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时风物——野果篇

野草莓

春天走的时候
每朵花都很奇妙
她们被水池挡住了去路
静静地变成了草莓
——顾城

野草莓在家乡叫做抛抛。家乡人喜欢把许多东西的名字童稚化——叫起来更亲切。
我们吃了多年的抛抛,后来有一天知道她有个娇贵的名字——草莓,便觉疏远。

野草莓有好几种,她们长在不同季节。现在是四月,再过一阵,春季野草莓就要来了。
这种野草莓的个头大,饱满。根据多年的经验,她们多出现在菜园里或牛栏边。只要留心泥土肥沃,杂草丛生的地方,不难有欣喜。

野草莓
xh-yecaomei2.jpg

这种野草莓的味道没有她看起来那样诱人。但照样让我们无视荆棘的刺痛,拨开重重杂草…所谓秀色可餐。
有一种长相酷似她的“蛇抛抛”,顾名思意是蛇吃的。大人们教我们分辨:蛇抛抛上面经常有白色的唾沫,是蛇吐的。“蛇抛抛”很常见,经常出现在我们告别夕阳,迎着炊烟回家的路上。她们仿佛朝我们挤眉弄眼。好奇心曾让我心动过,但终究没有神农尝百草的精神。“蛇抛抛”是一种关于诱惑的隐喻。
春季野草莓红颜薄命,她们一眨眼就过去。每年那一段日子,我们都特别关心菜园。晚了就没有了。

被河水挡住去路,静静地变成草莓的是夏季野草莓——“六月抛”。她们喜欢在河边,一丛一丛地长。
春季野草莓走的时候,“六月抛”正在长花蕾。这时她们不显眼。等到芦苇长的有模有样,我们可以大大咧咧下河的时候,她们就显眼了。
论长相,“六月抛”不像春季野草莓那样艳丽,但更耐看。她还有其他美德:味道甜蜜、数量多、时间长。

念小学的时候,住得远的同学带盒饭到学校。六月,他们中午在河边吃完饭,拿饭盒沿着河边摘野草莓,不多久便摘得满满一盒。然后带到教室,趴在课桌上大勺大勺地往嘴里送“六月抛”,简直享受。搞得我恨自己的家近,不能带盒饭,不能摘满满一饭盒野草莓。
“六月抛”是不能贪食的。否则大便不通,那滋味简直生不如死。看来任何好的东西都要克制。

秋季野草莓是最好的。她们长在山上,叫“狗肉抛”。 名俗味不俗。

xh-yecaomei3.jpg

家乡的山险峻,小时候常有猛兽出没,所以每次想去山里寻找“狗肉抛”,都会因大人告诫山上有虎而却步。“狗肉抛”含在口中更绵软,味甘而久。

毛枣

毛枣在中秋成熟。大概和山楂差不多,多核。

毛枣

割稻子的季节,每逢傍晚父母从山里回来,我们都盯着他们的衣袋和裤袋看,如果袋子凹凸鼓鼓,则说明有戏—–那也是我们最期望的。

毛冬瓜和光头梨

毛冬瓜,一种比大拇指稍大的野果,酷似冬瓜,浑身是毛。和冬瓜一样挂在藤上生长,一般长在半山腰。果肉和光头梨(猕猴桃)一样,绿色带黑籽。在藤上成熟的毛冬瓜口味最好,这个我们都知道,但是我们等不急。只要是毛冬瓜都要。我们把没有熟的埋在米糠里,几天后就熟了。如果家里有几弟兄,则要随时警惕劳动果实被窃取。

光头梨即猕猴桃。长在树上。

光头梨

我们像催熟毛冬瓜一样催熟光头梨。

鸡公籽

一种味道酸涩微甜的野果。
也算不上是野果。因为秋天的山上特别多,一大片一大片的。

鸡公籽

吃多一点嘴就麻。摘它是因为看起来喜庆。红色像鸡冠的颜色,故有此名。

主题相关文章:

