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天喜地将媳妇

作者:流云

十一月初,哥哥打电话说侄子要在农历十月初八将媳妇,叮嘱我务必早回去帮忙打理。

在平度老家,娶媳妇叫将媳妇。大概的过程有托媒说亲、验家、定亲、送日子、迎娶、叫九等程序。初五那天赶回老家,哥嫂说从定下日子到现在二十来天,粉刷房子,买家电,定做家具,做被褥,做饽饽,天天在忙,连地里的葱都不顾得出了。哈哈,一辈子就这一次,不就一个儿子吗。好好积累经验,等俺儿长大了也回老家办喜事。

初六,我和侄子等四人一起到女方家送日子。这天要给女方送去拜盒和饽饽,饽饽可是个顶个的大,每个二斤以上,女方要了四十八个。我说这么多咋吃得了。嫂子说咱家定了三十多个,还不一定够呢,每个来客都得有份,原来是分给客人的。做这大饽饽最累人,好在现在馒头房可以定做,省下了不少力气。拜盒里盛着喜单、红线、红纸包的盐、糖等小红包。不知道为啥叫送日子,可能喜单上写明迎娶日期、时辰、新娘子离家前、到婆婆家后的诸多礼数等的缘故吧。除了拜盒和饽饽,还有鸡鱼肉折成的现钱,还有开脸钱。还有两样东西,一块引子(相当于酵母)和一把葱,和女方家的交换后要带回来,还要带回结婚那天摆供的花饽饽。

送日子一般就在婚期的前两天,这天对女方家来说是最隆重的一天,要宴请所有亲朋好友、家族邻居,而结婚当日则不再宴请,所有的来客都要添箱。现在添箱改成现金了,或者某一礼物,记得以前我姐姐结婚的时候,亲朋们都是带着小麦来,那时父亲每个袋子秤出几斤来,都一样多,好像长辈的不留。

这天我们男方家的来人是贵客,从中午开席一直到傍晚,期间新媳妇给点烟,哈哈,要掏点烟钱呢。尽管喝得晕糊糊,还好不辱使命。

初七天还不亮,哥哥安排我和大厨到县城采购。现在条件大大提高了,但多数还是喜欢在家里摆酒席,图的就是热闹,嫂子说不然都跑了饭店去,家里冷冷清清没有气氛。现在的大厨不仅负责红白案,还提供全套服务:桌凳、餐具、酒具、甚至筷勺、蒸厨等。这个厨师是自己村的,还是当兵的时候学的手艺,看起来舍得下力气,丸子、方肉等尽管市场上有卖现成的,但还是买了鲜肉自己回来制作。

初八这天一大早要吃面条,不但自己家吃,还要给家族、街坊邻居送一碗面条。饭后,接亲车队浩浩荡荡出发了。主要人员是新郎、伴郎、夹毡人、洒喜帖人,本来我准备在家贴喜字、对联的,后来考虑到拍照,我便作为洒喜帖人兼摄影师加入接亲队伍了。洒喜帖就是回来的路上碰到桥梁、路口等时要贴喜字、扔喜糖,但古岘到门村路途太远,近百华里,就以洒代贴,照样求得吉祥。到了女方家,夹毡人别的不干,先在女方家大门上在张贴喜字,而新郎负责叫门,时刻准备掏红包呢。

我们到的时候新娘已经开完脸,正面西而坐等着新郎来穿袜子、穿鞋、戴手套呢。侄子这套干得很熟练,不知道是不是已经演练过了。女方家简单地招待接亲队伍,而新郎要给新娘喂几个水饺。有意思的是送客要脚蹬着锅台吃水较。

chuanxie.jpg

送客是侄媳妇的二叔、三叔,提铜盆的当然是媳妇的弟弟,伴娘是堂妹,这些今天都是我们那边的贵客。
上车时新媳妇要坐在从男家带来的新被子上,起先还不明白夹毡人夹毡人的,直到后来新媳妇到男家后也是坐在这新被子上,才猜测这新被子是当作毡来坐的,而夹毡人当然就是负责来来回回车前马后的抱这所谓的毡了。

cuntou.jpg

赶回村口,秧歌队早已经等候多时,车队一到,秧歌就扭了起来。控制着节奏,十一点十八,准时到达家门口。我二姐作为领新人的,要引新娘下车,并给新娘压手钱,并领着新娘跨过门口的马鞍。一直没明白跨马鞍的寓意,初七哥哥用红纸包马鞍的时候我还问过,哥哥说是当桥吧,结果招来嫂子一顿骂,不知道净胡说呢。

menkou.jpg

天井中央已经摆好了供桌,少不了鸡鱼糖点等,还有送日子那天女家给的花饽饽。当侄子抱着新娘到了桌后,哥哥一本正经地点燃红烛,焚上三炷香,然后烧纸、浇点,祭拜一番,然后我登场念主婚词。其实这些场面我是第一次参加,尽管以前参加过一些婚宴,但老家的风俗、其间的礼仪我却一概不知,哥哥鼓气说用土话念出来不好听,别人不会普通话,你就只管念就行。要求不高就好说,念的标准与否估计也没几个人听得出来,再说,漫天井的人的注意力在一对新人身上,反正自觉那天自己的嗓门够高也算洪亮,一对新人也一一拜了天地、拜了父母,最后也没忘来个对拜。最后哥哥恭恭敬敬叩头礼毕。

