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声音文化环境,如同关注我们的自然环境


(flash流媒体格式,请稍等节目缓冲。)

节目简介:

声音文化环境如同自然生态环境一样,需要人们的关注,因为它决定的是人们发展的意识形态和人文理念。在这期节目中,我用两种视角(意识形态的和人文关怀的)来检视人们在声音/音乐中的环境意识建构。

曲目列表:
1.Nishin-Ba Sagyo Uta(日本渔船歌曲)(0:00)
2.红色天空(陈劲,中国大陆校园民谣)(2:15)
3.喝吧,朋友(槟榔兄弟,中国台湾原住民歌曲)(7:03)
4.台湾台湾鲁凯部落的婚礼仪式音乐(11:30)
5.Dozuki Uta of Miyake Island(日本渔船民歌)(13:30)
6.Haguregumo (John Zorn和Satoh Michihiro,先锋音乐) (22:10)
7.A Men’s Work Group Clears a New Garden (Steven Feld在新几内亚的田野录音)(40:44)
8.My Father, My Heart(Steven Feld在新几内亚的田野录音)(46:15)
9.Nauvo, Finland (Steven Feld在芬兰的田野录音)(49:10)
10.北京香山退休人们的娱乐(魏小石的中国田野录音)(55:30)
11.云南克里先生(魏小石的中国田野录音)(59:30)
12.Take These Chains from My Heart (Grant Green, Jazz音乐)(1:00:39)
13.Moon Boat (日本摇篮曲)(1:02:26)

节目文稿:

1、自然环境和声音文化环境

最近在英国放映了一部小成本的环保主题电影,叫愚蠢的时代。 在这部电影里,导演Armstrong极力于告诉世界的政治家和百姓们,环境的退化所将早晨的毁灭是致命的。而在这之前,自然留给人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在影片里,导演通过一个资料档案员的视角纪录了人类毁灭地球环境的每一个时间点,似乎在暗示人们,现行的经济生产体系,不但是对环境的极大破坏,而且造成了人们环境意识中的自私和冷漠,于是,即便是人类知道自己在做着这样的毁灭行为,也没有在积极地改变着我们的生态环境。
关于这一切的深层原因, 我想,应该从文化意识说起。人类的道德和价值体系决定着我们人类发展的方向,决定着我们选择什么样的存在方式和生产方式。如果说生态环境是对我们物质生产的直接回馈的话,那么,文化环境则反映了我们的道德和价值体系的存在。如果说,单纯地以为文化能决定一切是种天真的想法的话;那么,至少,我们应该说两者是互相依赖的关系。于是,我们应该来谈论我们的声音文化环境–也就是文化环境中存在着声音的那一部分–如同生态环境一样,声音文化环境也需要我们的关注,因为它影响的是我们的改变这个世界的方式。

2、声音、情感和意识形态

人们依赖声音创造着丰富的幻想和情感,这种情感能让我们直接地对生态环境得到一种态度和立场:告诉我们一个关于生态环境的意识形态。有很多这样的例子,在不少中国的现代民谣里,那些中国古典文学中所描述的大漠、狂风、月亮、古刹等等环境因素也都在现代音乐里被转化成了一种文化意境:这种文化意境是充满着浪漫色彩和意识形态的,就象我们会赞颂我们的黄河泥流而并不刻意谴责其中的环境破坏一样。因此,所谓的科学,在人文的世界里,是完全相对的。
从另一方面说,这种音乐带给我们的态度和立场,完全取决于现代社会里高度发达的媒体技术,在这里,各种声音元素被商业体系组合到了一起,这些就象食品里的化学成分一样,我们虽然知道是人造的,但却无力去抵抗其中蕴涵的态度。 两种被声音创造出来的意识形态无时不刻地在影响着我们对自然的态度。于是,人们开始根据这种态度去改造我们的自然。因此,我们说,声音环境能改变我们的自然环境,应该不为过吧。
在台湾的原住民乐队槟榔兄弟的《喝吧,朋友》这首歌曲里,一种具有台湾原住民特色的合唱声响氛围被突出了出来。特定的混响,特定的音色,这样的合唱的声音能带给我们什么呢?我想大概是一种对过去村寨生活的一种怀念吧。毕竟,这样的回声,这样的音质,在城市里大街上是不会自然地存在出来的。而对于听众来说,我们即使知道这是在现代录音室里被刻意合成的模拟过去自然的声音,我们也无法抗拒地接受了一种态度,会自然地认为:过去的这种人和自然和谐互动的回声是美好的。
台湾鲁凯部落的婚礼仪式音乐大概能代表我们刚才所提及的那种只存在于山间的人类声场特性。在现代的商业录音里,这样的音乐元素被当作历史样本纪录了下来。在现代技术为基础的生产体系下,这是一个强烈的符号,它告诉着我们:什么样的声音或者什么样的音乐是该被保存的。它也告诉我们所谓美好的音乐是什么。不能不说,在这类民歌商业录音和田野录音中,这是一种非常正面化的意识形态。
在日本的劳作-渔船民歌里,人们的歌唱也被赋予了这种正面的、积极的价值观。值得提及的是,我们所提到的正面或者负面的价值意识形态,都是属于一个历史比较的范畴,而非绝对的、现实中、通过文字文本再现的意识形态。我们必须说,这种声音中的文化存在形式,透露着属于全人类的一份伤感和反思(sentiment and reflection)。
当然,人类现代历史上也存在着具有极度的负面环境意识的音乐。在这些音乐里,声音符号的组合方式被一些音乐家彻底地扭曲。我所谓的扭曲指的是用一种完全不符合现行人类文化逻辑地方式将声音元素放入到完全不相关的文化语境中。即使有的音乐家使用的是完全自然的声音样本,但是这类音乐带给我们的文化陌生感是无与伦比的。比如在John Zorn和Satoh Michihiro合作的这张Ganryu Island的唱片里,你也许能体会到这种极具有后现代意义的声音组合形式。
需要再次强调的是,我所讲述的负面环境意识的音乐不等于在说这是一些具有负面社会意义的音乐,并且我相信这些音乐的尝试都是具有反思性的,只是,历史地来看,这类音乐产生的文化语境确实颠覆了我们通常所理解的关于生态的意识逻辑。纵然,大多数人对这类音乐的企图不得而知,但这也是我们看待文化环境的一面镜子。

