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玉田

玉田泥塑猫叼鱼

玉田泥塑元宝金蟾

——————————————–

作者:鼠曲草

没想到还会再来玉田。

【缘起】

  周五,突然看到“青马”(http://ourfolk.net/)上头召集周六、日去玉田探访民间艺人。

  2001年四月份曾经来过玉田。那时候旅行咨讯匮乏,多方打听,也没看到还有泥塑作坊,最后经村民指点,找到了刘广田家。当时,刘家大门四敞,一地红纸,几重院里都是人(玉田这个地方有趣,很多人家屋子都是南北一重一重的,中间夹出一个个院落)。赶巧了,刘家喜事。

  刘广田花白头发,很结实,热情爽朗,加上那天办喜事,笑哈哈地招呼我进屋来坐。

  跟他打听起泥塑的事情,他很惋惜地说,早就不做了,卖不出价钱,现在在鸦鸿桥市场贩卖童装。可能看出来我这个远道客人的失望,他跑到仓库里翻找出来一个泥塑送我,有来有往,我给他们家三四个人画了像,现在都记不得画了谁,还留了联系方式,合了影。临走,刘广田从钻进仓库,掏出两个泥塑,说这是压箱底的了,再也没有了。

  他是骑着摩托把我送回大路的。

  虽然揣了三件“宝贝”,但在我心里,玉田这个地方已经失去了再去的理由。

  为了劝阻(青马)站长去玉田,我憋足劲头找资料证明那里不值得前往,结果却是:现在还有一个叫吴玉成的老师傅仍在坚持。

  赶紧联系站长,一拍即合。

【在路上】

  周六早上8:40 K7731 空调车从北京站出发,玉田是第三站,终点是唐山,

  坐在对面的俩口子听我跟站长聊天,主动参与对话中,他们是唐河县人,听俩人对话应该是做建材这方面事情的。男人瘦,肤色深,前额脱发,下齿有几颗假牙,说话时候能看见金属卡环。对我们话题里的老事物很感兴趣,这人对唐山地区一些风俗也多有了解。比如:评戏、皮影、饮食、物产、工业、地理等等。聊天中,说到他的部分知识来自一幅一、两百年老地图,站长和我对此不以为然。他媳妇跟着插话有不对的地方,连头都不扭继续看着我们:“这事你(指媳妇)不知道,你说的不对!”他媳妇面色白,门牙很大。

  末了,我想问问关于大地震的事情,他叹了口气:“我差一点给砸死,就差一点!”然后不说话、眼睛往窗外看去,片刻,又转过来:“那年我才二十岁!”

  一小时后,车到玉田,下车人很多,跟这个男人握手道别。

【玉田】

  一个北方小县名字由来,居然能在古典文学作品里找到出处,在中国恐怕不多见。

  《搜神记》有一篇名为《玉田》:阳伯雍是那时代的“活雷锋”,住在无终山,上山取水免费给群众喝,当然还做了其他许多好人好事,但是家贫未娶。神仙感动了,降作凡人来讨水,临走留下几颗石子,告诉好人阳伯雍:种下去可以得玉。结果呢!阳伯雍就用种出来的玉娶上了媳妇,那个出玉的地方从此就叫做“玉田”了。

  现而今,县北无终山上还有石碑,上镌刻“古人种玉处”。站长很希望能有机会上去看看,但这次未果。

  我读书不多,觉得一个能进入《搜神记》的地方,必有它的独到之处。可今天的玉田除了几个地名(无终路),实在跟六朝神怪扯不上什么联系。既然如此,真诚希望当地的父母老大人也不要去下功夫、造房子、编历史、攀亲戚让这里跟古代产生太多的牵连。谢谢你们!

