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杂院二三事

dongsi.JPG
dongsi-siheyuan.JPG
dongsi-hutong.JPG

  这些照片是今年三月照的。那时东四的胡同开始了危房改造工作,就是把所有的公房拆了重建,拆的很彻底,从砖到房梁全都换新的。这个工程历经三个月,到现在快收尾了。我看着这些照片时会想如果自己的家变成一堆破砖乱瓦该怎么办。但我家是私房,没有列在重建范围内。说实话,没有被拆了重建我很欣慰,然而今年的雨季我们也依然要对着漏雨的屋顶一筹莫展。我说不清面对几间有些破败的老房子时该用什么心境,总之我很沮丧。自从把生活和工作陆陆续续挪到五道口后,我已经搬离这胡同里的大杂院两年,不过差不多每周都要会回去看看,里面还住着我别的亲人,而我的很多东西也还没搬走。

  胡同口的那些小店开了又关,似乎没有什么能做长久,周围的街坊看我回来会和我打招呼,津津有味地研究我到底胖了还是瘦了,有的阿姨还会像四年前一样问我,什么时候毕业…每当这时,我总会僵住表情,不知道如何解释。因为如果我说我已经工作几年,她们都会感叹,哎?你都这么大了?看来我们真是老了,哎…然后就摇着头离去。我着实不愿看到这样的情景发生。她们宁愿看到那个风华正茂的大学生,或者在早一些,早到我还年幼无知,经常摔进下过雨后院子里的积水中,而她们会眼疾手快的跑来把我扶起,给我一块酸三色,那时他们多么神采奕奕,仿佛能拯救这个世界的女超人。每个人都不服老,虽然我现在天天叫嚣要退休之类,但到那时我的失落肯定比她们好不了哪儿去。

  我在南方的好朋友有一天问我,你们北京姑娘是不是有一天都会变成《我爱我家》里何平那样,一天到晚的劳碌命,嘴皮子还不饶人。我不确定这种性格会不会随着胡同里拆了又盖的房子渐渐磨平,但我最担心的还是今年漏雨的屋顶能否挺过一个夏天。
  你看我还没到三十岁就开始学着操心了,好吧。

主题相关文章:

One Comment

  1. 傀儡尫仔:

    哈哈,是“和平”,姓和的,自称祖上是满族人。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