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这个细胞

搬到通州住快一年了,活动范围基本不出西海子公园周围200米,在这一小块地方,吃、穿、住、用、娱乐,都可以解决,而且花钱不多。晒晒这个周末的流水帐。

周末懒得做饭,周五下班,惦记着去以前留意过的一家店吃麻辣烫。上周五晚上就打算去,没找到,以为搬走了,上周日去八里桥市场,又路过这家店,上次少走了50米。单吃麻辣烫,恐怕吃不饱,走到春友小吃店,老板准备收拾关门,问还有没有烙饼,老板说给你现烙,很快。自从这位大嫂叫我大哥以来,我们就成了熟人,她会不会知道了我在网上写过她的店?现在上网比在现实中还容易找到信息。大饼1块5一张,菜盘子那么大,请她多烙了一会儿。付钱时没有零钱,说不愿破开,明天给也行,我说破开吧,你不正好把零钱换整钱吗。通州的小吃店,多数都还在用那种黄色的土纸,包热食吸水气、吸油,比白色塑料袋好用又环保。用纸不能完全包住,又给装在了塑料袋里。拎着大饼,去找哪家麻辣烫店,素的5毛,选好,十一串,不凑巧,又加一串,6块钱,加一瓶啤酒,找桌子等着,先吃大饼。怪不得她跟我说“西边有几个老太太特别喜欢我们家的饼,天天中午来等着要”,饼软得有点儿“塌”,老太太才喜欢。烙大饼还得是山东人拿手。

周六上午,去西海子早市买菜。路边吃早点,这家原来在早市市场里面,炸葱花饼是特色,去年奥运期间西海子早市停业改建,他们就在后面找了家店面。他们来自河南,店里人都是亲戚,现在付钱变成分开单给,豆腐脑1块,葱花饼一角8毛,看来他们是“亲兄弟,明算账”了,大概不久前闹过矛盾。

吃过早点,去西海子早市买菜前,先溜达到西海子公园听票友唱戏。这个班子大家通常叫做蔡师傅他们,蔡师傅是“首席胡琴”,家住虎坊桥,每天早晨坐公交车到通州,从9点玩到11点。周末通常人多一些,我现在也只能到了周末,没事,来听听,以前喜欢去虎坊桥湖广会馆听票友节目,自从在西海子认识蔡师傅他们,湖广会馆就不去了,这里离得近,又不花钱,关键是水平不一般。我很喜欢蔡师傅的胡琴,带情绪又压得住。一般唱得不怎么好的,他还不给拉,去一边抽烟闲聊。我想学习几段老生唱腔,听来听去,觉得余派、杨派还能学,没什么特殊的亮点,似乎容易一些。“我正在城楼观山景”“我本是卧龙岗散淡的人”,还有马派的“劝千岁”,这三段在以前人人都会唱的唱段,我自己琢磨了有三年了,现在还是一个不着调!并且哪一段的唱词都还没记全。想一想,不只是戏,加上歌曲,我没一首能记全词的。最近觉得对余叔岩先生留下的录音“昔日有个三大贤”比较有感觉,并且已经把词背熟了,进了一大步。虽说还是荒腔走板,如果找位老师点拨一下,或许能把这段给唱下来,以后与朋友聚会,也可以唱唱,这段赞扬的是刘关张的友谊,比较适合朋友聚会的场合。以前我请教过蔡师傅怎么学戏,他冷淡的说,就得自己琢磨,有这个细胞就能学会,没细胞怎么学都不行。周六,我在他们旁边听,因为有上次碰一鼻子灰的经历,没敢再问这个事。周日上午,我又去了一趟,看他在旁边抽烟,找个话口,问能不能给推荐个老师,他说不用拜师,问我家里有收音机吗,一边听一边自学,他就是跟着收音机学的拉琴,还说不是打击我,就得要有细胞。我比较纳闷,他怎么能看出来我没这个细胞,我从来没在他们面前开口唱过,难道五音不全能看出来?
他们在西海子这里至少已经玩了十多年,周六听一个大叔唱张派青衣,我旁边的一位大姐笑,这人现在怎么这么胖啊,哈哈。她跟我说这人十年前,跟我差不多瘦。都过了十几年了,身材发生变化也是正常的。经常来唱的那几位票友,可能没有学了十年就站在这里唱的,我提拜师,还早着呢。怪不得蔡师傅不爱搭理我,看来3分钟长度的“昔日有个三大贤”我还得再琢磨两年,才能有点基础找老师。

不过,也有稍微有点那么得意的事,周六下午去西海子旁边的通州体育场跑步,我的规律是每两周跑一次,十公里左右。天气变暖,穿的衣服轻便,周六多跑了两公里,感觉很轻松,再继续跑还是可以的,担心运动过量,自觉停步。大概跑了6公里的时候,我听到后面一直有个人喘气,跟着我跑,我快一点他也快,我慢他也慢,我心想这哥们是盯上我了。找错目标了吧,在业余跑步爱好者里,我还算是能长跑的,开始特意变换节奏,又跑了3公里左右,听见这哥们喘息越来越急促,不禁窃喜。忽然他开始加速,跑我前面了,我想让他领先一会儿吧,我再跑他前面去,谁知他是冲刺,不跑了。我又慢慢跑了几圈,愉快的结束,忘记了学唱“三大贤”不着调的挫折感。

主题相关文章:

5 条评论

  1. jinse:

    不错啊,活得挺健康的,还有胡琴听。
    那边有个西园餐厅,烧饼夹肉挺好吃的。

  2. dadishang:

    9 块一个!

  3. jinse:

    恩,那里面的肉是按照分量称的,保证一个烧饼里面夹2两。
    不过我还是觉得张家湾的烧饼够惊艳。

  4. sansan:

    您这日子羡煞人 … 周末的闲适与吃饼听琴的美味

  5. dadishang:

    一个烧饼,白听人家唱戏,而已。你要羡慕,回头我请 sansan 校友吃烧饼,不过,这里的烧饼还是不如咱家的炭火吊炉芝麻上盖酥、中间软、底有嚼头的烧饼好吃!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