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粹苑·民俗文化节

文图:锦瑟画眉 http://blog.sina.com.cn/jinse

m17.jpg

四惠桥东路北的空旷地中,建起了大片的仿古建筑群,透着一股流俗的奢华,守候在繁华的边缘,等待着兴旺的变迁。

又一届民俗文化节开幕,基本还是那些各地的非遗展示,文化成为遗产已经是一件无可奈何的事。

人气不旺,远没有当初国博和农展馆的火爆热烈,不过这样也才有空间可以和那些参展的艺人交流探讨。其实即使在人头攒动的会场中,他们的内心也是很寂寞的,并不是投以赞叹的目光和购买的激情就是对于他们的认可,城市人看热闹图新鲜的热情是短暂的,对于某些作品的抢购热情也有些非理智的,人们围观、交易,但很少有专注寻访的目标,很少有人真感兴趣的去了解某项手艺的生存状态。

而每次,我都总能看到一些很无礼的人,挑剔着,砍价着,大呼小叫着,好像这里是菜市场早市一般,甚至因为自己的无知还鄙夷别人的成果。真是很丢人哪。

参展的基本都是已经申报非遗成功的项目,都有各自的传承人代表,有些是当地的集体组织,有些是成立了有限公司,也有当地文化部门选派的个人,这次各家出售的工艺品都是开票后到指定款台统一交款,原来是主办方要提取一定的利润提成,这个举动还不如卖门票呢,弄得好些参展的艺人偷偷摸摸的躲着志愿者和工作人员跟顾客交易,因为双方都不愿意让第三者赚佣金,场面搞得挺尴尬的。

年画又来了不少家,不得不承认,武强年画的市场营销运作手段技高一筹,好几年前就发现武强年画开始走入北京的春节庙会,现在其他年画也崛起了,武强又搞出了什么绝版啊,老版阿,向精品年画进军,甚至开发了一些周边装饰产品和高档礼盒装。武强有好几个展厅,有些老年画的确让人眼前一亮,装裱的也很精致,但也价格不菲。高密扑灰年画也来了好几家,一层王树花的作品画工更为精湛,她本人也在,她言称自己的作品是真正的扑灰年画,一幅中等大小的画要画好几天,小幅作品80,大一点都在200以上,还有上千元的,她说来这里买的人很少,还不如在高密本地好卖。也可以理解,她的作品已经成为一种艺术绘画创作了,摆脱了人们心中普遍存在的传统年画框架,但是作为单纯的绘画作品来讲,她似乎又不够不上陈设装饰的标准,所以少有人问津也很正常。

布老虎可真多,山西的,陕西的,河北的,甘肃的,虎年了,老虎造型本来也是民间深受喜爱的动物图腾。山西黎侯虎这次的展示很一般,我记得上一次非遗大展看到了非常精美细腻的大型布老虎,翻出了以前的照片一对比,就发现差距很大了。这次摆的全部一个样式,做工也简单很多,甚至参展的人都提前走了,后来看名片宣传页,也只是一家黎城的工艺品公司而已,想必也没挖掘到优秀的老艺人。河北大名一家草编的老虎式样很新颖,用麦秆编织缝制,脸部是刺绣,还有用老虎头作装饰的小盒子,这类草编在我小时候似乎还挺常看到,我记得家里曾有一个常椭圆形的红色草编小筐,总拿来盛瓜子,后来慢慢的就不见了,但现在又有一些回归,我在伊利诺伊里面就买到了一个同样草编的很时尚的小筐。这家草编的作者是位姐姐,她本身是当地文化单位的工作人员,做这个也就是业余手工而已,因为原料的染色处理等工序也很复杂,所以这项手艺在当地也没什么人从事了,会做的也就是做做玩玩而已。江苏邳州的老虎帽让我很惊讶,刚进去的时候以为是西部少数民族地区的,没想到竟然在江南,邳州这个地方我很陌生,后来回去一查,当地的剪纸、年画、纸塑狮子头都有一定渊源,有机会要去考察一下。

湖南通道的织锦占据了很大的空间,这个侗寨处于三省交界地,曾有所耳闻,和织锦的大姐聊了聊,发现和我去过的黔东南一带的侗族在服饰习俗上也有不少差别,按她所说的,一看你的穿戴就知道你是哪里的侗族。这个织锦的纹饰太精美了,而且也很适应现代审美需求,但是一天只能织一寸,这和一天能织一米的土布相比就实在是太耗费人工了,所以一个小孩子背带作品的标价是2000多,基本没有人买。这位大姐也了解这种情况,她也在努力做一些相对简单价格相对便宜又比较能满足城市人需求的作品,比如靠垫套,抱枕等,不过图案简单了似乎又失去了织锦的魅力。总是存在矛盾性的,不过这位大姐作为传承人代表能享受一些政府补贴,她又对这一手艺充满真诚的热情,还有不少愿意学习此技艺的年轻人来拜师,所以古老的手工艺应该还能继续流传下去。