接下来入洞房。洞房也有讲究,东炕、西炕不好乱来,包括坐哪个炕、面向,还有前面的在娘家的坐向、下车的面向都有讲究。炕上已经换上了新秆草(谷秸),拜天地礼毕,马上铺上新席子,四个炕角压上红包,夹毡人迅速将新被子(毡)折叠铺好。新娘踩着升、糕、金砖,由夹毡人拉双手上炕,坐毡迎喜。升、糕、金砖均由红纸包裹,寓意脚踩金砖,步步升高,随后金砖要绑上从新娘家带来的两双筷子,放到大门的门楼上,从新娘家带来的铜盆以及其中的面花则放到新衣橱上。炕上还要放一杆秤、一把斧子,斧子寓意福,秤是称心如意?前几天看央视节目,福州一带是新郎用秤杆挑起新娘的红盖头。

新娘坐好,由全美人(家庭全美、儿女双全)端上两碗饭,里面少不了红枣等,由一对新人吃上几口,该是早得贵子之意。这些结束,众人尤其是婆娘们纷纷像新娘讨喜糖,然后新娘要端坐大概一小时迎喜,叫“坐时辰”。

xitang.jpg

这时已是中午时分,喜筵开始。一般娘家送客中的主客坐主桌主席、提铜盆的娘家的弟弟座主桌次席。家族中年长辈高或其他如新郎的舅舅等主要客人也坐此席。送客权威很高,他不说止壶(停酒上饭),这酒就得一直喝下去,因此主陪责任重大,不能失了礼仪,更不能让人说招待不周,为此,有送客的酒桌不但主培要能喝敢喝会劝喝,还要安排一人负责添水,伺候客人。

我作陪新娘的三叔,老家风气是其他客人不主动单独敬主客酒,还得主陪劝着他们喝,都是来做客呢,只是这样子我真有点招架不住,不过真要展开对所有来客一一敬酒,凭我三脚猫的功夫肯定招架不住。

多年离家在外风俗不懂的地方太多,其间上了甜饼,意思是喝酒暂停,可以起来活动一下,相互之间可以走动交流,而我还招呼大伙喝呢。还好四个小时坚持下来了,后来还跑到主席那边跟新娘二叔、弟弟敬酒呢,送日子那天新娘二叔陪着我,今天也得陪他喝。只是喝得太过量,客人什么时候走的我咋也想不起来,哥哥说你到门口送了人家不知道了?不记得了。

晚上当然要闹房,白天看热闹讨喜糖的主角是女人孩子们,那闹洞房则是年轻人的天下,侄子的一帮朋友、同学在那里要两人咬苹果、夹筷子、开汽车,不亦乐乎。

naodongfang.jpg

至此,将媳妇就接近尾声了,二日下午新媳妇要携新女婿回娘家,新女婿要去女方家族挨家作席喝酒,三日上午一对新人再返回男家,四日上坟祭祖,五日去新郎老娘(姥姥)家上坟,七八天后,新媳妇的父亲要赶来将自己的女儿接回娘家小住,叫“叫九”,至此,整个过程结束。

在老家呆了五天,参与了将媳妇的主要阶段,其间时时充融着欢笑,处处洋溢着喜庆,当中的风俗也无不寓意着吉祥幸福。这期间,也是哥哥家最为忙碌的几天,街坊邻居们随时的过来帮忙,比如包各种红包,贴喜字,蒸糕,布置新房,出谋划策,帮助招待客人,负责上茶端菜等等,期间自己家里再忙,也将自己的事情抛到一边,而亲朋们也是撇开其他事物赶来贺喜,在向新人的祝福中传递着亲情,正是是在互相帮助中分享着一对新人带来的吉庆,在热热闹闹中感受着生活的快乐,更是在相互帮忙、相互祝福中演绎着生命的进程。

主题相关文章:

4 条评论

  1. 小石:

    好文!

  2. brazilwood:

    啊,平度!十分亲切的地方呀!
    以前在那里被带去见识人家的婚礼酒席,结果同去的朋友被生生喝倒了~

  3. s & bonnie:

    喜欢看这类民俗风的婚礼~!

  4. 平安:

    听侯宝林相声里面是‘咬一口苹果,迈马鞍子,平平安安’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