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祖娭太快快来

  断断续续看了法国民俗学者劳格文主编的《客家传统社会》。喜欢这本书因为里面的文章大部分是由当地人自己撰写的本地风俗志。以前地方上的士绅把撰写地方志当作自己的责任,士绅这个群体已经消失在历史长河里了,撰写地方志成了地方政府史志办公室的一项工作。我翻看过这类地方志,好像在读地方各级党委的工作志,参与撰稿的作者,他们有丰富的撰写经验,但是编这样一本书,编出来却不耐看。劳格文先生主持的这个项目,里面的作者也有地方史志办工作人员,有些文章体例不免带着一些公文痕迹,写作过程还是比较自由的,一些传说之类,也没有注明是传说,就当作是真实的事。这本书上下两册,我没有全部看完,书的题目叫做《客家传统社会》,其实还是围绕着地方信仰展开的工作,劳格文先生是一位道教爱好者。另外,值得推荐的还有这本书的装帧排版,中华书局出版,封面蓝底套印一小张客家土楼版画,繁体字排印。好像随书还有光盘,借阅的书,我没看到光盘内容。书中的学术意义我并没有注意,还是为了看书里的故事。记住了几条,觉得特别有意思。书已经还了,详细已记不清:

一、 大龙显影
闽西南一带,正月舞大龙,从初一开始,以姓氏家支为单位,轮番舞,舞到正月十五烧龙。烧龙后,传说江里(忘了哪条江)就显出了龙影。
舞龙的故事太多了,打算下一年(再下一年?)去看。里面有一个风俗,拔龙须,比较好笑。龙上街,专门安排两个人守护着龙头,还要有个人担着一筐龙须等着,随时去补上被拔掉的龙须。
过节虽说能享受些供品,人群抢上来拔胡须也不是那么好玩的,到了江里倒快活。

二、 妈祖娭太快来
客家人信奉妈祖,有多种称呼,如:妈祖娘娘,天后娘娘,妈祖娭太,天上圣母。产妇临盆,防备难产,要请妈祖娘娘来帮忙。这个时候要喊“妈祖娭太快来”,千万不要喊“天后娘娘”或“天上圣母”快来,如果叫娘娘,她要打扮一番,穿上娘娘的行头,才出门行使公务。叫“妈祖娭太”,她就穿着平常的衣服,像邻家的老奶奶一样,很快来到。可见妈祖平时喜欢穿休闲装。

三、 笔架山
有个村子,几代人历经几百年把对面的一座山造成了笔架形状,从此这个村子里的后生不断中举,考上大学,读博士。前人造笔架山,后人中举,全有赖先祖功德。
另一个村子,对面两座山,一座龙头、一座龙尾,断了龙身。村里几代人开始在两座山之间植树,历经几百年,终于形成一片森林,而且两座山之间有血藤穿过,龙头龙尾终于连上了。从此这个村子也是人才辈出。

四、 搞屎大王
从前有三兄弟,都成了神,享受人间供奉。老三神力不大,人们不喜欢供奉他,他让大哥、二哥出主意,两位哥哥说你让人生病他们就会来求你。但是老三的神力实在有限的很,只能做到让人拉肚子,人们还是不太在意他。有天一个小孩从他庙前走过,中了他的法术,跑进庙里拉屎,这时有个人进庙,问这个小孩庙里的神叫什么名字,小孩说“搞屎了”,从此这个称号就传开了。搞屎大王最后忧郁而终。

五、 齐天大圣预言1949
有些地方的客家人,信奉齐天大圣,上周六2009年05月16日海峡两岸齐天大圣文化论坛在厦门举行。解放前国民党抓壮丁,有人问大圣,被抓走的人什麽时候能回来,大圣托乩童之口说“三十八年(民国)上半年”。

六、 婚礼互动小游戏
现在举办活动,为了活跃气氛都会准备一些小游戏,跟电视上的综艺节目上学,从网上找来学。客家婚礼上的两个小游戏,其一“借问橄榄”,其一“有缘千里来相会”,是这样:
“借问橄榄”,婚礼上的拿着橄榄问新娘子这是什么,新娘答道“橄榄”,谐音“敢揽”,于是大家起哄让她拥抱新郎。
“有缘千里来相会”,把两个长凳拼在一起,新郎新娘各在一头,走到中间,相拥,对歌。

——-
附广告:
现在世界最受欢迎的小鸟(小鸡?)恐怕要数twitter的这只:
ttbt1.giftwitter-button.JPG
青馬也在twitter上安了个窝,欢迎Follow:
twitterhttps://twitter.com/ourfolk

主题相关文章: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