对猪的深刻贬义,一方面害怕因此被抛弃。
和红眼病相比,除了传染性,其它的有过之而无不及。猪头疯需要接触患处才会被感染。当时理解接触患处就是脸颊相触,或者亲吻。这些带有性萌动的条件让小盆友有点情迷意乱。一双肿胀的脸颊有点失去贞节的意味。
猪头疯曾让我哥在我心中的形象一落千丈,把他从神出鬼没的轨迹拉回庸俗的日常。直到病情渐好,他又开始在我的记忆里神游。
猪头疯的治疗方法只有请求西医,吃西药,这也是一件痛苦的事情。
儿童节给我的印象是,新衬衣+馒头+猪头疯。 Read more ...

曹州牡丹故事

谷雨看牡丹。由于今年北方气温回暖晚,牡丹延迟了花期。昨天是谷雨节气,今天菏泽又在下大雨,据家里的朋友介绍,下周一二来菏泽看牡丹正好。五一期间应该还能赶上花期(天气多变,也说不准)。菏泽种植牡丹的历史久、面积大、品种多,为牡丹还编写出各种奇异的故事。故事谁编写的,我也不知道,在家上初中的时候,我们学校给发过一个小册子,专门讲牡丹的故事,我印象深的谷雨节气和牡丹的故事,葛巾(这个故事的作者是蒲松龄)、魏紫、二乔、青龙墨池几种牡丹的故事,在网上能搜到,于是汇集制作了一本PDF小册子《曹州牡丹故事集》,提供给有兴趣到菏泽看牡丹的朋友。 Read more ...

童年游戏

我就写我玩过的游戏。

跳绳
一般分两种,单人跳绳和集体跳绳。我喜欢玩的是集体跳绳。
集体跳绳不限人数,可以一群人一起玩,用一根很粗的大绳子,两个人摇绳子,其他人轮流钻进去跳,可以一人跳一下再出去,也可以一人跳完一首歌谣再出去。一般歌谣有几个,比如马兰开花二十一,二五六二五七,二八二九三十一……..还有:我给地主干三年,地主给我三分钱,看我可怜不可怜,可怜的其实是刘胡兰,刘胡兰,十三岁,参加了革命游击队……..(中间的我忘记了)最后是毛主席写了八个大字:生的伟大,死的光荣。
滚呀滚呀滚莲花,莲花开起你回呀,回哪里呀,回老家,老家有个小狗娃,咬你妈的小尾巴……..

翻花绳
这个游戏很好玩,用一根绳子,不停的翻出各种花样,而且线不能乱,每一步都是一个花样。比如第一步是四根椽,下来一步就是花花包袱,然后是牛槽,芥疙瘩,织布机….就这几种来回的重复。
最后我们重复的烦了,就故意在某一环节出错,让线乱掉,然后假装不知道,还在那装模作样的思考,然后继续翻出一个乱七八糟的以前没有重复过的花样,然后另一方也假装不知道,也思考,然后继续乱翻,最后翻得绳子都结成了死疙瘩,再也翻不动了,然后我们就笑的滚倒在地上,边笑边去解绳子。


跳房子
估计很多地方都有这个游戏,玩法大概是大同小异吧。
先在地上用粉笔画一个大格子,然后分成八个小格子。每个玩家都自带一个瓦片。瓦片大多分两种,一种是房屋顶上那瓦,砸成巴掌大小,形状自己随意发挥,然后自己在石头上磨成光滑的;另一种是蒸馒头的瓦篦子,用废弃的瓦篦子砸成巴掌大小,这个不用磨,很光滑,只需把边缘弄整齐就可以。
玩家站在格子前面,往第一格里扔自己的瓦片,扔到最前面的那个人,就先玩,这个也有难度的,往往急于往前扔,结果扔过了,到第二格了,那就是最后一个玩了……
玩家单腿跳到格子里,用站在地上的那只脚,把瓦片按顺序一格一格的往前踢,瓦片不能压住线,也不能出了大格,出了格或者压住线,就得停止游戏。一直这么跳完八个格,这个过程中,一直是单腿,另一只脚一直悬空,一点都不能着地,着地也得停止游戏,让下个玩家开始玩。
跳完八个格子,就站在格子前,把瓦片往第二格扔,然后继续跳完八格,再往第三格扔,依此类推,一直扔完八个格子,然后就可以盖庙。
盖庙,就是背对格子,把瓦片从头顶往后扔,然后扔到哪格,哪格就是自己的庙,等下次玩时,到自己庙的那格,可以双脚站立,歇息歇息。如此玩下去,目标是把八格都盖成自己的庙,然后就一路走过去了,而不是跳,想歇就歇,很滋润。当然,这是终极目标,一般不好实现,背着身盖庙可不好盖,不小心就扔歪出去了,就不算,只能下次重新盖。
这个游戏战线很长,课间玩到一半,上课了,可以自己记着,下次接着完(类似我们现在游戏的保存了)。


抓石子
这个游戏开始前要先制作玩具,用石头把瓦片砸成玻璃球那样大的小块,一共是八块。然后把砸好的小瓦块, Read More »

贵州美味小吃—酸辣幼滑米豆腐

       

  在贵州南部地区,流行着一种凉拌的小吃-米豆腐,其起源尚无考证,但是最好吃的米豆腐可能要数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州府都匀市的了。因为有一种说法,好的水才能做出好的米豆腐,好的酸(一种由红辣椒或西红柿腌制的调料)才能调出米豆腐的味道。虽然省会贵阳也有米豆腐,但是口味和口感却不及都匀的。那是因为都匀的环境水质更好,都匀的酸更加的地道。      Read More »

开封早点


开封早点

住在了善义堂清真寺的招待所,早晨请服务员介绍附近吃早饭的地方。东走胡同里,转角即至, Read More »

Pages: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