炸酱面二三事

我想说说炸酱。然而一种酱到底有什么可说的呢?做法吗?于是我跑去问我妈,她摆出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架势,就又吩咐我去剥葱切肉了。就像小学徒要先为师傅刷马桶一样,是个必须的过程。这个比喻虽然有点儿恶心,但道理是一样的,我只好悻悻从命。于是我求助了一下百度,大概知道了。所以我不打算在这儿赘述,反正天下百度一个样。

在我家,炸酱不仅以一种拌面作料出现,它可以搭配各种主食,应用范围之广确实值得称道。比如,我喜欢用来拌米饭,如果是夏天,我还要把炸酱拌饭裹在生菜叶子里吃,还有抹馒头和夹烙饼,像酱豆腐那样,这是我爹的钟爱。当然,我还用炸酱烤过披萨,因为永远控制不好火候,这种做法显得比较恶搞,最终失败了,我感到对不起酱和面饼,在这里就不推荐了。

在我的最初的记忆里,我家的炸酱是用大油和肥瘦肉馅的,凉了以后上面的油会凝固,白花花的一层,像极了那时硬邦邦的奶油蛋糕,这导致年幼无知的我总对着酱碗不可抑止地冥想。我四五岁时,植物油还是个奢侈的代名词。那时的酱是我姥姥炸,每个月都要做一次,放在一个大搪瓷碗里,酱里的肉馅却很少,吃到一粒便像中奖一般。但如果有人问我最爱吃什么,我依然会斩钉截铁的说“炸酱面”。吃炸酱面是要有面码儿的,黄瓜丝、白菜丝、心里美萝卜丝、豆芽、黄豆…其实据说讲究的面码儿可以有十几种,我似乎也在一个比较隆重的场合吃过,但记不清了…当然吃面还要有醋,最好是腊八醋。一堆东西加进面里,蔬菜咬起来咯吱咯吱,吃面的声音顿时变得悦耳动听,而感觉也是酣畅淋漓。

后来炸酱的人变成了我妈,她用植物油,也把肉馅换成了肉丁。依然是面码儿和腊八醋,但因为有了肉丁的加入,面吃起来更加酣畅淋漓。

很多人问我炸酱的事,比如为什么我不学做。我也问我妈我啥时候能学,我妈总说,到时候就会了,当年你姥姥也没教过我。我妈从来都认为做饭不是教出来的,事实证明这种想法非常正确。有时我会在厨房看炸酱时锅里冒出的白烟,一样的烟,一样的味道,气味总是准确无误,似乎这就是一个菜谱,也分不清是谁留下的,但却告诉你,做出这个味道,就可以了。

主题相关文章:

7 条评论

  1. jinse:

    我喜欢炸酱面啊,这一口儿还是自己家里做的好吃.外面卖的永远不行.我最喜欢黄瓜沾酱吃。

  2. 小禾:

    大学有近一学年每天吃一顿面条.有牛肉炒拉面,有番茄蛋炒拉面,或者炒刀削面.佐以大蒜瓣,多家店主以为我是北方人(恐怕我的长相骗了他们).后来吃蒜成瘾,以至”无大蒜,不炒面”,渐渐我开始怀疑我骨子里流着北方的血.

  3. 李青菜:

    喜欢这个调调儿,更喜欢炸酱面~

  4. 连帽衫:

    我也喜欢用酱就着各种主食吃。南方的酱肯定没有北方好吃,料就没有这么多,似乎俺娘亲就只放过花生、豆腐干和肉丁。
    吃酱的时候,找肉是我最快乐的事。因为肉丁和豆腐丁差不多大小,颜色又很相像,每次吃就像寻宝一般,期待下一块是肉,很有意思。

  5. 陆青年:

    你妈跟我妈一样的观点:到时候就会做了。
    还好我已经会做了。

  6. lulu:

    自从毕业以后,已经快一年没吃过炸酱面了……。

  7. mifix:

    我感到对不起酱和面饼,在这里就不推荐了 __ 从这句话里体会到了深刻的愧疚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