扛活记:那些可爱的

扛活干活用了活字,生活存活也带了个活字。人生就是活,汉语就是好。
写《砍柴》,让我忆起了其他一些好玩的。算是补注,敲下了,不然就忘记了。

紫胶。记得我介绍过的,是一种肉眼难辨的小虫虫吃了紫胶树的汁液后拉出来的屎。
紫胶虫虫小到这样?至少这辈子我没有看到过比它们更小的虫虫了,显微镜下的细菌不算,我儿子都知道那不是虫虫。

这屎什么样?附着在小枝干,上等的肥厚,呈现琥珀色,能将大拇指粗的树枝包满了,长几寸到一尺。下等的脆薄,猩红色,生得零散。

紫胶虫虫如何繁衍?不知道,只知道它们中的一部分经年不死,冬天躲在胶中,开春就爬出来了。所以采紫胶的时候,每棵紫胶树都要留一两枝长得好的,做种。采下的也要留一小部分带枝的,万一哪棵紫胶树上的虫虫经不住冬天死了,春天可以把带枝的紫胶绑上去,下种。

紫胶怎么采?用一根细长竹竿,头上安一个带弹簧的大剪刀,连一根绳子,在树下就能控制剪刀的张合。我不会画图,这机械结构就忽略了。

紫胶干嘛用?我知道的就是用在子弹、炮弹的弹头和蛋壳(错了,弹壳)两者的链接(错了,连接),属于战略物资。当地的忙怀农场又叫紫胶场,好几座山都归农场管,严禁任何人擅自采紫胶和砍伐紫胶树。

紫胶和我有什么关系?呵呵,就和苞谷地、燕麦地、荞麦地收过之后会有遗落一样,紫胶林采过之后也总有多少漏网的,有时是某根高处的枝条,有时甚至会是整棵树!没有任何记号,但大家都能看出哪些是留种的枝条,不会去动。采到漏网的紫胶,可以卖给供销社,农场并不禁止。上等的一市斤1.5元,差的也有8.、9 毛,比猪肉金贵。
采漏网的紫胶靠运气,所以很刺激。

主题相关文章:

One Comment

  1. 七月:

    错了,蛋壳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