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找粗活儿

玉成号的作坊,在一座新式的小区,世纪新苑,房子是复式的楼房,既是作坊,也是家。为节约空间,画板做成活叶扇,固定在墙上,画完一扇,合在墙上,画另一扇,房子也不太拥挤。小区北门过一条马路就是京杭大运河杨柳青河段,这条河以前可到山东临清,现在建成了运河公园,河面清洁,垂柳、草坪满目,世纪新苑在杨柳青要算得上高端小区。一面传统的店旗,“玉成号画店”,悬挂在小区一角的二楼窗外,显得另类突兀。一位朋友之前去拜访过玉成号,当时刚搬过来不久,古一张(霍庆有先生艺名)说,老房子拆迁,搬到楼房里,年画也没味了。这种感觉,可能像不能品尝味道的舌头,画笔起、落,自己都不知笔下能出来什么味。

在二楼,陈列着霍家收藏的一些老画,我当然还是喜欢那些老宝贝,可惜禁止拍照,不能拍下来发上来,霍树林(霍庆有先生之子,02年辞去邮政局的工作,继承家传手艺)说担心有人拍照拿去印刷。我特别喜欢其中的一套三国戏条屏,从前买年画,可不是只买门神,中堂、条屏、床围,过年也要用新画装饰一新。在现在的市场上,杨柳青的画以画工细腻为特色,在这批老画里面,多数还不如现在的画工细腻,但是颜色有活气,笔触带着动势。画工再细,一笔一笔描摹,只能算填色。复原老画,已不可能,首先以前用的矿物颜料已不能凑齐。而且老版珍贵,每着一次墨,就会造成一定的损坏。玉成号每年大概用老版制作十几张画,价格每张几百块钱。民间艺术,同油画这些艺术,在价格上还是不能攀比的,如果每张也能买几百万,我想大家出精品的动力也会增加。既然用途已经脱离了生活,做艺术精品,卖高价,可能更有助于传承。在旅游纪念品市场上流动,这块市场很难出来高质量的作品。

杨柳青画,以前画工分为细活、二细活、粗活。细活费工夫,卖的贵,富裕人家买,二细活,面向大众市场,粗活,了了几笔,纸张也粗糙,有个年画意思就行。粗活画,数高密扑灰年画最粗放,沾灰刷出来底稿,涂上颜色,好比国画中的写意画。在高密剪纸手艺人老范家里,我见到过一张以前的扑灰画,到姜庄走访了几个画室,看到大家已经改掉了粗放的习惯,画工笔画一般,谁画的细谁画工好,讨巧的办法是刻意画局部头发丝,其他部分了了草草,商家销售时,跟顾客展示画出了头发丝,所以是一张好画。

现在的民间艺术,不如以前的好看、耐看,不能全责怪民间艺术的手艺在退步,市场如此,有什么订单,画什么画,靠手艺吃饭,不是搞精神追求。市场的需求状况,反映社会的大众审美状况,想到此,不得不疑惑当代人的审美能力较之过去在退步。历史进步,人在退步。到底是进步,还是退步。没法说。

主题相关文章:

4 条评论

  1. 冯三:

    审美能力这事,也不能说退化还是进化吧……倒是分化的很严重
    而且,我觉得当代最缺的是对不同审美的尊重

  2. dadishang:

    审美是会发生能力退化的情况的,正巧看一本书,引用一段资料“在这种传统社会里,某些时候是可以比在工业化的社会里更容易看出电视的社会影响的。萨摩亚的节目收看率属于世界上最高者之列。结果是家家户户现在晚上不再去参加村里的活动而呆在家里。他们从电视里看跳舞比自己去跳舞更经常,听唱歌比自己唱更经常,他们不再去“讲故事”而宁可是“听故事”,在对电视有更多的经验之后,他们可能会做出调整以保持更着重于萨摩亚生活的传统活动。”
    我觉得可以这样理解,电视节目也参与了让人的审美能力退化的过程

  3. 冯三:

    哦,我原来理解错了,忽视了“能力”这个后缀

  4. dadishang:

    这个词也不正规,我是说大众审美的变化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