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眼鞋,红官官,绿娘娘

元旦去山西长治黎城县走访“黎侯虎”的计划没有成行,没有提前买到返程火车票,一位长治人提醒我那趟车极难买到票,不然只能坐长途汽车。我担心元旦期间华北下雪,坐长途汽车有危险性,于是放弃了计划。3号北京周边开始下大雪,如果去的话,没准就耽搁在回来的路上。

虎头鞋在这里其实叫眉眼鞋
在院子里的石板“香台”上拍眉眼鞋,背景:香炉,土坯墙

布老虎也不能放弃,正好也需要回家处理些事情,捎带着去走访一下我家那边的布老虎——虎头鞋。我预先调查好目的地,一位在北京的巨野老乡曾在网上贴过他村邻居做的虎头鞋。在家一天,第二天我跟家里人说要去趟巨野看人家做的虎头鞋,我妈和我妹想了想“虎头鞋?什么虎头鞋”,还是我妹了解的多一些,先反应了过来,“噢,眉眼鞋!”我几乎忘记了这个以前很熟悉的名称,关于这种鞋子的记忆才开始生动起来,因为我也穿过的。并且我妹告诉我这边的镇上也有卖。以前有人做,现在会做的少,于是有的老太太做几双拿到集上卖给需要的人。图吉利,这是小孩子穿的第一双鞋(这是我到了巨野谢集目的地,了解到的)。

走访过程几乎失败,我被拒之门外。行前联系的人,家里事情忙,不能给我安排接待人,我自己跑去,人家不知我来历,正巧做鞋的老太太又刚被接到闺女家去住。她的老伴一直微笑着阻挡我,好说歹说,就是没有,卖没了。从菏泽到巨野再转车到谢集,再租车过来,我不甘心白跑一趟,抱着最后的希望又给朋友发短信,告知我在他们村街上,他也是不忍心让我白跑,给他嫂子打电话出来接我。看到了熟人,老先生放心了,招呼我来吧来吧,把我招呼进家。他去年被陌生人骗过一次,一人拿了一百块钱来家买鞋,他给了鞋,还找了钱,没能识别那张是假钞。街坊邻居也跟着到他家看热闹,说谁知道你是不是来偷小孩的,都不认识你。

老先生把一个纸箱子搬到了院子里,我如获至宝,把香台(烧香的台子,敬拜老天爷,安置在堂屋门东侧)上的灰吹净,把鞋子放在上面拍照,沾上灰,又在衣服上抹净放进去。
一边的街坊大娘大嫂们跟着夸主人的手艺巧,一边跟我说每双鞋什么意思。我问什么是虎头鞋,他们说没有绣眼睛、绣石榴的叫虎头鞋,眉眼鞋是孩子穿的第一双鞋,虎头鞋是第二双鞋,然后才是普通的鞋。眉眼鞋要配“连脚蹬”棉裤来穿,说城里的孩子不穿“连脚蹬”棉裤,没法穿眉眼鞋,你买他做什么,还是再骗人。我说要发到网上给老大娘做推广,她没准会成为名人,她家老伴笑呵呵的说,都七十多了,她还能有啥发展。我买了一双绣红边的眉眼鞋带回去,一口价,不跟他还价。红边的男孩穿,绿边的女孩穿,我心里还是有重男轻女的封建残余,希望将来我有个儿子,这双鞋给他穿。

没有见到做鞋的老大娘,出了门,朋友的嫂子说,大娘是个“巧人”,不只手巧,街上的事情谁有什么事情都问她。这是说她的民俗传统知识也极为丰富,又明白事理。“她心出花样,想什么绣什么”,“心出”,这个词与“创作构思”“灵感”之类的差别在于,这样的作品会带有心的温热。

由于时间磨蹭了半天,担心赶不上回去的末班车,没有聊太多,匆匆赶回去。嫂子骑着拉货的摩托三轮车把我送到了镇上,我把包放在车厢里,让她等我一会儿,因为去之前不确定能见到她,没有带礼物到她家,又骑摩托送我到镇上,应该回之以礼。