  出了车站,还是那片空旷的广场,跟八年前没有任何改变。台阶下,倒有很多出租车、三轮等着拉活。这里三轮摩托车厢很大,相对而坐能载四人,窗户都有铁条焊接,上车后,司机“砰”地关门,能把这小车营造出警车的氛围。火车站到汽车站,一车四块钱(不是一人)

  玉田新盖了几处高楼,甚至还有肯德基和加州牛肉面大王。很多饭馆门口都写着:“朝鲜面、烧饼、羊汤、牛肉面”。临行,在网上搜不到玉田任何特色饮食,这些恐怕应该算上,味道估计是玉田本土化的。

  玉田比北京雾气大,气温低一些。

【午饭】

  我们要去的地方,距离县城三十华里,只要去鸦鸿桥的车都能到。我们很客气地询问东高桥、西高坵哪里下?乘务员们都自信的回答:高桥——!唐山话,桥跟坵听不大出区别,只看着方位不错凭信心接受了。(鸦鸿桥发音类似“洋桥”,洋字拉长音即可)售票员是个女的,大嗓门,面色紫红,烫染着卷发,带着毛线帽子,就是发了毛的白毛、可以随风飘动的白毛。

  中午十一点半找到西高坵吴玉成老爷子家,我们是不速之客,他儿媳妇把我们让进屋里。掀开门帘,老爷子戴着围裙正在鼓捣泥塑,他跟老伴住西屋,吃饭睡觉捏泥人都在一个屋。儿媳妇说,周末家人都回来了,包饺子,中午吃。寒暄几句,约好一钟头后再来。

  村子北边路口有饭店,穿过一片麦田还有造纸厂就是。冬小麦在雾中绿油油的,我想起《创世纪》里的一句话:“但有雾气从地上腾,滋润遍地。”这地方小工厂很多,都是造纸厂和包装厂。附近的鸦鸿桥镇号称“京东第一大集”。

  这是个用来吃饭的饭馆,菜都很实在。一进屋,闻到的是熟悉的白酒孱着花生米的香气。没有菜单,所有菜都做好半成品放在盘子里码好,点哪个直接端盘去后厨给炒出来。这个饭店有三四个包间,一群中学生在一个包间里生日派对,出来时,每个孩子头发、脸上、衣服上都是奶油。我身后坐着四个戴着蓝色的“本山帽” 半大老头子,说话声不大,一个个小脸喝得红扑扑的。

  他家也卖饺子,个儿很大,肉的十三一斤、韭菜鸡蛋九块,论斤卖,半斤不卖。不过,汁多皮软,分量不一定足。

  总之,这里算是很怀旧的可以吃饭的地方。  

【西高坵】

  历史上,玉田泥塑产在三个村子里:东高桥、西高坵、代家屯。西高坵村在玉新线西边,跟东高桥隔着马路相望,而代家屯在西高坵的西边。三个村落彼此相连,鸦鸿桥镇距这儿只有四公里,那里五百年来一直是重要的集市,交通便利也许正是三个村子泥塑集中的原因。

  十二点半,回到吴老爷子家。人家不单吃了饭,屋子也收拾干净了。

  玉田确实有些冷,我跟站长在炉子边暖和好一阵,才感觉身体缓过来。他家炉子是个球形的,别处没见过。

  上午摆满泥坯的桌子已经腾空,说话间,老爷子一趟趟从外面箱子里拿来彩色成品,每件都用塑料袋套好。三个两个的,不一会就堆满了。

  一边跟老俩口子聊天,一边把看中的泥塑逐个拍照。我把泥塑搁在炕上拍、站长把泥塑放在泥坯前头拍。屋子不大,对着门口的西墙有一面大镜子,没上色的泥坯都成排码在镜子前。镜子右边炕梢上面靠着一个大镜框,是县文化局给老爷子、老太太拍的照片,镜框半掩着一幅花鸟字老太太的名字“孙淑珍”。

  吴老爷子今年七十六岁,个子不高,敦敦实实的,眉毛重,话少却不孤僻,总是乐呵呵的。他老伴爱说笑,笑嘻嘻的一刻不停的叨叨,无非是些家长里短,不像有些地方的艺人家,一进屋就暗示你要多花钱。

  我们大部分对话是跟爱说笑的老太太进行的。

【孙淑珍说】

yutian.jpg

(吴玉成老伴,74岁)