19 条评论

  1. leisure:

    回到了童年。

  2. uncle_M:

    喜欢你的野草莓,我小时候也吃了不少,今年清明扫墓还看见了呢!可是不再像小时候那么馋了。。。

  3. 小禾:

    因为野草莓在童年里的印象最深。另外,写此文的时候是在深夜,写到后面困了就草草收工了,所以虎头蛇尾。

  4. poisson de janvier:

    第一张图那个是覆盆子,不是野草莓呢。。。

  5. 央:

    第一张是野草莓吧…………我说,我一直没注意,以为“抛抛”和“狗肉抛”是差不多季节的呢 ,哈哈

  6. 央:

    原来真的叫覆盆子……貌似两种都是哦,树莓,哈哈,那也算是野莓么

  7. redhotchillipepper:

    哈哈,那个抛抛太亲切了,小时候经常去路边找着吃啊,
    清明时节回老家还想起这个,就是名字想不出来,
    被lz提醒了
    那个蛇抛抛和抛抛还是可以区分的
    蛇抛抛看上去比较干,没抛抛那么多水分

  8. 初生:

    有点感恩,我的童年里有树、有草、有山、有水,乡下、山里其实都很美丽,纯净的美丽,童年的美丽

  9. 草本·:

    我是外地人,现在在上饶工作
    昨天被当地的朋友带去葛仙山求签,
    爬山途中遇到很漂亮的你说的“泡泡”
    看着太美了,有点不敢下口,就丢在半路上了。
    参考毒蘑菇原理·呵呵·
    没想到今天就看到你的文字描写,真是遗憾呢·

  10. azure0414:

    听作者的描述,北方有种类似“毛冬瓜”的果实,但从来没见过生长的果树。说来也奇怪,小的时候,跟父母大人去田地里收玉米,大人们做活,小孩就被放一边自己玩,闲着的我们就自己在地里觅食儿,常常能捡到这种果子吃。

  11. dadishang:

    LS 一说,我也想起来了一种,也是收玉米的季节,地里长的秧子结的一种野果,好像名字是 ” ma 泡 “,跟大个的葡萄似的,熟了变黄,有香味。有吃的,也有包起来当 “ 香包 ” 的,也有拿来玩的,把汁水往别人脸上挤。

  12. 苏卡:

    那个抛,我也喜欢吃。我家在皖西南。还有毛枣,不过我们那叫做毛楂。可能是因为还是像山楂吧。关于毛楂的成熟,我们那还有一个顺口溜呢,叫“六月六,红一兜(就是底下有点儿红);七月半,红一半;八月中,红通通”。

  13. 依风:

    我们的经历非常相似,一口气看完你的所有文章,宛若重回童年。

  14. xitown:

    你说的那个光头梨不是猕猴桃哦,猕猴桃是长在藤上的。

  15. 海燕:

    记得有一次在去村子里的路上,我的云南同事很高兴的说“呀,有黄泡,很好吃的……”我还在疑惑,为什么叫做“泡”。后来在不同的村子里,发现云南很多当地人除了说自己是从南京应天府来的,还有相当一部分是从江西而来。这是否从语言上还有联系与继承?想想,就觉得很奇妙……

  16. 布依崽儿:

    第一第二张那种蛇泡是不能吃的吧!乡间很多!小时候家人都不让碰的!第三张我们叫栽秧泡,因为她正好是插秧的时候成熟,想吃的话就不能怕刺!中学的时候春夏之交每天中午都会去山上寻觅

  17. jinse:

    我只知道一种野葡萄,现在郊区荒地里也能找到,果子是黄豆大小的,还挺好吃的。

  18. 小禾:

    回布依崽儿:这些都能吃。前两张叫做“桶抛”,比“蛇抛”大一些,蛇抛是紫红的。

  19. frian:

    那个我家里都叫做刺抛抛,用来和蛇抛抛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