到家已是晚饭时间。我拿出此行收获的眉眼鞋显摆给母亲看,说买了双红边的,母亲接过手,不经意的说“红官(儿)官(儿),绿娘娘”。我听到这句话,有点傻了,觉得自己上学学到的知识相比太单薄,没有这样的句子。在谢集看到的绿娘娘,用蓝边,鞋后跟贴一块双层的绿花布(这块布叫什么也有术语吧),红男绿女不是用鞋帮的帮边体现。“红官(儿)官(儿),绿娘娘”正是对男孩女孩未来人生不同的祝愿。母亲告诉我穿眉眼鞋,“长大有眼色”。给孩子长眼力。有没有眼色,是对一个人比较重要的评价,一个没“眼色”的人基本上就是一个糊糊涂涂憨儿吧唧的人。所以孩子能有“眼色”,就是聪明。把眼睛穿在脚上,是不是也有希望孩子走路长眼,人生路不磕磕绊绊的意思。这么传下来,也没人问为什么,咱也不做民俗学考究。

红官官
红官官

绿娘娘
绿娘娘

我的第一双眉眼鞋,是母亲自己做的,落在了电影院。俺娘说去城里红旗电影院看电影,抱着我,鞋挂在座椅扶手上,走的时候忘了。回来我大妗子又给我做了一双,“你大妗子做的好看”。上高中那会儿,我迷上了电影,逃课也得去看电影,常去红旗电影院,可能跟把我的眉眼鞋落在了这个电影院有关。

主题相关文章:

15 条评论

  1. dadishang:

    眉眼鞋接受预订,我要市场调查了,这些能有市场吗?谁想要一双给小孩穿,(不过还要配“连脚蹬”棉裤穿厚袜子才能穿)邮件报名给我 dadishang00@gmail.com
    价格和购买方式还没有,我要问人家成本,保证手工制作,不会高过100块,低了也做不成。

  2. 鼠曲草:

    这篇很耐看
    那买鞋的真缺德,拿假钱糊弄人家,传统社会那种相互的信任都被这些破坏掉了

    第一张图后面的箱子是干嘛的?还有只大公鸡。

    大妗子是?舅妈?

  3. brazilwood:

    终于看到了重要收获~

  4. brazilwood:

    鼠曲草:大妗子是大舅妈。
    那个箱子还是等大地上答疑吧。

  5. dadishang:

    那个箱子是“香炉”,也想特别说一下的,“大公鸡”是前几年山东最物美价廉的“大鸡烟”烟盒,农村老人看见花花绿绿的纸盒不舍得扔就用来糊纸盒、筐子,还有个这样的针线筐,下一篇我展示出来吧

  6. jinse:

    你多少钱买的阿?我来双绿娘娘哈,我重女轻男。
    我感觉这个城市里的人买了也是当工艺品的,大概不会真给小孩子穿吧。

  7. dadishang:

    我 30 买的,如果推向市场价格现在不好说,会有生产 、 物流各个环节的成本。如果没有市场,我下次有机会给你带一双。小孩应该穿一双,多喜庆吉利啊。

  8. s & bonnie:

    这些鞋子真好看,又吉利~!现在手工活真越见越少呢

  9. jill:

    民俗文化很有意思
    我对这些非常感兴趣
    只是 现在很多手艺已经失传了…

  10. qinwei:

    呵呵,很不错,现在城市孩子不穿“连脚蹬”的棉裤啊,得改良一下

  11. 布依崽儿:

    很具有乡土气息的色彩!!

  12. dadishang:

    记:印年画,一说财神老爷穿红财神奶奶穿绿,又说灶王爷穿红灶奶奶穿绿。“红官绿娘娘”老北京街头巷尾,翟鸿起

  13. 小禾:

    “我的第一双眉眼鞋,是母亲自己做的,落在了电影院。俺娘说去城里红旗电影院看电影,抱着我,鞋挂在座椅扶手上,走的时候忘了。回来我大妗子又给我做了一双,“你大妗子做的好看”。上高中那会儿,我迷上了电影,逃课也得去看电影,常去红旗电影院,可能跟把我的眉眼鞋落在了这个电影院有关。”
    今天在高速公路上看杂志重温了这篇,最后这段具有开放性,可以作为小说或者电影的开头。

  14. 王伟:

    山东,河南、陕西和甘肃都去过,唯独还没有去过山西,对那里的民间美术非常向往,希望能和志趣相投的朋友们建立联系,将来一起到民间采风!我的联系方式:wangfirst@163.com,QQ:86944502

  15. 鼠曲草:

    这里的海沫可是地道的山西人。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