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礼

前言

像很多女孩子一样,我在结婚前也无数次想象过自己的婚礼,什么样的形式,新郎什么样子,从头到尾,每一步,每一个细节,甚至连怎么样微笑我都想好了。

但是到了结婚的时候,却任何一种形式的婚礼都没办。我安慰自己,婚姻幸福不幸福,其实和举办什么样的婚礼,或者说举办不举办婚礼是没有任何关系的。

可是说实话,我还是有些遗憾的。

就比如说没上过大学的人,不一定就没有文化,不一定就比上多大学的人懂得的少。但是,没有上过大学,就没有过过大学生活,就缺少了一段和同龄人应该共同拥有的回忆。那就是遗憾的。

我羡慕那些举办过婚礼的人,虽然婚礼是千篇一律的,但那是完美人生的一部分。

其实我想象最多的,是农村婚礼的形式,因为生长在农村,对这种婚礼更有亲切感。

我就写写农村的婚礼吧。

准备

农村结婚,新郎家一般比较隆重,好多天前就开始淘麦子,找人,准备过事儿了。新郎的父母,出门都是喜气洋洋的,看见谁都嘿嘿嘿笑得跟朵花儿似的,边笑边说:那天过来啊,一定得过来啊!这邀请绝对是真心的,肯定不是想:来啊,一定带着份子钱啊…….

而新娘家,相比之下就冷清很多,比平时稍微热闹点的气氛中,带着一点点离别的伤感。当母亲的边给女儿准备嫁妆,边唠唠叨叨的嘱咐一些到了别人家,别像在自己家,要有眼力劲儿之类的话,女儿坐在一旁,满脸的害羞中,夹杂着喜悦,边听边不时的顶一句:知道啦!!!说一百遍了都……而父亲,一般都蹲在墙角,一声不吭的猛抽烟,估计心里也不是滋味儿,是啊,自己的闺女,转眼间就要到别人家,去伺候别人了,能好受吗。

不管怎么样,那天还是来了。一大早,新娘由两个伴娘陪伴着,去镇里的理发馆去做头发,化妆,然后浓妆艳抹的回来,骄傲的穿过村里的大街小巷,享受着这一生只有一次被这么多人关注的目光洗礼。如果这新娘本来平时长得一般的,这时候,村里的人们就会互相议论:这不是那谁吗?你还别说,一收拾可真好看,跟明星一样……如果这新娘本来平时长得就出众的,这时候,村里人就会这样议论:呀,这不是那谁吗?平时看着那么好看,咋抹的跟鬼似的啊?真真不好看!其实不是他们成心这么说反话,事实上情况就是那样。(往往这时候,我就在边上想,那我到时候一抹,啥样啊?挺纠结的。)

新娘回来以后,随便匆忙的吃点饭,然后就穿上新衣服,由伴娘陪着坐在炕上等着。新娘的衣服一般都是红色,红色秋衣秋裤,内衣内裤……最后上身套一件红色的小棉袄,或者红色呢子的翻领小上衣,同样料子的红裤子。头发都梳了上去,盘成各种造型的髻,斜边上插一两朵小红花,抹的白白的脸,因为激动,微微的透出点红,显得格外的娇艳。

新娘坐在铺着一块红布的炕上,等待新郎来迎接,在这个间隙,会有从村里请来的妇女为新娘上头,上头本来是一项很正式很专业的仪式,要替女孩子刮脸,但引申到后来,就只成了一种形式,只是象征性的比划一下,就可以了。

上完头,新娘就继续坐在炕上等待,这时间是漫长的,新娘不时的起身往外张望,焦急的神态无法掩饰的挂在脸上。伴娘在边上说:你就这么急?丢不丢人?新娘便使劲搡伴娘一下,说滚一边儿去!等你结婚,我看你啥样子。

迎亲(我们那叫nie媳妇)

