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野眼

[小孩子走路不专心,东张西望磨磨蹭蹭,大人就会断喝一声:“别在那儿卖野眼了,赶紧点!”],卖野眼,河南方言,在“一个人游游荡荡”的博客上学到的这个词。

今天周六,磨磨蹭蹭,在外面卖了一回野眼。

先说一个“东打听西打听”的。

北京的煎饼果子
西海子早市北边,过通惠河桥,这条短街差不多100米长,有三家我觉得值得推荐的小店,一家谭记吊炉烧饼店,吊炉烧饼算是北京的传统小吃,一开始我以为店主是通州本地人,春节过后一直过了正月,他们才开门营业,一打听原来店主是内蒙人。挨着烧饼店有个豆腐摊儿,没门面没牌子,卖完收摊儿,前店后作坊,这家是本地人开的,自己做的传统卤水豆腐。第三家,一个小门脸,挂着一块小木板,红漆刷了两个字“煎饼”,店主是一位三十岁左右的大姐,我喜欢吃这家的煎饼,平时上班不怎么顺路,周六上午去西海子,顺路买一个煎饼。我经常看到店主伏在里面的桌子上睡觉,心想生意这样冷淡能支持吗,今天还是这样,喊起来店主,说今天又碰上您睡觉了不好意思,店主说上午最忙的时候过去了,天天5点就营业开始忙。前几天的一个早晨,小石发短信说看到北京路边的煎饼摊又多了,很高兴。能理解一个在国外生活过几年的北京人看到煎饼果子的心情。去年为了迎接国际盛会,街上推车卖煎饼的少了,最近管理可能宽松了些。等着烙煎饼的空隙,跟店主多聊了几句,她是江苏人,这个煎饼门脸儿已经开了7年,月租500,只卖煎饼,她从江苏到北京已有10年,大概21、2岁的时候开始经营这个煎饼店,一个人,一个摊饼的炉子,在这间小门面房里,天天如此,真耐得住。其他地方的特色小吃,多数是本地人制作经营,煎饼果子是北京的特色,摊煎饼的人大概多是从外地来京谋生的人。

正式开始卖野眼。

二十年后我打不过你
早市门口人多,我一边捧着煎饼吃,一边走,听见身后一个男的说“二十年后我打不过你”,扭头看,他是在跟一个坐在婴儿车里的孩子说话,孩子让他逗哭了。

夏天谁都没劲儿
西海子走廊亭子下,票友在唱戏,今天嗓子都没带来,唱花脸的唱着唱着听不见声了,两国交锋龙虎斗,斗到半截下来了,说昨天喝酒太多,嗓子还没醒过来。唱梅派的一位老奶奶,鼓动唱程派的去唱,唱程派的说不行我也没劲儿,“夏天谁都没劲儿”。

八十五岁喜洋洋
西海子公园里有一位常年在这里乞讨的老头,衣服虽说打满补丁,不过还算干干净净,不主动向人要钱,一起听人唱戏,他席地而卧,一边睡觉一边听,我倒有点羡慕他。今天看见他盛钱的搪瓷缸子边上放了一块牌子,心想他也要学街上的乞丐,写苦状麽,停下来看,行书毛笔字,一点不拖泥带水,写着“八十五岁喜洋洋,全靠大家来帮忙,一毛两毛不算少,两元三元那更好。谢谢合作”。
四惠地铁车站出口,有一位一条腿戴假肢的小伙子,常年在那乞讨,也是不主动要钱,困了就依墙上睡觉,有一次我看见他在路上走路,戴着假肢,昂首阔步,从此开始佩服这位小伙子。
虽是乞丐,有人活得洒脱,有人活得昂扬。

主题相关文章:

7 条评论

  1. 七月:

    嗯,有时候看到这些可爱的人儿,真的是美好得很 ~

  2. dadishang:

    还有些可憎的人,太不美好了

  3. 天籁有因:

    1~~提到俺的博客了,小激动下……

  4. dadishang:

    一看到你的野眼就喜欢上了

  5. 微风走廊:

    我家江苏宜兴也有这种说法,望野眼,我觉得这样更确切,望和眼更匹配

  6. super越:

    那请问您知道谭记烧饼搬到哪里去了吗?我妈妈特别喜欢那个烧饼啊

  7. dadishang:

    听他们说过没记住,好像有个潞字,不确定西潞苑哪儿还是小潞邑。你如果找到了,麻烦也来告诉我一声好吗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