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农村西高丘

yutian-xigaoqiu1.JPG

我们换乘玉田到鸭鸿桥的中巴车,这个地名给人想象的空间。有从天津直达鸭鸿桥的长途大客,可能是一个大镇。鼠曲草说下次再来,可以查好时间去赶集。

在东高桥下车,当地人称为高桥,西高桥消失了吗,紧邻的是西高丘村,当地口音听不出是说桥还是丘,问路费了些小周折。西高丘属于杨家套乡,下车看到宽敞的中心大街,两行景观槐,两道粉白的墙刷着乡村画师绘制的宣传画,比一路看到的玉田县城还显干净整齐。中午的时候我们穿过田地去找吃饭的地方,在地里看到连排的几处厂房,造纸、包装,俨然形成了一个产业链。有企业,就有税收搞规划建设。沿海地区“腾笼换鸟”,一些污染严重的企业,转向以前招商引资不好招的内陆地区,这些地区有了机会,在农田上建工业园,农村人对工业污染的警惕意识也不高,癌症村已经不是新闻。我在农村看到的工厂,多属造纸、塑料制品、化工、制药工厂这些。

从中心大街往里走,墙上宣传画的内容,临街一致的院门,提醒我这是到了“新农村”。西高丘是经过新农村建设改造过的农村。有些人家敞着院门,院子里堆着今秋收获的玉米,柴火,农机,房屋破旧,家具简陋。当然也有富裕的家庭。临街的两道宣传墙几乎高过房檐,院门关闭,贫富不均的现象好像没有。

有的人家一道铁门后还有一座老旧的门楼。这道奇怪的风景,我在北京南城虎坊桥一带也看到过,奥运前,一排临街的小商店,卖五金的、做广告牌的、卖杂货的,门前垒起来一道颇具北京韵味的灰墙,这能不能算是一个首都十大怪呢,商店开在墙后头,买东西要到墙里面去。从首都到县城的一个乡村,都能熟练掌握这套追求整齐划一的手法。

西高丘村整齐划一的铁门,可能是需要村民自己掏钱安置的,有一家好像买不起,用一块石灰板、一排木栅栏组成了一个篱笆门。门开着,我进去看了看,顺便借用他们家的厕所。土厕所,收拾的挺干净,院子打扫的也干净。里面一座灰瓦小门楼,正房后面是高出屋檐的树。

yutian-xigaoqiu2-1.JPG

————–
我们在一个小卖部打听吴玉成师傅的家,说对门这家就是。下回分解。不过,好玩的,鼠曲草也说过了。

主题相关文章:

One Comment

  1. 霜降:

    鸦鸿桥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