新娘着急的功夫,新郎那边已经出发了,新郎那边没有伴郎,只有一个骑定马,其实也和伴郎的意义差不多,不过一般由年长的亲戚,或者媒人来当,条件是这个人必须儿女双全。骑定马口袋里装一把红筷子,推着自行车走在前面,新郎推这自行车走在后面,前面是乐队,乐队最前面的是鼓手,肩膀上象背双肩包一样挎着一面大鼓,鼓上有拍镲。鼓手一手拿着鼓槌敲鼓,一手拍镲,边走边敲,啥也不耽误,鼓手的后面跟着吹号的,长号短号小号大号一起吹,吹的大都是当下流行的歌曲。记得我小时候,每次看婚礼,大都吹的是渴望啊,水浒啊,三国演义之类的,有次居然吹出了一首血染的风采…….我估计是婚礼太长,乐队们实在是没得可吹了。好在大家都沉浸在一片喜气洋洋的祥和气氛里,没人去注意什么歌,反正好听,热闹就是了。

乐队带着新郎在村里绕一大圈,就算新郎新娘家住对门,新郎也得绕一大圈去接新娘,这就是要告诉大家:看啊,我结婚啦。
新郎终于到了新娘家,刚一进大门,新郎就被早就埋伏好的人摁在那里往脸上抹炉灰,在一阵嬉笑声和着新郎的惨叫声之后,新郎满脸是黑,羞涩的站起来,快步往新娘那屋跑去,新娘的门却紧闭着,任凭新郎在门口怎么敲就是不开。伴娘们在里面顶着门,要红包,新郎从门缝塞进去红包,趁着机会就硬往里挤,却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拍在门外,原来里面不仅仅是伴娘,还有大媳妇小媳妇老太婆一大堆人…….她们拆开红包,发现只有一块钱,就不开门。最后新娘都急了,说你们别闹了,放他进来吧…….被伴娘一声:你闭嘴滚一边儿去吧……给骂了回去。

直到伴娘拿到十元的红包,新娘才允许被新郎接走。

新郎和新娘去新娘家祖先的牌位前,磕头,算是告别,拜完后,再拜新娘的妈妈,然后出门。迎亲的队伍按着新郎来的路线吹吹打打的往回走。

迎亲的队伍

队伍最前面还是乐队,乐队后面是骑定马,骑定马后面是新郎,新郎后面,是三个小孩子,小孩子端着新娘准备在新房里摆放的花瓶,镜子等。小孩子后面是新娘,新娘的两边是伴娘,然后新娘的后面拿包袱的人,拿包袱的人,一般是由新娘的嫂子或者姐姐来担任,她手里拿着一个大红色的包袱,里面包的是几块布料,几个花馍等一些仪式上需要用到的零碎东西。拿包袱的人一般是已婚妇女,比较有婚礼经验,她的职责是在婚礼过程中,照顾在忙乱中可能出差错的新娘,提醒她什么时候该如何去做。再后面就是新娘的父亲,(一般只有父亲可以送亲,母亲是不能去的)

然后就是搬嫁妆的人,搬嫁妆的队伍是比较狼狈的,前面那队人,跟演戏一样,摆着个谱儿,扭扭捏捏的往前蹭,而这些人,满头大汗三三两两的抬着那些家具,有电视,洗衣机,立柜,梳妆台,这些大都是男方买的,但必须这么拉着跑一圈,就是为了显摆,有面子。真正的嫁妆,就是一个高高的木头做的架子,从底部开始,一层层的铺上新娘的妈妈半年前就开始准备的被子。被面一大半是绸缎的,有红色,粉色,紫色,黄色,蓝色,绿色,乳白色,上面有绣的精细的花朵或者龙凤图案。有一部分被面是纯棉布的,也是鲜艳的红色,上面有小碎花朵。这些被子的里子都是纯白色的棉布,被子都很松软,里面装的是新弹的棉花。按四季分成薄的厚的几种,整齐的摞起来,一直摞到木头架子的顶端,然后用红绸子把被子固定在木架上,在木架的两边系成两朵巨大的红花,然后用别针把新娘亲手绣的十字绣枕巾别在被子两边,最后木架前面要挂上一面镜子。这个被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嫁妆,被两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抬着,歪歪扭扭的往前挪。嫁妆好不好,就全看这个被子架摞的高不高,抬嫁妆的人样子惨不惨。

