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菜记:那些可爱的小东西

蔬菜品种既多,栽种、施肥和浇灌的要求、搭配等也各各不同。光说搭配,豇豆架子下适合种辣椒,因为辣椒喜阴;大蒜、小葱适合与茄子间种,葱蒜驱虫而茄子招虫,这样可以相克。但多年后这些知识于我已经模糊了,只记录下少数记忆确切的。
而南瓜的绿,黄瓜的翠,番茄的桔红,辣椒的紫红,芋艿花的艳丽……它们在不同生长期的色泽变化,它们的生命个性的丰富,这些都是无法形容的,我只能怀着怜爱和尊敬,在回忆中品味。

忙怀的山村大部分在半山腰,森林茂密,雨水充沛,作物和蔬菜品种也丰富,白菜、青菜、番茄、茄子、冬瓜、黄瓜、豌豆最常见。最早我们是讨秧苗移种,后来才学会自己留种。送我们秧苗的都是同学的家长,有外人讨教种地的事,他们自然格外热情。指点你分辨什么样的秧苗才是最好的,替你把秧苗的根茎用原土护上,告诉你移栽的要领。我们种菜的技术,大半是从山民那里学会的。

我们每年都会坐长途汽车回大理老家一次。大理是云南出名的富庶之地,沿途经过的祥云坝子、弥渡坝子、南涧坝子也是物产丰富。长途汽车停靠这些地方,汽车加油,乘客吃饭。车站即是集市,卖菜的人同时也卖秧苗和种子,自家出产的,菜好,秧苗、种子自然也就好。荷兰豆、洋芋、芋艿、柿子椒、包心菜这几样就是从这些集市上觅得的种苗。

怎么就挑了这几样呢?原因是模样怪,或者说可爱。荷兰豆貌似豌豆却不结实,包心菜,长成团的白菜,柿子椒,冒充辣椒胖子,芋艿,能够水栽,洋芋,除了黄皮还有紫皮的……
当然,这一切都是真实的,是常识。我们当时不具备这样的常识,所以,投入的企盼和得到的惊喜也格外的多。

有两样东西,芋艿和南瓜,是我一直不得其解的。
买过几次小芋艿头,就栽在泥潭,叶片细圆繁茂,结的实却很小,削皮的时候痒手,还煮不烂,不好吃。有一年,种了从弥渡某个菜摊买到的品种,长出来了,叶片厚实,阔约两尺,开的花混合了桔、黄、红三色,满塘的翠绿中,无比耀眼。7月收获,挖出来的芋艿个个都有几斤重,煮熟后是藕荷色,香糯无比。成年后,吃到浙江奉化等地著名的芋艿品种,不堪比,就是在云南,我也没有吃到过同样的芋艿。
这芋艿还有个特性,随水流而生。我们在溪沟种上了芋艿,没有怎么管理,两年后溪沟上下都长满了,大家没菜吃,可以随便来挖。
芋艿开花的时候,我常坐在旁边看。

那南瓜,比较可笑。也是引进的品种,茁壮无比,枝条扁阔而不是圆形的,隔开一尺就能长出雌雄花,惹得不少人来看稀奇。如果成熟,收获会是普通南瓜的数倍。但奇怪的是,瓜长到拳头大就萎病脱落了,没有一个成熟的。大哥和我搭架通风,打花打果,全没用,它自顾自地蔓延着,开花着。没有成熟,也就没有种子留下,这南瓜只生长了一季。

还有几样异类,山药、磨芋和藠头。

当地多野生的山药,掘起来很麻烦。很多时候挖了偌大一个坑,得到的却只有巴掌大的一块。扔了可惜,就想到能不能把它栽到地里。不刨坑,在田埂上挖一个半圆的缺角,外面用石块围好,里面填上肥土,种上山药。到秋天把石块拔拉掉,壮如手臂的山药就露出来了。呵呵。

磨芋也是野生的,多长在阴湿的角落,叶子和花稀稀落落,很孤单的样子。为好玩,移栽了几株在背阴处,可劲地施肥,最后能长到径尺大。磨芋淀粉含量奇高,切片晒干,磨成粉后做“磨芋豆腐”,同酸腌菜、辣椒同炒,好吃。现在我认识的人都把磨芋当“健康食品”吃,并不能体会它的美味。

藠头,就是汉乐府“薤上露,何易唏”(稀?)中的薤,很古老的一种作物。它模样有点象葱和韭菜,藠头的“头”指的是它独头蒜样的根块。腌藠头是我的至爱。七岁时从忙亚搬家到忙怀,跟着挑夫走了30公里的山路,没有要人背。我妈说全是靠了一罐腌藠头骗的――走到下一个歇脚处,我就能吃到几颗腌藠头。
藠头的叶子永远繁茂,但要让根块也壮硕,则需要大量的肥料。我们割来蒿草,在地上铺厚厚的一层,再覆上土,浇水,让蒿草腐烂沤成肥。这是从种大蒜得到的启示,为什么非得是蒿草,不知道。

深秋,池塘安安静静的蓄着水。地里还有少数残留的作物。老南瓜,轻叩即作金石之响。老冬瓜,褪去毛刺,覆上了白“霜”。老玉米,旗帜样的立在夕阳中。老辣椒,似星星点点的炭火。老番茄,有点开裂,象小丑在笑……
它们不漂亮,但却是最顽强、最有生命力的,它们将成为种子,来年继续繁衍。

主题相关文章:

6 条评论

  1. 蛋壳:

    看上去不象是自己写的.
    对回忆的回忆,很穿越.

  2. 天籁有因:

    唏——貌似是晞,晒干的意思。
    喜欢这样的文章。
    对菜园一直很迷恋。本来对盛行的开心网不屑一顾,后来知道那里有菜园子可以种地,才注册了ID去玩。

  3. dadishang:

    以前做梦写的,呵呵!

    我们公司的几个同事一大早就上开心网互相偷菜、拔草、上肥料,不知道还以为真的在讨论种菜

  4. 小陌:

    听起来很有意思
    种的品种也蛮多
    有的菜,我老家都没有见过

  5. 蛋壳:

    to 小陌:感谢上天厚赐百物,不然在那个年代我等虽不至饿弊,日子和肚子也会非常难捱。
    又 to 在开心网玩菜地玩的两位朋友:加我吧,幽香--general3333@hotmail.com

  6. 天蓝:

    不想这里又见你。
    弥渡的芋艿,当地人叫大芋头,是一特产。无怪你中出来是那样的:)乃是它的天性。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