  你贵姓啊?孙呐!哦,那咱俩是一家儿,你看!那上头写着呢!(指墙上的花鸟字)那是去年在净觉寺逛悠,花五块钱让人写的。

  你问我会不会捏(泥人)啊?我跟了他(吴老爷子)一辈子了,哪能不会?我眼睛不中,眼睛花,做点糙的、粗的还成,勾色、勾线都是我们老头儿的事,他眼睛好,勾出来好看。

  我们这里没河,泥都是地下挖出来的,地下的石子儿少,完事还得加点纸啊、棉花啥的,不搁的话,一晒就裂了。这(泥坯)冬天干的慢,夏天两天就干了,冬天怎么地也得十天能干透。刷白浆用的绿豆粉,颜色就是外面直接买的。你手上有汗别摸,掉色。

  这些书都是我们的,里头基本都是我们做的,这都是。(中国文联出版社)给我们四十多本,让我们代卖。(定价六十六块)你看是贵是贱呐?我家能做八十多个品种,现在没剩多少,前两天刚来人拿走一批。我们这里老来人,哪里的都有,河北的、东北的、北京的。上回有个学生,临走背了一书包。还有个秦皇岛的开车来的,也拿了好几箱。一年到头都做,人家来定我们就做。

  (拿出一堆奖状证书)这都是上边发给我们老头儿的。啥都有,县里、省里、国家的。上回评什么文化遗产,他们有人说国家给了五万块钱,到我们这里连五毛钱也没看着。

  我家老儿子跟我们一起住,他在石家庄念的交通学校,毕业十五年了。他们(儿子、媳妇)都会做,可没人做,这玩意埋了巴汰的,也挣不了啥钱!村里就我们一家做。

  (刘俊英,村里三位有名的艺人之一)她都九十来岁了,起不来了,不能做了。

  刘广田你也认识呐?他早不做了,原先卖小衣裳,现在开了纸厂了。他媳妇死了,肺结核还是啥的,从年轻那回就咳儿咳儿的,那些年他净给媳妇治病了。去年他又说了个小媳妇,五十多岁,就是鸦鸿桥的,跟这儿八里地,还是退休的工人呢。他闺女不乐意,那话说回来,闺女再咋着,也不如媳妇伺候的好呀!你说零一年赶上他家办喜事,那是他招姑爷呢!他闺女是抱来的,唐山地震那年抱来的孤儿,刘广田这人不赖!

  我去过八趟北京,毛主席(纪念堂)我都看了三回。我们姑奶在北京,今年也八十多了。

  我今年得脑梗,现在好了。你说,那电视上的卖药的是真的不是?我看电视老播,不能信呐?哈哈!我也搞不清楚是真的不是!所以我问问你。

  你们要狗不要啊?这两个小狗你们拿去吧?我家大狗下的,这送不出去了,我给你们找个盒子装着。

吴玉成孙淑珍

下午,炉子烧得旺,窗外打进的光线把小屋照的晃眼。三点过后,阳光渐渐淡去,屋子也冷了。我们挑了十几件泥塑,两个老人帮着装到小箱子里,打包捆好,还把零头都给抹了,一直送到大门口。

没有赶上三点四十五的火车,就差十分钟。加格达奇到北京的火车晚点一小时四十分钟到站。

主题相关文章:

7 条评论

  1. jinse:

    相当丰厚的收获阿,可惜我周末没空,要不我肯定参加。

  2. brazilwood:

    老太太说话真有意思~

  3. 鼠曲草:

    下次大家都得空的话,一起去吧!热热闹闹的

  4. dadishang:

    这次决定去、发布信息太急促,以后有机会的,像鼠曲草说的热闹热闹

  5. lj:

    这老人家真好,真朴实!
    右边那红马看着喜欢!

  6. 小鸟:

    我家就是玉田的

  7. 艺匠:

    一直很喜欢玉田的泥塑,自己也有几件收藏.
    上个周末开车路过唐山玉田,在休息站与当地民警攀谈,说是现在哪里还有人做?
    很想有机会能去亲眼看看泥人上挥洒的画技。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