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乡纪事(二)

【杀猪过年】

在我们那,大人去别人家拜访,一般都会去猪圈看看,并夸那家人猪养的好,这是必要的礼节。夸奖词—–长得像样—–通常也用来赞美小孩。故此,每次别人向父母说我们长得像样,我就会觉得别扭。

多年以后,我像当年表哥表姐一样,一去姨妈家就进猪圈看看,然后夸姨妈的猪养的好。

姨妈的猪确实养的好。每年都可以出栏几头。留下一头特别肥的过年。自家留一些肉腌起来,多的卖给亲戚和乡邻。

杀过年猪有的忙几天。第一天上午,叫来屠夫和几个抓猪的壮士,准备好必须的家什:木架子、大大的椭圆型木盆、案板,还有各种刀具。屠夫磨刀的当儿,主人要准备好刨猪毛用的一大锅开水,接猪血的小木盆,和用来招魂的盛猪食的桶。此时,一生中吃得最饱的猪在静静等待命运的安排。对像看戏一样的小孩来说,拉开序幕的时候是,主人拿着猪食桶把猪引出猪圈,一边叫唤着平日里喂猪时的叫声:nuo ni nuo ni nuo ni ni……直到猪被壮士抓住,拖上木架子,按住。猪嘶叫的声音响遍整个村子,主人也提高嗓门召唤:nuo ni nuo ni ni!!!……两个声音搅和在一起,听起来有点伤感。

小孩的这幕戏的高潮即将来临。高潮临界点是考验屠夫水准的一刻。那一刀没捅准确,猪会变得更加暴躁,壮士略有松弛,猪就可能挣脱逃掉。屠夫很少失误,所以很难成全孩子想出点事、看好戏的鬼念头。在他们看来,挣脱逃掉的猪是有几分悲壮的。

“白刀子进,红刀子出”是高潮注定的脚本。哗哗的血流注入木盆。不久,猪像泄气的皮球,瘫死在木架上。

刨毛看起来是件轻快的事,滚水一浇,拿刀子哗哗就把毛刮掉。猪头上刮不净的毛用烧着的塑料膜滴在上面,冷却后连毛一起撕掉。
场面和开水一起冷却下来。
对解剖感兴趣的同学还会继续看。我就是其中之一。

另外一边,女主人在为晚上的杀猪饭做准备。

冬天的晚饭来得很快。才三、四点孩子就要受家长嘱托挨家去请亲戚和邻居来吃杀猪饭,而且不忘教孩子谦虚的说:晚上去我家吃几块猪血。

亲戚一个个来了。几张八仙桌摆满了和猪有关的菜。斟满自家酿的米酒吧,长辈请上座,孩子别捧碗出去吃把碗打碎了。一切的声音,一切的气味构成了乡村腊月的图景。饭后,主人叫各家带走一碗猪血。

接下来熬猪油,那一锅滚烫的油让人毛骨悚然。油渣却是很好的零食,光那咯吱咯吱的响声就诱惑人。

用来祭祀的猪头还要花不少时间才弄得干净。

眼看离过年越来越近,不知今年姨妈家的猪养得怎麽样?
 

主题相关文章:

7 条评论

  1. 侠:

    硬是跟我们家耶模耶样的~难道你也是四川的?

  2. 小禾:

    回侠:我是江西的 我想杀过年猪在哪都差不多,可能只是一些“招魂”声一样的细节不同。

  3. 海燕:

    我在村子里吃杀猪饭,一个下午怕是吃了有五顿饭,不吃不行,硬是吃到脖子处,动都动不了……

  4. 海燕:

    对啦,猪头是用来祭祀的,小禾,写写过年祭祀的情况吧。

  5. 海里的泡沫:

    哇,好熟悉啊,和我家那边杀猪也一样啊。可见猪死法都差不多……
    和你们不一样的是,我们还玩猪尿泡啊……现在想起来怪恶心的,但当时我们就站边上等,完了让杀猪的帮着吹成气球那样,拿着去玩…..哈哈哈

  6. 小禾:

    呵呵 玩尿泡这个细节我忘了写了。我们也玩。

  7. dadishang:

    祝你们玩猪尿泡玩的开心 。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