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下·所以

上篇

“这好像是一道流水,大约总是向东去朝宗于海。它流过的地方,凡有什么汉港湾曲总得灌注漾徊一番,有什么岩石水草,总要披拂抚弄一下子,才再往前去……”你像那水流,走在傍晚的小路上,伸出所有的触须,感受那里的一切。寻找可以带来遐想的细节。例如,一块压瘪的酒瓶盖,你踢着踢着就踢出了一段故事……
巷子转弯处,一条狗在门前寂寞地叫,屋子是老的,门是木的,灯光是幽暗的,于是你感觉很东方,很古诗意境。你差点醉在里面,慢慢离开,狗跟着你,不停地叫。你掉了一地鸡皮疙瘩,古诗意境消失一净。多年来,你还是怕狗。
狗声不见,你又像蚌壳一样打开。路边的老房子,浓的化不开的树荫,清冷的路灯,它们在一起让你觉得像剧照。墙上驱邪的图案被岁月腐蚀得面目全非,你想象人们曾经虔诚的样子。

那是一道闸,也是桥。你以古代的速度走上去,站在上面,看一看天空,看一看树木,看一看水面。你希望此时,有人在某个窗口看你。
你慢慢走下桥,没有挥一挥衣袖,没有带走一片云彩。你与一个个沾满暮色的路人擦身而过。你打开耳朵听他们谈论,不为什么,只为听见生活的声音。一如你用看春天的目光看菜市场忙碌的样子,也不为什么,只为看见生活的影子。
“这就是生活。”

下篇

那是一条流向太阳也流向月亮的河流。你一如往常,来到它身边。你沿着河边,吹了一段路的风,想了一段路的心事。
你找了一块石头,像其他人一样坐下来。
你侧身,打探河两岸的世界。两边的世界带给你不同的思绪,一边是呼啸而过的车灯、是波光粼粼的灯火,是隆隆的马达声……一边是香蕉叶的剪影,是夏虫的叫声,是一洼一洼的水塘……它们都是你的思绪,杂乱无章,互为悖论。
突然间,你感觉河流离你很远,她离你很近。

你走了。
路边木屋下的狗用忧伤的眼神看着你。突然,你终于掉进了乡愁的陷阱。
于是,“吱呀”的木门的声音和飘来的晚饭的香味都让你如患重疾,目光戚戚。
回去时,路边小饭馆人声鼎沸,顾客光着膀子吃饭或者打台球,汗涔涔的厨师像极了你印象中的乡野厨师:一边抹汗,一边颠锅。
整个场面在迪斯科节奏的渲染下,有后现代的味道。
他们带着在故乡生活的影子。你路过那些影子,产生了交集。

天空滴落了几滴雨,把你从想象中唤醒,仿佛上帝用手指捅一捅你:hey! wake up!

所以

这一幕幕的景象,好比一副扑克牌,随时都可以打乱。似乎毫无逻辑,细想一下,又有其内在的逻辑。把它们串在一起的是隐秘其后的诗意。
我抓着它—–细若游丝的诗意—–一如海边浴场的保护绳,等待一波一波的回忆冲击我。起起伏伏,跌跌撞撞的样子也将是我们一生的写照。

写这么一篇文章,是给沉闷的日常涂抹颜色,也是给失落的内心搭建避难所。

主题相关文章:

  • 暂无相关日志

3 条评论

  1. 七月:

    喜欢这篇

  2. 七月:

    又看一遍,想起来高行健的 灵山 .

  3. 远行客:

    写得真好,背后的隐秘的诗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