扛活记:起茅屋

忙怀属云县,云县是个国家级贫困县,共8个公社。上世纪70年代,上级决定在每个公社都建一所初中,按排序忙怀是云县七中。当时整个忙怀没有一所完全小学,教师绝大部分也是民办教师。没校舍,没师资,没关系,那是一个人定胜天的年代。师资,从小学老师中抽调,懂代数就行。校舍,师生自己动手,边盖校舍边开学上课。

学校草创,我大哥是第一拨。第一批学生有四个班,100多人,平均年龄14、5岁的样子,在农村这已经可以当壮劳力使了。喇叭中口号震天,泥墙上标语醒目,劳动中男女混搭。大家不激动都不行,不想有使不完的力气都不行。短短两个月时间,他们就盖起了四间房子,有教室,有宿舍。
说是房子,其实是大型的茅屋。茅草盖顶,泥巴敷墙,有梁柱支撑,所以茅屋还是蛮结实的。只不过泥巴太过潮湿新鲜,几个月后教室的地还是溜滑的。那时我还在帮六小学,周末常去看大哥他们打扑克,摔过好几次。
学校地势略高,在家就能看见。过去那里是一片葱郁的绿,现在变成了一片褐黄色。

三年后我进了七中,教室和教师宿舍已经变成砖瓦房,还新辟了一个操场,学生宿舍也移到了半山坡。以前学生在老宿舍生火做饭,多次失火殃及教室和教师宿舍,不安全,而且辟了操场后就没有空地了,只能把学生宿舍修在山坡上。山坡取水方便,对救火有利。山坡没有成片的地,只适合盖小茅屋,小工程,那就让学生和家长自己解决。

小学几年下来,我已经习惯和同学同吃同住。虽然离家很近,但晚自修有时候下得很晚,我妈答应我晚了可以和同学同住。小三和我要好,我挑的自然就是他了。小三他爸是电影放映员,小三常常拿了他爸剪除的废胶片向大家炫耀,黄世仁对喜儿干坏事的几个片格,最惹人好奇。

开学时,大家来得稀稀拉拉的。我和小三先抢了个好位置,离渠沟近,向阳无阻挡。先平好地,阔5步、长7步的样子,夯实,三面开好排水沟,临坡的一面砌上护石,还砌了几个台阶。
看上去一切都很完美。得了地主的便利,知道到哪里去找,我们用的茅草、竹片和木头都是最好的。搭房架子了,将木头搭成一个长方体,连接处用榫头和钉子,双保险。但架子太过承重,叫了同伴帮忙也还是竖不起来,只好又拆开。先埋四根柱子,再接上横梁,再铺椽--房子小,一面坡就可以。这个过程花费了不少时间。

接下来就是铺茅草,每铺好一层都用毛竹片固定,不能太松也不能太紧实,如此层层叠加到七八寸厚,四面再用毛竹片固定一下,修去长短不齐的地方。

接下来是敷墙。将毛竹片交叉编成网状的竹排,一张一张固定在房柱四周。留下门和窗的位置,屋顶和墙壁之间也要留出适当的缝隙,雨打不进来,风吹不进来,但屋里的炊烟要能排得出去。然后是和泥,一定要用黏土,至少要用上一部分,但千万别添加水泥石灰之类的,泥巴和这些东西不搭配。等泥巴踩熟醒透,就可以往竹排上敷了。有讲究,先下后上,里外同时进行,一层半干后敲打紧实,再敷下一层,到半尺厚就可以了。

窗,就是一个方整的洞,门,就是一片大小合适的竹排。呵呵。
还有室内专修呢,等泥墙干燥得差不多了,把松动的细碎泥巴刮下来,打点浆糊,弄几张《云南日报》、《人民日报》,贴在靠床的墙壁上。其他地方就空着,报纸没有那么多。

一切都成就了!记忆中,我们搭这茅屋歇歇停停花了半个月时间,其他伙伴最快的只用了几天。不过我们的是优质工程,两年时间里没有漏雨,没有进水。

到山坡上的宿舍都建好,看上去场面真是壮观。100多学生起了60多间茅屋,大大小小,高高低低,如同一个小村子。看上去凌乱,却又体现出某种整体的合理,那设计者就是山势、阴阳和水流。
我喜欢从高处看一个个老村落,从中体味“自然”这位设计者的用心。我也喜欢看希腊和西班牙农村的屋舍,喜欢烈日下泥巴的气味,我甚至觉得这气味很性感。

主题相关文章: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