再后面就是娘家的一大群亲戚们。这支队伍中的每个人(乐队和端花瓶的小朋友除外),都推着一辆自行车,在村里缓缓的前进。如果新郎是外村的,出了村子,乐队便停止演奏,蹦上别人的自行车后座,那些端花瓶的孩子,也被拎上车,那些搬嫁妆的人,也把东西抬上早在村口等候的拖拉机。然后这支庞大的车队就像被人追赶似的,一溜烟儿的就没了。然后到了新郎的村口,再下来摆好队形,继续吹打着前进。

村里所有的人,在家听到乐队的声音,不管是在家洗菜的,上厕所的,都边跑边甩着手上的水珠,或者从厕所提着裤子冲出来,看新娘。

队伍走到人多处,便有一些看客们,拿一条板凳,挡在路中间,拦着。乐队们就很得意的停下来,找一个姿势站稳,开始一首接一首的演奏,歌曲都是节奏比较强烈,很容易感染人的一类,比如水浒传里那好汉歌,越演奏越来劲,那些吹号的吹得头上都爆着一条条青筋。吹完,看客们才满足的拿走凳子,乐队才又换成懒洋洋的歌曲,演奏着慢慢前行。

新郎家

到了新郎家门口,已经有新郎的伙伴们在那等候了,他们在门前铺满了鞭炮,等新娘要进门时,点燃,鞭炮在地上炸响,本来还想着在门口扭捏一会儿,等给了红包才进门的新娘,被吓得一眨眼就蹿进了门……

新娘进门后,执客主持婚礼仪式,新郎新娘拜堂,拜双方的父母,亲戚。然后新郎新娘进屋,屋里已经有人烤好外脆里嫩的馒头片,放在托盘里,边上放颗大葱,端上来,新娘得先吃掉这些,然后再去招呼闹哄哄的人们。

接着便是执客讲话,大多是讲大家吃好啊喝好啊之类的话,然后是亲戚们吃饭,一拨又一拨的吃,吃的满嘴是油。新娘新郎一拨拨的敬酒…..等送走所有的亲戚朋友村人们时,已经到了晚上。

疲惫的新郎新娘,却还要打起精神,迎接婚礼的最后一个节目,闹洞房。

闹洞房

闹洞房是每个婚礼最令人振奋的节目,也是新郎新娘最发憷的。一群年轻人,把新房清了场(就是把小孩子们都赶出去),然后把新郎新娘堵在里面,把门在里面反锁上,然后逼迫新郎新娘做一些比较带色情内容的节目,如果乖乖的照着他们的意思去做,就满足了他们寻找刺激的心理,他们会提出越来越过分的要求。如果不按照他们说的去做,他们就揍新郎。用笤帚疙瘩,我亲眼见过一个新郎被揍得腿上全是青色淤血,笤帚疙瘩都揍散了,揍得有的新娘心疼了,就只好妥协。

一般闹洞房的人,都是结了婚的,有些没经验的未婚青年,怀着占便宜的心理,凑在里面起哄,看热闹,玩的很开心。等到了他结婚的那天,就惨了,那些被他闹过的已婚青年,会变本加厉的回报他。等他醒悟过来,已经后悔莫及……

有了这个经验,很多聪明的年轻人在结婚前就不轻易去闹洞房了,一怕遭报复,二怕留下阴影。村里的习俗是结婚那天没大小,就是任何人都可以随便对待新郎新娘,新郎新娘都不能生气。所以,这就美了那些已婚的,可以肆无忌惮的闹。新郎在被揍的鼻青脸肿时恶狠狠的想:有种你丫别二婚 …..(这句翻译成北京话比较贴切) 有个别的新郎新娘实在忍不过,就翻了脸,然后大家不欢而散。在以后很长一段时间里,这些人都不理这对新郎新娘,这种不和谐的局面,在农村,严重影响到一个人的人际关系,新郎新娘直后悔,当初干嘛不忍一忍,就不会落的现在这样别扭了。

