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西南的一天:朦朦明

同样的天,同样的黑白交替,刮风下雨,到方言世界里去看,同样性就消失了,没有“早晨上午下午、八点五点、二级风雷阵雨”,每一个地方的天,都是头顶上的那片天。

“朦朦明”,是鲁西南天要亮了的时候。
人们使用这个词的情景,多半是在早晨的街头。夜里谁家发生了什么事,比如失窃、看见形迹可疑的人。叙述者压低声调,听者围拢上前。好像了解到真相,而交流的结果,又是“谁知道哎”。

“朦朦明”之前发生的事,看不见,“朦朦明”之后,天下大白。这段时间可疑的人在收工,叙述者上场,如果他们相遇,就能产生一段悬疑叙事。

“朦朦明”之前,发生的事,要依赖“听见”,比如“癔梦中,听见一个人噗通跳进来”“听见外面狗乱咬”。再往前的时间是“睡着半天了”,“将熄了灯,听见屋后头几个人嚷嚷着过去”。

普遍有钟表的时间观念,不过近十年的事情。

乡村有一些老头,习惯起早,背着粪箕子在村头拾粪。我纳闷哪来的那么多粪可拾,实际上也没见他们装满过粪箕。不过是些夜里聚群交配、乱跑的狗拉的狗屎,有人晚上出来拉野屎,头天傍晚收工的黄牛拉的牛粪。早起拾粪,锻炼了身体,清洁了环境,施到地里养庄稼,也是传统乡村生活、生产体系里的一种习俗,是否也可以成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中的一项?哈哈。朦朦明中的拾粪老头,再见了。

拾粪老头,应该是村庄里看到诡异的事情最多的人。在我的印象里,他们少言寡语,不爱在人堆里说话,即使看到了些朦朦明中的事,也不说出来。或许这也是“行规”,如果看见了就说,有可能被人报复,以后就不好再早起拾粪。所以你偷你的鸡,我拾我的粪,都是在朦朦明中谋营生,别多管闲事。

在冬天,朦朦明中,还有一群摸索着走路的小不点,小的六七岁、大的十二三岁,冬天天亮得晚,他们早起去村头的小学上第一节朗读课,下课回家吃过早饭,再接着去上上午课。我的三弟读二年级的时候,本村小学凑不够一班,他们几个小盆友,就去了前庄的小学,冬天五点钟起床,有时候起晚了点,院子围墙外,他的小伙伴就开始喊他的名字,叫他快起床。稚嫩的童声,在冬季的朦朦明中,像天上还没散尽的星星,冰凉,明亮。现在他们这些小星星都散去了,有的小星星竟然都结婚组织一个小家庭了,而我当初是看着他们长大的,还没有成家。我三弟上小学的时候,我特别担心他,因为那么小,要在朦朦明中穿过两个村子之间,走五里路。好在我们祖上没办什么缺德事,保佑后代一切平安,大吉大利。

主题相关文章:

6 条评论

  1. 火山:

    作者是山东菏泽人吗?看标签“鲁西南”是错不了的。
    文章写得真好,我小时候上学也是那样子,不过那是初中的时候了。
    拾粪的人现在早就没有了吧,没有人干这个了。
    小的时候,村里的人都把自家猪圈(用现在的说法就是WC)里面的人和牲口的粪便用车子推到村头的路边上,然后用水和泥给包起来发酵。可能这样子会让肥料更充足吧!
    用现在的医学角度来说,里面应该很多细菌吧!可是那时候就很少听说有人因为这个而生病的,劳苦的人命硬!

  2. dadishang:

    是的。
    现在都施化肥,不过大家都知道还是积的肥施到地里庄稼长得好,嫌麻烦,甚至没条件积肥

  3. nokia23100:

    家乡的小学校就盖在原来村口面积客观的堆粪场上,现在只有田间地头还有积肥和粪池的一小块地方;村里的大牲口基本上被机械化的农用车取代了,赶车的老头儿也都老得赶不动车了。
    转贴《太平风物》的读后感如次:http://www.douban.com/review/1314321/

  4. dadishang:

    专门为农具写的书啊,回头找来看看

  5. 小豆:

    每次看lz写的句子都好有亲切感,想来是跟我们家离的很近
    是菏泽单县么?

  6. dadishang:

    对滴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