扛活记:脱土坯

脱土坯是我干过最多的活了。

刚到忙怀时,当地没有几家单位,父母所在的卫生所也只是孤零零的一间房。一年过后,税务所、木材站、防疫站冒出来了,最后一批外地知青也进驻农场。一时间土木大兴,各种材料短缺,包括砌墙用的土坯。忙怀也多了不少外地人,烧窑的,做木匠活的,脱土坯的。

为省去搬运,拖土坯一般在建筑工地附近,但还是有一个择地的问题。三项:要有向阳的平地,要有沙石较少的黏土,要有水源。
有外地人加入,这活技术性又不强,所以竞争很激烈。关键在先下手占场子,也就是整理出一块平地。但有的人光顾着场子的大小,忽略了其他两项。场子老大,泥坑老大,两者却相距数十米,在他来回一倘的功夫,我们四五个土坯都脱好了,让人发笑。

干什么活都要讲究科学,从以下介绍,你能看出我们的流程还是蛮科学的。
早出门到了工地,我负责把三天前脱的土坯(已经快干透了,正侧翻晾晒)逐个修去毛边,把两天前的逐个侧翻。大哥挖土,倒到池子里,拣去碎石,放水醒着。然后是一段时间的空闲,我们一边说话,一边在木头上斩稻草,斩成三寸长。快到中午,两人一起把三天前脱的土坯(现在已经干透了)码好,然后我平整场子,大哥踩泥――撒上稻草,把泥巴充分和匀。拌上稻草,可以让土坯变得更紧结。踩泥在砖瓦窑是水牛的活,我们没牛,只好把自己当牛使了。踩泥很好玩,就是怕碎石拣不干净,割到脚丫。

泥要踩透醒透,干湿适度,稻草量要足,这是前期准备工作的要领。否则土坯干了以后容易断裂,不能用。

然后回家吃饭,让泥继续醒着。

正式脱土坯了。准备一桶水、一把稻草,把脱土坯用的“范”清理干净。模范模范,“范”就是模,模子,一个标准尺寸的长方形的框子。上部略凹,脱出来的土坯也是上部略凹,为的是砌墙的时候填沙灰,完全平整反倒不好了。也有的人为图方便,把这凹陷的弧度加大,这和用假秤一样,是造假行为。

运泥和脱土坯,前者累手脚,后者累腰。我和大哥是轮流来,正好调剂。脱土坯讲究规整熟练:置好“范”,稻草蘸水,把内边框抹一遍,抓一团泥巴用力砸进“范 ”中,四角用拳头捣紧实,再用手掌按压一遍泥巴,右手蘸水,用力沿“范”的上缘抹,除去多余的泥巴,甩到旁边的泥巴堆中,双手再蘸湿,快速将土坯表面抹光洁,抓住“范”的两端向上提,起。20秒钟,一个方方楞楞的土坯就成了。

这里面水的作用是润滑,首先捣紧四角,因为四角不易着力,空了就不方正了。累腰是因为这些动作都是弯腰进行的,连续不间断,如同插秧。是,是像插秧,收工的时候,场子上的土坯应该是间隔合理,横纵笔直。

码土坯也有一定格式,横二纵三为一单元,连续五或十单元为一层,为的是好清点。每层的纵横要与上下层错开,为的是着力相互牵扯,不会倒。有的人贪小利,把断裂的土坯码也进去,甚至将当中架空。未到验收,码好的土坯轰然倒塌,全部作废,自己只能跺脚骂娘。这样的事我每次看到,只笑,一点同情都没有。

对了,总结一下。每个地方用的土坯都有固定尺寸,当地的是长一尺,宽5寸,高4寸,个头比北方的的稍小。价格以100块计,每100块土坯一元两毛。平均一天我们哥俩能脱250块土坯,得钱大约三元,这比单位职工收入要高。

再感慨一下。现在劳动力太不值钱了。看到一个消息,说中国农村有30%的村庄已无民工输出,中国已经进入劳动力短缺的时代,但愿这条消息是真实的。扛活是辛苦的,辛苦应该得到相应的回报,包括尊重和钱币。

主题相关文章: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