这种恶习一直持续到某个人的婚礼。这个人的新媳妇儿比较聪明,当天傍晚,送走亲戚朋友们,新媳妇儿就忽然消失了,那群憋了很久的准备闹洞房的人,逼迫新郎去找,结果新郎也不见了……大家等不来新郎新娘,不久就无趣的散去。我们小孩子本想在边上看看热闹,结果没看成,就跑回家去,在黑暗的巷口,发现新娘披着一件蓝色的棉猴,在和人聊天呢……

第二天,那群人不甘心的来问,你们俩昨晚跑哪去了?新郎新娘回答:你管我呢!……那群人也无法恼火,还在心里直佩服这对新郎新娘。

打那以后,大家纷纷效仿。

感谢这位淡定而个性的新娘,拯救了千千万新婚的人们于水深火热之中。

按说婚礼就结束了。

还有点尾巴。其实闹完洞房后,我们小孩子和一些妇女,会趁混乱中,偷偷拿走新房里一两件东西,比如:脸盆,香皂,镜子,梳子等之类日常用品。然后等到第二天,新郎新娘们早上起来要用这些时,才发现它们没了。着急时,我们就拿着东西上门了,一样东西能换一个红皮鸡蛋或者糖果。

然后三天后,新娘带着新郎回门,回完门,再返回新郎家时,新娘就正式成为新郎家的人了。在经历了人生中最为辉煌,最风光,最受人瞩目的婚礼后,她就要像所有的媳妇一样,生儿育女,过着最普通平凡的日子了。

主题相关文章:

10 条评论

  1. dadishang:

    结婚纪念日补办一个

  2. 海里的泡沫:

    补办就没那感觉了。
    感觉跟过家家似的,哈哈

  3. 鼠曲草:

    记得这么清楚!我们那边结婚可没这么多特色,就是租一串轿车,显摆一圈,然后在楼下空地拿绿帆布搭席棚,做流水席。也不是谁都请,关系一般的就怕人家邀请参加婚礼,儿女快结婚了都绕着远走,就怕撞见不得不去!其实双方都尴尬。因为还得随份子钱。后来没人搭席棚了,都去饭点,跟现在差不多,没啥特色了就。

    前言斜体有点看不清,大地上给换个颜色也成。

  4. xiaowanyi:

    真热闹!那段拿凳子摆中间拦队伍那段最好玩儿。
    参加过农村的婚宴流水席,从前期亲朋好友左邻右舍帮忙准备到婚礼那天坐席都参加了,农村的人情味儿比城里浓多了。

  5. 布依崽儿:

    我记得有一次我们那边(贵州都匀)结婚很是复杂啊,礼仪先不说了,我是拉邀哥(伴郎),陪着新郎去接亲的时候,新娘哥哥很不舍啊,眼泪都流出来了。新娘也一路哭出家门,其实就是哭嫁。大半夜的我们陪着新娘新娘坐着婚车去市里面的新郎家,按当地风俗,遇到桥就要新郎下车背着新娘走,我们还得打着红伞,其实也就40分钟的车程,一路上遇到了大大小小10多座桥,差点没把新郎累坏了。后来到了最后一座桥,基本上是市中心了,都还要折腾一对新人,看了之后我就有阴影了……

  6. 凉:

    请问,骑定马是?

  7. 海里的泡沫:

    骑定马:类似伴郎,但必须是年长者,条件是有儿有女的人。

  8. dadishang:

    这个名字有意思,字面意思怎么跟“伴郎”能联系起来

  9. 编辑2:

    理解你为啥喜欢吃馒头和大葱了,原来新娘子就吃这个“有人烤好外脆里嫩的馒头片,放在托盘里,边上放颗大葱,端上来,新娘得先吃掉这些”,吃这两个什么意义?

  10. bububa:

    呵呵,浓郁的生活气息。真实。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