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依族春节民俗——打糍粑

打糍粑是贵州布依族人家过年的重要活动之一,和杀年猪一样重要,都是春节即将到来的序幕。布依族喜欢吃糯食,用糯米做的食品就有糍粑、黄糕粑、清明粑、包谷粑、荷叶粑、二块粑、米花、花米饭等等。但是最最常见的就是过年家家必备的糍粑。打糍粑的活动是和杀年猪一起进行的,一般都会选农历腊月的奇数日期,布依族有句俗语“杀单不杀双”,其来历尚无考证,但是渐渐的都习惯了在腊月下旬的奇数日邀请亲戚朋友到家中齐心协力的杀年猪、打糍粑。

打糍粑的准备要从前一两天开始,家中的女人开始挑选、清洗糯米,并用清水浸泡一到两天,男人则开始准备打糍粑的用的粑锤(上图小伙手中的工具),粑锤木材的选择很讲究,木材质地要均匀细密、否则敲击过程中会裂开,木头的重量也要适中,太轻了打起来没有力道,太重了就太费力。准备好了粑锤,还要准备粑槽(上图地上摆着的石头容器),一般粑槽是用石头做的,讲究的家庭还会在上面雕刻各种图案花纹。过去也有木头做的,但是木头做的不够耐用。粑槽基本是每家都有一个,不用的时候都是摆在屋檐下的,留心的同学们可以去布依族村寨游玩时看到。

打糍粑

打糍粑前先要把糯米放在大甑子里面蒸熟,然后再放到粑槽里面,粑槽里面要抹上一些水,这样糯米才不会全都黏在粑槽上

rimg0536.jpg

打糍粑是一件力气活,由男人们来完成,先要把糯米用粑锤揉烂,才开始轮番上阵反复捶打,直到糯米变成黏黏的糍粑为止。打糍粑看起来很简单,其实是一件又费力气又考技术的差事,打糍粑时,手不能把粑锤握得太紧,太紧的话很容易就会把手磨出水泡。还有粑锤落下的时候要瞄准了,要不就会锤在石头粑槽的边缘上,这时你的虎口就受苦了,两三天都拿不了筷子吃饭。

rimg0570.jpg

糯米变成黏黏的糍粑了,糍粑的粘性很大,很难将木槌拔出来。糍粑打好以后就在手上抹上煮熟的鸡蛋黄和熟菜油的混合物,这样糍粑才不会粘手,将糍粑从粑槽中取出,包上炒熟的红豆沙,捏成扁扁的圆形,放到簸箕里阴凉处渐渐变凉变硬,就可以长时间储存了。

rimg0572.jpg

布依族人家每家过年都要做上一些糍粑,大的有脸盆那么大,小的和小碗口差不多,糍粑可以烤,可以炸、可以煎,可以煮、甜味咸味都好吃,吃起来绵香软糯,回味悠长。

rimg0515.jpg

这是刚刚做好的糍粑,吃起来既有糯米的淡淡甜味,又有鲜咸的豆沙,非常好吃。

春节到了,糍粑也是馈赠亲友的佳品,虽然现在不再是忍饥挨饿的年代,但是收到亲朋好友送来的糍粑,也能感到浓浓暖意和年味从心底油然而生。

这回我也试着打了一会儿糍粑,非常费力,手臂到现在还有点酸,都怪自己四体不勤啊!罪过罪过! 自己也忙着去捏糍粑了,忘了拍下捏糍粑的过程~各位见谅!

主题相关文章:

19 条评论

  1. dadishang:

    赞! 这些挥舞木槌的小伙子里有布依崽儿吗?

