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台】为了弱势群体的音乐

民歌笔记第九期

guitar.jpg
01、 0:00 — 小白船,小娟(选自为盲童奉献的民谣合辑“红色推土机”)
02、 4:00 – 小龙人之歌,吕淑贤(选自为盲童奉献的民谣合辑“红色推土机”)
03、 4:55 – “Orphan Girl”, Gillian Welch (美国Old-Time民歌)
04、 8:15 – “My Morphine”, Gillian Welch (美国Old-Time民歌)
05、 12:30 – “La Nanita Nana”,Tish Hinojosa (拉美摇篮曲)
06、 15:54 – “Lullaby”, Ali Akbar Khan (穆斯林儿童音乐)。
07、 18:55 – “Abbobbò”,John La Barnera
08、 22:03 – 蒙古人的儿童歌曲
09、 25:58—“O Boi E O Carneirnho”,Priscilla Ermel(巴西儿童歌曲)
10、 30:00—蒙古萨满治疗音乐
11、 32:04 – 马来西亚雨林治疗音乐
12、 37:04 – 乌干达治疗爱滋病音乐
13、 41:50 – “Afou Chis Allon Stin Kardia”(希腊族群离散音乐)
14、 47:19 – “Dziura Polka”, The Polish Mountaineers (美国裔波兰人离散音乐)
15、 50:15 – “日久他鄉是故鄉(外籍新娘識字班之歌)”, 林生祥 (外籍新娘关怀音乐)
16、 54:33 – “Music of Healing”, Pete Seeger/ Tommy Sands

注:请购买小批量生产的正版“红色推土机”合辑

flash流媒体格式,请稍等节目缓冲。
本节目由魏小石制作、主持。

这是一期为弱势群体制作的节目,我们一起来听听社会为了孩子、病人、和离散群体所生产出来的声音。
人们都说,文化就是帮助人生存下来的东西。利用音乐,千百年来,人们为儿童,残疾人,病人,和弱势经济阶层创作出来了很多歌曲,这只是因为人们相信:音乐是治疗社会仇恨和不平等的良药。在历史上,关于儿童的音乐关爱一直存在于欧亚大陆,在人类进入现代性文明之前,摇篮曲一直是一个民族的音乐核心主题。从摇篮曲中能体现的是,一个民族的最有特色的情感。
如果说在儿童歌曲中的人际关怀是一种人类的天性的话,那么治疗仪式中的人类歌曲则代表了人类对无法超越的某种对神性的恐惧。并且,这种与生俱来的恐惧感必须要在集体的仪式中才可以得到体现。生活在马来西亚雨林中的部落的人们,始终相信某种社会戏剧的符号可以治疗人们的疾病,因为他们认为疾病是一种社会文化角色的错位。在这种仪式中,当地人们会派出一位自然灵魂的使者,将病者带入到他正确的文化角色中。这种用音乐来为患者重新调整社会文化定位的治疗方法也在近几年的非洲艾滋病治疗过程中得到了肯定。
世界上还有一种弱势群体是离散于故乡的人们,这些人们在世界的现代化过程中由于不同的原因散落在了世界各地,于是音乐成为了他们的民族归属的寄托。下面我们来听听希腊人的离散音乐。离散于故乡的人们,在经过了很多代后,大多会与当地的宿主社会形成一定的文化默契,这种默契,体现在音乐上,便是用共有的旋律唤起离散人群的族群认同感。
总之,每个人,作为社会的一分子,都必须服从社会的规则,承担这些规则给我们带来的痛苦。但是,社会文化不是冰冷的枷锁:正是有了社会文化的存在,我们才能规劝每一个被社会制度所伤害的心灵。同样的道理,社会文化的拯救和关怀也存在于我们的幼年和我们的疗伤过程里,音乐同样为孩子的成长和病人的康复提供了一个文化平台,人们在这个平台上的创造力是无穷的。我希望你能把这种音乐的关怀精神带到你所认识的每个人里,不光是针对病人孩子和弱势群体,更是针对自己。毕竟,我们的生命只有一次,有意义的生活应该是我们的追求:音乐能带给你这一切。

主题相关文章:

One Comment

  1. dadishang:

    抱歉,收听完整节目要点击到存放空间,Imeem 也不守信用!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