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阿凡达》最好的影评

网络上将《阿凡达》看成“一部反映钉子户抗暴力拆迁的影片”(出自李承鹏的博客),这部电影让大家联想到国内惨剧不断的拆迁事件。会不会将《阿凡达》定为敏感题材影片哦。在美国,有政客坐不住了,指责这部电影影射白人屠杀印第安人。美丽的潘多拉星球,信奉自然神灵的部落族人,强征土地的外来者,不就是200年前美洲新大陆上的历史吗?在中国还能找到现实版?

1851年美国政府以15万美元买下印第安人的200万英亩土地,酋长西雅图发表的一篇演讲,可以拿来当作电影《阿凡达》最好的影评。

中文翻译网络版本:

我们怎能买卖天空和大地的温暖?这主意真是奇怪。
  
若空气不再清新,流水失去晶莹,你还能买下些什么?
  
对我们来说,大地方寸皆为神圣。在我们的记忆和经验中,每一根闪亮的松针,每一片沙滩,每一缕幽林中的薄雾,每一块空地和那嗡鸣的小虫都是神圣的。那枝条上流淌的树液,也渗透着我们红人的记忆。
  
白人死后魂游星空时,早忘了出生之地。而我们死后,永不会忘记这片美丽的大地,因为大地是红人的母亲,我们和她互为一体。芬芳的百花是我们的姊妹,鹿、马和大鹰是我们的兄弟,山岩峭壁、草地的汁液、幼马的体温,还有人,都属于同一个家庭。
  
所以当华盛顿的大统领传话来说,要买我们的地,他对我们要求的实在太多了。大统领说,会留一块土地给我们过舒服的生活,这样他就成了父亲,来照顾我们这些孩子。
  
似乎这意味着,我们会考虑你的购买建议。但这并不容易,因为这是我们的圣洁之地。那河川里闪亮的流水不仅是水,而是我们祖先的血。如果我们卖给你们这地, 请务必记得这地是神圣的,也请你们务必教导你们的子孙这地是神圣的,并且告诉他们那清澈湖水里每个幽灵般的倒影都在诉说着我们族人生命中每一件事和每一个记忆,那呜咽的水声是我们祖父的声音。
  
河流是我们的兄弟,他为我们解渴,载运我们的独木舟,滋养我们的孩子。如果我们卖给你们这地,请务必记得并教导你们的子孙,河流是我们共同的兄弟,并像对待自己兄弟一样善待河流。
  
我想白人不能体会我们的想法。每一块土地对白人来说都是一样的,作为大地的陌生人,他可以趁夜拿走他想要的任何东西。大地不是他的兄弟而是仇敌,他要逐个征服。他满不在乎地侵占父亲的坟地,掠夺儿女的土地。父亲的安息所和儿女出生后应得的,他都可以不放在心上。在他看来,母亲、大地、兄弟、苍天都可以像羊群或玻璃珠那样被买卖和掠夺。他的贪欲将吞噬大地,留下荒漠。
  
我真的不明白。我们的路和你们如此不同。你们都市的景象刺痛着我们红人的眼睛,你们白人的城市没有安静之所,没地方去听那春天树叶的舒展和小虫翅膀的沙沙声。城市的噪音只会伤害我们的双耳。听不见夜鹰孤独的哀鸣和夜间池塘边青蛙的辩论,生活还有什么意义?作为一个红人我真搞不懂你们。印地安人更喜欢掠过池塘的温柔风声,更喜欢风本身的气息,午间雨后清新的气息或那充满松香的气息。
  
万物共享的空气对红人来说是珍贵的,兽、树、人都因之而同呼吸。而白人却从不注意他呼吸的空气,像对恶臭已经麻木的死人一样。如果我们卖给你们这地,请务必记得空气对我们来说是珍贵的,空气与它供养的万物共同分享自己的精神。
  
风给我们祖先第一口气,也带走他最后一声叹息。如果我们卖给你们这地,请务必记得保持其独立和神圣,让来此地的白人都能感受到那被草地百花熏甜的风。
  
如此我们才会考虑你的购买建议。如果我们决定接受,我有一个条件:白人要像对待兄弟一样的对待这块土地上的野兽。
  
作为野蛮人我不明白,为什么成千的野牛会被火车上的白人射杀后腐烂在荒原上。作为野蛮人我不明白,怎么冒烟的铁马会比我们在维生时才杀的野牛还要重要。
  
人和野兽有什么不同?如果所有野兽都没了,人将因精神寂寞而死。因为凡是发生在野兽身上的事很快就会发生在人身上。万物都是相连的。
  
请务必教导你的子孙,他们脚下的土地是我们祖先的灰烬。让他们尊敬大地,请告诉他们大地因我们亲族的生命而得滋润。象我们那样告诉你们的孩子大地是我们的母亲,任何降临在大地上的事也会降临在人类身上。人若唾弃大地,也就是唾弃自己。
  
我们知道:大地不属於人,人属於大地。我们知道:万物如同血缘联结家庭一样是紧密联系的。万物都是相连的。
  
即使白人的上帝跟他们像朋友一样一起行走交谈,也还是不能免除其共同的命运。我们毕竟都是兄弟,我们会看到的,我们确信白人终有一天会发现我们的神和他们的神是同一个神。
  
或许,你们认为拥有祂就象你希望拥有我们的土地,其实你们办不到,祂是所有人的神,祂的怜悯对红人和白人是平等的。对祂来说,大地为至宝,伤害大地就是冒犯神。白人终将消失,或许比其它任何种族都要快。污染你自己的床,总有一天你将窒息在你自己的垃圾里。但是在你朽坏时上帝的力量会点燃你闪亮的光芒,也正是这力量把你引导到这片土地,而且赋予你统治这块土地和红人的权力。
  
这样的命运对我们来说是个谜,因为我们不明白何时野牛被杀光了,野马被驯服了,人迹遍布了森林,电话线破坏了山岗美景。
  
灌丛在哪里?消失了!
  
大鹰在哪里?消失了!
  
生活结束了
  
偷生开始了
  
  
酋长:Se-at-tle, 1851

主题相关文章:

2 条评论

  1. Q:

    起码有两个主要版本。
    就其真实性也一直存有争议。

  2. 吴晓飞:

    民族。文化,热血,正道,改斜,公益,在一间屋子里我呆了七个月,为了民族,公益,走正路,我心里压的是什么?我在做什么?我在为什么?我是什么。我要什么。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