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布歌谣:棉花段

(选自《山东黄河民俗》,编著:山曼、乔方辉、李树艺、周广良。
棉花段这段歌谣叙述了从种棉花到做成衣服穿在身上的过程。歌谣中有些方言我觉得用书面语言写出来还是有偏差的,抄录下来写成注音加注释。歌谣的搜集人应该是著者之一鄄城县的周广良先生,他曾整理出版《鄄城民俗》。)

棉花段

天上星星滴溜溜转
听俺表表棉花段
出门遇上个yuan yang汉
(方言:yuanyang,形容人看起来好笑、幽默)
套着两个老板犍
咧嗨咧嗨到地边
犁得深,耙得暄
横三竖四耙七遍
花种又把灰土拌
撒在地里匀散散
老天下了场wu细雨
(方言:wu细雨,雨断断续续,要下却没下起来,要停还没住。)
出的小花真全huan
(方言:全huan,齐全。)
两个短工去锄地
横三竖四锄七遍
打花顶,坐花盘
开的花像黄罗伞
王母娘娘去拾棉
拾到花篮里花篮窜
搬了两个大板凳
又搬了一个晒蒲帘
晒得小花扑然然
(方言:小花,对棉花的亲昵叫法。谦卑的语气,透着自豪,如果说“你看这花棵子长的真高”,就是说这花长坏了,说“你看我这小花”,就是自己得意,长得好,扑然然。)
乞溜嘎嗒去轧棉
轧车子轧,小弓子弹
杉木弓,罗皮弦
腚沟里夹了个柳笆椽
(粗俗语言:腚沟里夹了个…,粗俗语言,说出来不带一点扭捏的。)
一边出的是花种
一边出的是雪片
枣木锤子旋得溜溜圆
弹得棉花扑然然
拿梃子,搬案板
撮得布ji细又圆
(术语:布ji,纺好的棉花,又叫花布几,是写作积?髻?还是脐(qi,我觉得是用这个字))
一个车子八根齿
一个椗子两头尖
纺棉车子嗡嗡响
纺得小穗像鹅蛋
打车子打,上浆拴
砰砰嚓嚓dun三遍
(术语:dun线子,把线放在染缸里dun。)
落子响,旋风转
线头闯进杼里边
经线娘娘跑开马
刷线娘娘站两边
织布娘娘坐在那里边
(称谓:娘娘,陕西有剪花娘子,鄄城有经线娘娘、刷线娘娘、织布娘娘。最近,鄄城手足口病疫情特别严重。)
织的小布平展展
(方言:小布,布不错。)
浆子刮,棒槌dian
(术语:dian,捶打。)
送到缸里染青蓝
剪子铰,钢针钻
做了一件大布衫
布衫穿到郎身上
南里北里都当先
虽说不是值钱货
七十二样都占全
十字大街上站一站
让nei夸夸俺的好手段
(方言:nei,你们。)

主题相关文章: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