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台】南疆的音乐笔记

民歌笔记第十期
南疆的音乐笔记

0:00 柴以卡玛–杜谢别克
5:40 阿合齐–杜谢别克
14:42 克尔克孜手机铃声
18:07 Küidüm Chok—Zainidan Imanaliev
20:57 玛纳斯片段–萨尔达洪
27:45 玛纳斯片段–艾什马特
37:28 玛纳斯片段-小玛纳斯齐
41:04 阿亚特—阿布都和利
46:29 卡尔卡夏瓦汉–阿布都和利
48:07 厄斯汗木卡姆--胡赛因亚克亚
54:24 拉忆拉海依拉海–乌不里艾山等

以上录音除Küidüm Chok外均由魏小石录制,属公众版权范畴。


flash流媒体格式,请稍等节目缓冲。
本节目由魏小石制作、主持。

关于田野录音:
在刚刚过去的这个5月,我有一个机会去南部新疆拜访一些民间歌手,于是在南疆的和田、麦盖提,乌恰,和阿合齐做了这样的一些田野录音。需要解释一下,我并不是一个研究新疆地区文化的学者,我做的,仅仅是去尝试怎样利用我掌握的录音技术去还原一段音乐表演。
人们在反思音乐文化的时候,经常会提到“文化空间”这样一个概念,因为音乐是个多维度的事物。在现场听音乐时候,我想每个人都有这样一个感觉:演奏音乐的人的一举一动和他的表情,以及周围人们发出的细微的声响都会影响听众对音乐的感知, 按照时髦的话来说,听众在感受的是一种“气场”。这种气场当然就是立体的:人就是这样一种对声音无比敏感的动物,当一个听众站在不同的位置,声场的改变会让人感知到完全不一样的音乐空间。
田野录音和录音室录音的最根本的区别是,在田野录音里永远没有“再来一次”的事情:民歌手们演唱的第二次通常就已经被刻画了很多不自然的因素。因此,一个田野录音师要做的,是用最快的速度调整好设备,前提是这些设备还不能阻碍民歌手的表演。另外,很多细节也都影响了田野录音的质量,比如录音师站立的位置很可能会影响民歌手演唱的方向和角度,因为民歌手本能地会面向录音师去演唱。这些都算是田野录音的魅力吧。

关于南部新疆的文化:
在新疆,本地文化的强大来自于他们民族语言的使用。无论是维吾尔族还是克尔克兹族,他们都有属于自己的传媒体系和流行文化体系。比如,我留意到了当地百姓的手机铃声,这个片段是一个最好的例子。在他们的流行文化中,民间音乐已经渗入到了日常生活的每一个细节中。可以听得出来,这个手机铃声的片段不仅被高度艺术化了,而且还很好地保留了克尔克兹民间音乐里的特有音色和节奏。

玛纳斯是克尔克兹民族的口头传统史诗。 关于史诗具体的内容我没有资格过多介绍,我所观察到的,是这种口承史诗的形式在当地的社会里有怎样的重要作用。唱史诗不仅仅是在传递历史故事,更是传承民族的精神、内心的感情、和外在的感情。艾什马特在演唱这段玛纳斯的时候非常动情地哭泣了起来,这让我联想到了哈尼人在演唱迁徙史诗时候也会有类似的伤感。我在想,是不是祖先的遗产留给我的其中最宝贵的便是这种伤感。人不是一种大喜大悲的动物,淡淡地、也从不间断的伤感才是人类文明发展的一条线索。这线索让人们能自省,能彼此独立,却也不忘记互相温暖。懂得去伤感的民族,是能自省的民族。反思一下,在现代社会里,当美国式的穷开心被我们吸收的时候,我们失去的是什么。

关于“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
一个值得注意的事情是,在这次田野旅行中,我深刻地体会到了民间文化归属权的问题。随着近年来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运动的开展,民歌的录制和表演逐渐成为了地方政府的政治宣传工具和商业工具。民歌在少数民族地区成为了一个敏感话题。如同中国早些年的房地产圈地一样,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成为了地方权力买断歌手资源的运动,很多歌手必须要在乡领导的同意下才能外出演出,或者给外来人表演。并且,乡政府成为了这些民间艺人的全权代言人,政府负责对表演收取费用和管理分配。
而事实上,民歌手的实际情况是怎么样的呢?在这次旅行里,我听到最多的便是他们的抱怨。有歌手说外面来的学者到最后一张照片也没有给过他们,有人有一次他私自为外面来的人做采访,领导知道了,就扣了他们一辆车,。总之,国家体制管理下的民间歌手的权益,并没有得到很好的保护。不仅仅是这样,民间文化的听众们也从先前的百姓变成了有钱有权势的人。在这时,我想应该反思的是,作为国家体制一部分的学术和事业系统,到底起了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resize-img_2846.jpg
resize-img_2856.jpg
resize-img_2839.jpg

主题相关文章:

9 条评论

  1. dadishang:

    非营利非官方组织的缺失,社会公益事业难免变成一种利益工具。

  2. dadishang:

    在社会审计社会监督不完善的情况下,非营利非官方组织也会出现问题。

  3. fm100:

    之所以一直关注魏小石,因为他一直在关注弱势群体。

  4. 针线笸箩:

    微笑时的声音还是那么好听,似乎比上次苍老了一点
    当然,民歌也好听的要命。

  5. 少年:

    小石,你应该讲讲具体遇到的那些基层干部的表现。

  6. 龙文:

    小石,经朋友推荐我看了青马,希望多交流。电台这部分尤其吸引人,大概是因为非常直观的缘故吧。 不过有一个问题我要指出,你上面注明“以上录音除Küidüm Chok外均由魏小石录制,属公众版权范畴”这句话有歧义。从版权法来分析,如果你是录制者,只应对你的录制品本身享有录制者权,民歌和史诗的表演和说唱者仍应当对他们自己的表演享有表演者权,符合作品条件的甚至可以享有著作权,因此,你说以上录音属公共版权是不确切的,你自己似乎不宜代替相关的权利人来宣布It is free。你自己在文中也提到——“如同中国早些年的房地产圈地一样,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成为了地方权力买断歌手资源的运动,很多歌手必须要在乡领导的同意下才能外出演出,或者给外来人表演。并且,乡政府成为了这些民间艺人的全权代言人,政府负责对表演收取费用和管理分配。”实际上这种“圈地”就是建立在公权力以及所谓“精英”们对于弱势群体(他们实际上是知识财产权利人)的私权利的不尊重甚至蔑视的态度之上的,而作为一个关注弱势群体文化存续和发展的人尤其要重视“权利面前人人平等”这句话的分量,弱势群体在很多情况下弱在不知晓自己的权利,自然也就无法去争取这些权利应当给自己保障的利益。说了这么多,其实是想建议你加上一句话——“以上录音中所记录的民间音乐由特定的民间艺人表演,民间艺人对其表演享有表演者权利,对其录音的使用应当获得表演者许可。”

  7. 小石:

    有道理。作为一个录制者,这是我表述不当的地方。谢谢提醒。我提出遗产问题也是希望引起相关的讨论。另外,我并无意在和他们达成进一步协议的前提下去传播这些音乐,也不会提供任何下载的渠道。

  8. NOMADICO:

    请问41:04 阿亚特—阿布都和利 能够找到下载或英文吗??谢谢 太美了!

  9. NOMADICO:

    啊 我又看了一遍 原来是您录制的 看来是下载不了了 但是由衷的表示感谢分享这些来自同一灵魂部落的声音。shanti love&peace.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