河南浚县泥咕咕老艺人王蓝田的孙子也来了,就摆在一层大门口旁,上次青马聚会看到了鼠曲草带来的王蓝田的几个小作品,非常喜欢,这次看到的大多是出自后辈之手了,感觉从美术角度来看更加精致漂亮了,有了艺术的再加工,还专门制作了印有标示的包装盒子和手提袋,可能市场运作的不错,小玩意卖得价格也不低。不过就是觉得少了一点朴拙的气息,属于从农村走向城市了。在三层也有一家泥咕咕,他的作品线条更粗一些,种类不算丰富,主要是狮子,色彩风格更浓烈。两位艺人对各自的评价是:“他是跟我爷爷学的”,“他爷爷做的东西好”,可见,王蓝田老人对浚县泥玩具的艺术传承贡献非浅。因为有几位老辈艺人的坚持和努力,从而将一些民间工艺留存了下来并逐渐打开了市场空间,焕发了新的生机,这样的故事也屡见不鲜。和这两位浚县人谈话间还了解到了浚县的古庙会,回来一查,原来是很富盛名的全国几大庙会之一,时间持续1个月,四面八方的人都汇聚这里,社火热闹。这个信息不错,没准我春节就去逛一逛。

和一位开封汴绣厂的大姐聊了半天,越来越觉得开封是个很适合生活的悠闲的城市,有古迹,有文化底蕴,有美食,有戏曲,有菊花,有手工艺,有缓慢的生活节奏,有从容的生活空间,挺好,适合养老。

有好几家我很感兴趣的都没碰到人或者关门了,如果有机会还想再去一次。总体感觉,能入选遗产的,大多解决了一定的生存问题,也不想我们想象的那么艰难了。因为有着非遗的号召,各地都涌起了一些追捧的热潮,很多也找到了相应的市场出路,开始走出自己的创新之路。毕竟曾经赖以生存的空间改变了,或者失去了实际的生活功用,若不想成为躺在博物馆里的老古董,就必须要活出新的方式。从这一点上来看,他们看到了希望,我们也看到了希望。

m14.jpg

m21.jpg

m11.jpg

m19.jpg

m13.jpg

m10.jpg

m8.jpg

m16.jpg

m24.jpg

m9.jpg

主题相关文章:

21 条评论

  1. 鼠曲草:

    真美啊!我得去一趟看看

  2. 海里的泡沫:

    哇,织布机,现在还有这东西呢!
    真漂亮啊….楼上看完记得买礼物回来送人啊,我也不要别的,就那帽子吧。

  3. jinse:

    我买了王学锋的俩泥咕咕,小马和摇头狮子,嘿嘿,不过还是觉得你那几个更古拙可爱。

  4. 鼠曲草:

    在这个地方买,岂不要从舅舅家赔到姥姥家?

  5. jinse:

    织布机还挺常见的,我去山西一些地方也看到有,土布现在也流行了。
    那帽子可贵了,好几百呢,你可真有眼力。。。

  6. jinse:

    那我春节上浚县再买几个摊低成本去!

  7. 鼠曲草:

    王蓝田的孙子很钻研,跟他父辈相比,年轻、接受新事物快、善于学习。前几年去,他把在博物馆看到一些元素揉进自己的作品里。这些传统也未必就得是老样子,事物总得发展吧?

  8. 鼠曲草:

    锦瑟,这个我上那个网站看,门票是五十?

  9. jinse:

    门票是这么印的,但现在根本不要票的,随便进。

  10. 鼠曲草:

    泥咕咕未必贵多少,在他家买他家也得几十块钱呢!不过别人家做的便宜,可是除了都是黑地外,造型上相差很大

  11. jinse:

    对了,你最好上午去吧,下午好多都早走,还有一些都准备撤了回家过年了。

  12. 鼠曲草:

    这就要走啊

  13. dadishang:

    锦瑟的照片是来自现实高于现实

  14. dadishang:

    高密的本地市场一部分是本地人买来送礼,高密三宝嘛。
    这些画里面的家堂画,也还有实际市场需求,写家谱,祝寿,过年,还有人用

  15. 鼠曲草:

    本地人还买来送礼呢?!那说明这东西根基很深啊

  16. dadishang:

    送礼可能多数是送到外地,本地特产,送些福寿禄,八仙,踢毽图之类。挂家堂,是自己的需求,写牌位,过年就要挂出来了,家堂以为其他题材的画,现在本地市场怎么样,我也不清楚

  17. jinse:

    以后这些东西大概都能开辟出礼品市场了。
    就我买的泥咕咕都有印着招牌字号的小盒子包装和手提袋呢。

  18. dadishang:

    像那个黎候虎礼盒包装也是很正式,但是做工实在不敢恭维,降低成本做表面功夫了。武强的那个80年代老版收藏做的不错,就是包装又粗糙些。

  19. dadishang:

    另外这次展销会,马勺那家,跟我说“马勺”是“妈妈用的勺子” 所以叫马勺。我觉得十分可疑,请问陕西人是这个意思吗

  20. jinse:

    马勺应该是喂马的吧,那家马勺我不太喜欢,我觉得那个图案太现代抽象感了,很模式化,色彩用的也太生硬了,我以前在陕西买过一个小的,根本不是这种风格的。

  21. dadishang:

    我竟然没有看见邳州这家,把邳州列为2010年计划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