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的“立面整饰”=“面孔整容+粉饰”

2010亚运前的今天,广州的“立面整饰”已经进入最火热的阶段了.相信今年所有广州老城区的人的感觉就是:满街都是脚手架,处处都有施工现场,天天尘土飞扬.

“立面整饰”这种说法本身就让我对这期工程的目的&做法产生了质疑.

“立面”本身的意思,不是简单的“表皮”.它是建筑内部结构功能与内涵的自然外在体现,也就是说,在“整饰”的时候,应该是处理与建筑内部空间,结构,内涵有呼应的结构外皮. 首先就要求理解这对应的关系,内部结构的外在语言, 装饰符号的象征意义.如果只是把”立面”理解为一层罩在建筑外面的包装纸,与建筑内在无关的话, 那带来的草率整修很可能破坏建筑的内在意义. 试想,当你给一个人化妆的时候,如果你无法准确捕捉那人的气质特点,自做主张做设计,很可能毁了那人的形象.

但是现实的情况更像是在做“表皮”整饰工程.就单从人民路沿线“整”出来的建筑立面就可以看出,简直是对历史建筑的“毁容”红红绿绿的瓷砖贴片,是最最粗浅地把“美”=新+色彩鲜艳. 同时完全不明白如何对待历史. 历史需要被尊重. 而尊重的核心就是还原真实. 红红绿绿的遮盖,最反映了对历史保护的无知.

同样,”整饰”这个词, 很自然让我扩展为“整改粉饰”. 事实让我觉得很多道路整饰工程都是这样:自行修改和粗糙粉饰建筑立面. 不知从哪一年,滨江路上的老建筑,墙身一律披黄,那骑楼街的红红绿绿,和坐车穿城而过时看到广州灰色的调子是多么不协调.同学曾戏称,给老建筑做一个切片,那墙上的粉涂得说不定比墙都厚了……涂料不仅会破坏原墙体上书写绘画的遗迹,而且改变了原材质的真实样貌. 这次我周边的同学有幸参加了部分立面整饰,他们说,能最真实地保留原貌就已经是造福了,那些恶俗的粉饰做法是多么昭彰.

与“立面整饰”同时进行的,还有部分历史街区地块的更新. 历史街区商业化,其商业价值到底要提高多少才合适?一定要从本地块赚回前期改造投入的钱么? 可老建筑,老街道格局,可能天生就无法承受如此高的商业期望. 于是就被大块大块地更新, 插入更大规模的建筑物.多年生活在这里的百姓是必定要搬走了.整体功能的置换,使这里的真实故事从此被改写.也因为新的客体是强加而非自然生成的.也一定不可能和谐生动地继续演绎场所与人之间生动的故事.这是否也是一种对社会生态的破坏? 而无数的旧城改造,还在拿上海新天地作为成功案例进行模仿.而我觉得,这是一种贩卖文物赚取暴利的行径.

而我又想起了在北京,与天坛只隔一条大马路的胡同里, 今年冬天都没有通上暖气. 居民还要在零下20度的寒冬里烧炉子取暖. 而这却是发生在08奥运一批超大规模建设后的一年. 城市中一些存留胡同几乎变成了平民窟. 而很多上年纪的老百姓只能在城外远郊买没有房产证的小产权房,明知没有任何保障,.但只能担惊受怕地冒险一搏,和小产权房的命运一起飘摇.

如今,2010年亚运前,广州的大兴土木,无数老城区的街道立面整饰, 大建BRT, 旧城区改造拆迁…这种临阵磨枪,我怕是弊大于利. 人都说广州人讲实惠,不讲面子. 简简单单穿戴整洁迎接外国友人不好么? 非要“刷黄盖绿涂脂抹粉”,也不管这妆容如何粗糙鄙陋,不知反被人背地嘲笑. 为什么如此在乎面子,在乎“别人”怎么看? 以至于不管如何匆忙,如何缺乏充分论证, 缺乏资金,技术&时间的情况下一个个项目匆匆上马, 把城市面貌搞得乱七八糟, 高成本低效率超浪费巨破坏地折腾一把.

晚上过珠江的时候,看到沿江两岸咄咄逼人的高层们, 无论它们多么丑,都尽力挺身往江边站,生怕被人挡了去. 让我想起法兰克福的河岸.同样宽度的河流,只是河边是沿河公园,远处的城市天际线是从河向两岸远处逐渐升高的,高层远远退到后面. 偶尔有一两个教堂的尖塔插入天空,给城市面貌提起精神.

这种鲜明对比,是规划体制问题?还是社会心态与修养问题? 但愿可以说,这一切都是时间问题. 所有时间终将流入历史, 归根到底, 历史为胜.

主题相关文章:

4 条评论

  1. dadishang:

    整饰的人也是有好的愿望,给来广州的人好印象,他们又搞反了

  2. 依云:

    呵呵,我们常常笑称,广州老房子的历史转眼间都变成了2009年了 ~~

  3. Leshin:

    广州政府≠广州人

  4. 阿lu:

    中国的城市都是一个样子
    ls讲得对啊 广州政府大部分根本就不是土生土长的广州人
    这种所谓的穿衣戴帽工程给街坊们带来的真正实惠是楼价又升值了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