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菜记:引水

河谷的大气候受印度洋季风影响,比起太平洋季风,它准时而刻板,所以河谷干湿两季格外明显。7、8、9三个月多雨,是雨季,其他时节少雨,是旱季。8月的 “黄泥雨”能昼夜不歇地下半个月,地上泥水横流,天上雨雾茫茫,人畜东西难辨。而在4、5月,数十天不见一滴雨也是寻常事。人要饮水,地要浇灌,引水是一件要紧事。

高山上有积雪,雪线下有森林。森林能蓄水,保证溪涧常有流水。引水,就是开一条窄窄的沟渠,将几公里外的溪流引过来。在我们到忙怀之前已经有一条这样的沟渠,供应下方几家单位的用水。每家单位在水渠旁开一个小口,把水引到下方。开口大小关乎水渠“下游”会不会断水,完全靠君子度量了。菜洗到半途突然断水,飞奔到半山腰查看,是寻常事情。

如果你知道红旗渠的故事,你就会明白,依着山弯修水渠是一件很难的事情。一,要保持合理的坡度,要计算。坡度太大,水流太急,会混浊。如果贪图方便,水渠还没有修到,就把水源处和用水处的海拔差用光了,那这水渠就废了。二,要尽量减少流失和蒸发,合理清淤。淤泥的黏性可保水,多了则水流不畅。

前面说了,我们整了个蓄水池,蓄的就是这股溪水。种上芋艿之后它依然发挥着蓄水的功用.天旱,水不够用,想其他办法。西边的沟箐(后来也被我们种上了芋艿)距离数百米,山势缓和。上方长有许多野果,夏天常有成群的金丝猴出没,声音尖厉,正午吵扰不休。但沟箐树叶和腐植淤积太厚,几乎看不到明显的水流―― 水都在下面。这样的水是没法喝的,灌溉应该可以。

我们一段段挖开腐植,找到一个明显的渗水处。从农家用竹管接屋檐水得到启发,弄来几十根毛竹,破开,除去中间的结疤,两段毛竹首尾粗细相接,毛竹中段和接口处以支架支撑,一直延伸到菜地,水便没有一点流失地引过来了。后来,这种引水方式在忙怀当地被广泛采用。再后来,我看到南方一些古老村落也这样引水。
我们离先民并不远,高兴。

主题相关文章:

3 条评论

  1. 七月:

    蛋壳,以后来跟你学种地哦 ~

  2. 蛋壳:

    七月,我的手艺早生疏了,怕也得从头学起。而且现在的蔬菜品种那么多,对新品种对习性一点不了解,这也得学。
    到干不动单位活,俺就寻块地,读自己的“老年大学”吧。

  3. 七月:

    没事,我只学种土豆,还有甜豆 ~~~~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