味,曾拥有—–泥鳅炆芋头

墙根的红色袋子里躺着几个芋头,里面还有黑泥,它们是哥哥从老家带来的。

下午,下着小雨。我从市场带回一斤泥鳅,放入清水,漂尽它们体内的泥巴。

早年在老家,泥鳅是我们饭桌上经常出现的菜肴。水沟里、稻田里、小溪里有许多泥鳅。初夏,给禾苗施肥的邻人经常可从稻田里抓回不少泥鳅。到了盛夏,泥鳅纷纷游进活水里。我们背着竹子做的工具去稻田边的水沟、小溪里捕泥鳅。捕一次就是一上午或一下午,往往收获颇丰。然后把它们放进清水静养几天,去除其体内淤泥,那样味道更鲜美。秋天,溪水干涸,天气转凉,泥鳅钻入泥土深处。我们漫田漫野寻找泥鳅留下的孔洞,挖开,鲜有失手。大人则很干脆的扛着锄头去挖,少了用手挖的曲折辛劳,但也没了那等待的美感。

话扯远了。

我取出小刀,把芋头一个个去了皮。切成比较厚的片(芋头很滑,切的时候要小心,否则切了手,痛不用说,坏了芋头的味道则亏大了)再准备好作料:姜,蒜,酒(米酒最好。酒的好处在除腥味和灌醉泥鳅——让它们不至于死得痛苦,而是在迷梦里结束一生),花椒,八角,辣椒(一定要辣,否则不过瘾。但是吃的时候要小心,不可急速,不然呛到的滋味不好受)香葱。把它们都放在一边。

料理泥鳅:滤掉水放入器皿,加盐,放酒,还有酱油。注意要赶快盖上器皿,防止泥鳅受刺激飞出来。等到泥鳅差不多绵软无力时,放入八角和姜,并加少许水,盖上器皿。开火炖一段时间。同时,另一边烹煮芋头。芋头变软,吃起来不会有声音,就可以把炖好的泥鳅混进去了。泥鳅不能烹煮过久,否则绵软得一塌糊涂,筷子都夹不起来。剩下来只是调味,假如是野生泥鳅和好的芋头,可以少加鸡精,因为本身已经够鲜美。起锅,洒上香葱。

泥鳅炆芋头的精华在汤(正因为此,常常急不可耐的喝汤,而忘了汤的滚烫,所以每次吃完,嘴里就会脱一层皮,屡教不改)汤浇在饭里,不知不觉就吃了几碗饭,还意犹未尽。

主题相关文章:

2 条评论

  1. 天籁有因:

    咳咳咳,请允许我被视为伪善地说一句:看起来很残忍……

  2. 玫瑰花:

    向你多加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