扛活记:采木棉

木棉以花出名。在广西,79年“中越自卫还击战”之后,木棉花有了另外一个称号――“英雄花”。在云南,木棉树木棉花一律称“攀枝花”,川滇交界就有个叫“攀枝花”的钢城,靠近金江,酷热。
木棉树是南方一种很寻常的乔木,云南、广西、广东、海南都有,但长相似乎有一定差异。怕描述不确,这里只表云南的。

木棉树高大,主干长有粗粝的刺,主干三分之二以上才有枝条展开。先开花,再生出绿叶,再长出果实。春天,主干光棍一根,树冠上却开满火红的花,以“攀枝” 形容,十分生动。花分五瓣,硕大肥厚。由火红而暗红,而枯萎。我从小就不喜欢木棉花,甚于泡桐花,受不了那股甜腻的、腐败的、肉欲的气味。

滇缅公路上大多用桉树和旱柳做行道树,它们耐旱易活,根深护土。公路旁也有木棉树,多在小镇的入口,装饰的成分居多。公路上的木棉树是不结果实的,山上野生的才结。而这果实便是棉桃,便是木棉的的来源。

这棉桃呈橄榄形,巴掌样长,与棉花的棉桃形状相异而结构近似。也是在成熟的时候爆裂开,吐雪白的絮,也有黑色的籽。当地采木棉,无一例外是把整棵树砍倒。树高又长满硬刺,人爬不上去,只能如此。

砍树不能等到棉桃爆开,那样山风一吹,什么也得不到。棉桃太生也不行,那样所出的木棉丝絮短,质地硬,得在棉桃将熟未熟之际砍才好。这时候正是最热的8月,所以采木棉不是一件轻松的活。

木棉树特征明显,好找,砍哪棵却很费思量。木棉树树冠巨大,要挑长在空旷处的,不然倒伏下来被其他大树挂住,就作废了。怎么砍也稍有讲究,普通的就是顺山倒,和伐木差不多。也有选择方向的,为的是倒伏时能避开其他树木。关键都在刀口的方位,还要留意一下风势,过山风比较乱,一不小心树的倒向就不在你的预想范围内,危险。

然后就是采棉桃了,挑饱满个大的。棉桃外皮厚实,沉重,背篮装到三分之二就已经六七十斤了。死命背到家,把棉桃逐个竖剖一刀,找个场子晒。到白絮都爆出来了,去籽,用竹片压住,继续翻晒。最初薄薄的白絮最后能蓬松到一尺高,散发出一股淡淡的甜味,如同花朵再次开放,好看。那是我最开心的时刻,夏天忙怀的一个象征。

然后就是做棉被,做枕头,做褥子,一切和棉花的加工一样。

多年后知道了木棉的种种健康功用,才觉得当初那样的砍伐有些不应该。这就是我写这段记忆有些闷闷不乐的原因。

主题相关文章:

4 条评论

  1. 佛山社区:

    很不错的博客,交换下友情链

  2. 顺德人社区:

    看过了,不错

  3. Ami:

    据说木棉花做的枕芯不霉不烂,比棉花的还好~~

    但是木棉采摘居然是用砍到的办法,也太不环保了吧!

  4. 蛋壳:

    toAmic:不需要刻意环保,当时当地自有其传统的平衡。
    比较棉花,木棉絮短,不耐拉伸,不好打理呢。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