    另,青馬文字排版不能首行缩写,就顶格吧。我刚好看到你发文章,调整了一下顶格。

  2. 布依崽儿:

    没有我 ~ 一直都是我在给别人拍照 ~ 一会儿又去捶打两下,一会儿又去捏糍粑 ~ 忙得不亦乐乎,倒是最后一张那手是我的

  3. 七月:

    小时候,每年外婆都会收到很多糍粑,好好吃哦,最喜欢黑糯米和有豆沙馅的,口水嘀嗒滴~~~

  4. 小禾:

    赞!
    我们那里每逢过冬至都打糍粑。一直想介绍,被小布抢先了,呵呵。
    在我们那,一个青少年能挥舞木槌打糍粑或者年糕(类似于宁波年糕)就说明他在体格上长大了,有点成年礼的意思。
    图片中有女子的身手,难得一见。

  5. dadishang:

    如果我现在在家,也可以给大家介绍“蒸团子”。玉米面,豆沙红枣馅,春节才蒸的。
    七月,嘀嗒滴形容口水,看见你流口水了

  6. 海里的泡沫:

    为什么这么多吃的!!最后一张馋死我了。
    是啊,如果我也在家,可以介绍我们那炸麻花,炸元宵…..

  7. 布依崽儿:

    回复小禾 其中女孩子们是等着糍粑打好了去捏糍粑的,糍粑还是很难打的,鲜有女的上场
    现在很多包装的超市卖的年糕都是糯米和 zan 米(就是我们平日吃的米饭,方言念 zan ,不知道该用哪个字)混合以后用机器打的,吃起来也没有这种原始加工的口感和味道。还有贵州以外的地方大家所说的年糕是和糍粑不一样的,糍粑是纯糯米的,而你们所说的年糕在贵州则称为二块粑!

  8. 海燕:

    呵呵,我吃过布依族妈妈做的糍粑。好像是 07 年农历六月六的时候吃的,味道确实很好。

  9. jinse:

    那糍粑上印点喜字就更漂亮了,我在贵州看到有那样的.

  10. 小禾:

    对,在我们那年糕和糯米没有关系。
    打年糕的米有大米(长的像东北大米,味道有些区别),有父本米(杂交水稻的父本),还有平日吃的米(分早稻和杂交稻,打出来的年糕质地不同)。几种米可以参杂在一起,口感因配比不同而不同。这样,细细分来,年糕的种类是个数学组合题。

  11. hotarubi:

    西南农村都有打糍粑的习惯吧,汉族也有,反正重庆是有的。

  12. 响丁当:

    那个读”zhan”第一声的字,是占字。据说是古时候从越南占城引进的粳米种,就是两头尖,体型细长的那种煮饭米,叫占城稻。现在虽然经过多次改良了,但占米的叫法仍然沿用至今。

  13. 哪个:

    好亲切呀

  14. WWE:

    好不好吃?

  15. 严小容:

    好好吃的样子! 以后有机会去一定要尝一尝。

  16. 黄三:

    看这个捶法太费力了
    我们老家都是先蒸好糯米,然后找一块下图中装糍粑那么大小的平整石头,再把石头放高凳子,用头尾跟图中差不多的锥形直棍子来打,感觉比你这个更轻松
    而且那样是打到糍粑的时候双手握棍子的尾部,收起再往下打的时候一只手可以从棍子头部捋下来,帮助减少粘糍粑
    还一个好处是打得粘棍子以及糍粑被打成很薄的一片的时候,很方便把糍粑翻叠为四方的一堆,继续大;一边翻叠的时候一边用干净的毛巾带稍微冷了一下的开水洗石头,同时洗棍子
    就我这样引体向上做5个的,有2个就可以很轻松打3倍图中的糍粑了
    不过到现在大家也不嫌做糍粑费力了,只图好玩

  17. 黄三:

    忘记了,我们打之前也要先用棍子桶一阵子,不是饭粒了一样才开始打,要不会飞溅

  18. 指间幸福:

    我看了这篇文章,感觉好极了。因为,我是壮族人,我家乡也是这样过年的,真的很有趣。我们还把打好的糍粑用水泡住,可以存放上三个月那样。要吃时就捞出来,可烤可炸可蒸可煎,真是美味。

  19. 蝶衣:

    我怎么觉得,布依族和壮族的风俗饮食习惯是一样的@!!我们叫这种糍粑叫“贼”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