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菜记:农具

种菜种地,工具的称手是很重要的,关乎效率,也影响心情。我看过不同地方不同民族的的农具,都大同小异,几千年下来,它们已经完美到无需改进。

当地所用的锄、镐、铲,斧、柴刀、镰刀、犁头等,全出自同一个铁匠铺,铸犁头需用特别的模子(当地人称为“范”),其他都是铁匠随手打成。当然,你在拎着几斤废铁或者旧残农具到铁匠铺的时候,可以按照自己的喜好,要求他增减斤两,或者这里宽点、那里窄点。如果你有好钢,还可以请他在刃上“加钢”。所谓好钢只有一种,就是汽车轱辘上面的减震钢板。
农具总体范式不变,所以是大同。每样农具又带上了铁匠的随意和主人的风格,所以是小异。
说到完美,举几个例子。

犁。简单到由两根较长的曲木、一根短的直木、一个犁头构成。中间的三角结构,确保了犁身的平衡和牢固。牛向前牵引,扶犁的人可以通过犁把,轻松控制犁头入土的深浅及翻耕的角度。翻是重要的,土翻过、晒过、耙过,才能由紧结而疏松。

锄。更简单,锄头加锄把,连接时用两个木楔子从反方向嵌入,越是用力久,锄头锄把结合越紧密。要脱开两者,只需将楔子往外轻轻一敲就行。除草、平地、深挖可以用同一把锄头只要改变楔子的厚薄搭配,进而改变锄头与锄把的角度就可以。

镰刀。一种是扁阔的,锋利,易平衡,适合割小麦、水稻、青草。另一种弯曲修长,带锯齿。专门用来对付藤蔓、荆棘、老菜梗这样坚韧的植物。

“打斗”和“打棍”,更简单。“打斗”就是一个巨大的、反扣过来的木斗。水稻麦子熟了,已割放在田间,大家抬着“打斗”到田间,攥了割下的作物,死命在斗沿上摔打,种粒尽数落入斗中。收工的时候,这斗就成了装收获的的容器。

“打棍”,也是用来脱粒。两根木棍以牛皮绳相连,类似加长的双截棍。晒场上大家合围,唱号子找节奏,齐齐挥舞双截棍的一截,借助旋转之力,以另一截木棍猛击作物。力道和着力面积既大,也不会有反弹力震到手。不过这需要技巧,否则会伤到自己和旁边的人。

说到这,想起了一种叫“抓兜”的工具,颇神奇。它是用来驱赶糟蹋庄稼的飞禽和野猪的。一根长棍,连一条长绳,绳头上连一个半封闭的小网兜。用的时候在网兜内装一块石头,挥舞长棍,带动长绳和石头旋转,呼呼声中旋转力度达到极点,将网兜中的石头直送出去。力量和技巧都好的,能让石头飞行数百米,惊扰到甚至击中目标。
为什么旋转可以数倍地增加力量,看过铅球、链球比赛的都晓得,是离心力的关系。

主题相关文章: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