3、声音环境和人文关怀

在对比了两种具有强烈历史意识形态色彩的音乐后,我们需要换一个角度来理解文化环境和生态环境的互动关系。如果说之前的两种关于自然环境的意识形态是具有很大程度上的理性的话,那么,世界上更多的学者和音乐家则用了一种人文关怀的角度是关注我们的声音文化环境。比如,一位美国的学者Steven Feld曾经在巴布亚新几内亚,欧洲大部分国家,和非洲的加纳采集声音样本。他所采用的范式基本上脱离了历史的范畴,而将关注点放入到什么是符合现在人类社区道德和价值的声音元素。
在Steven Feld所采集的巴布亚新几内亚的森林声音中,他所突出的是人类劳动时候声音的自然结构。伴随这森林里自然的混响和鸟叫,我们能感受到的是协作和劳动。Feld认为生活在森林里的人们的音乐行为是一种比喻,将同伴比喻成为了小鸟,这歌声便是这个比喻。由此,当地人们赖以生存的文化空间和生态环境有很大的关系。这在我们成长在工业化文化环境里的人们看来,是很有环保精神的一种道德。
在新几内亚人们的音乐文化中,就算是吸收了西方的音乐形式,比如他们所吸收的吉他和福音音乐,当地人也将特有的生态环境意识融入到了音乐里。和那些商业化制作的唱片不同的是,这类学术录音通常不会刻意强调音乐的历史价值,而是将文化环境意识作为一种现行的社会存在来展现。
在Steven Feld在芬兰所录制的教堂钟声和音乐中,他想要告诉我们的是钟声是当地文化的一种历史线索,在现在的社会中,这种声音在当地起到了定义文化根源的作用。这样的没有收到任何现代工业声音干扰的声场环境为当地的人们提供了文化上的认同。与其说Steven Feld是在展示钟声,不如说他是在展示衬托出这种钟声的文化环境。想像一下,在现代城市里,我们还能听到这种不受交通和工厂影响的声音氛围吗?至少从宗教上理解,我们缺失了我们千百年来的宁静和文化的延续性。
对于中国大多数城市里的年轻人来说,我们所习惯的是夜晚卡拉ok里的喧闹,而对于那些成长于改革开放以前的人们来说,这些现代技术带给他们的不是宁静。工业化大城市的不公平就在于,能掌握技术的人们,总是在用他们所习惯的制造声音的方式去打搅到别人的生活。而当有一天我们大家都习以为常的时候,我们的声音世界早已经变成了金钱的产品,更可怕的是,我们的下一代可能会用他们所掌握的技术制造出一种让我们厌烦的音乐,只是谁也不会再去关注来自自然的声音。

4.尾声

其实,如果将这样的一种脱节归咎于西方世界的文化其实也是不公平的,在早期的西方音乐里,音乐家所表达的也是一种和谐的体系。甚至在当代音乐里,比如有些bebop爵士里,我们也能听到音乐家所寻找的人和自然的互动。而那些破坏着人和自然和谐的声音,大多是因为人类过度地使用现代技术,以及我们的自大和自负。可见,问题的核心并不在于具体的人,也不在于现代技术,而在于世界现行的商业体系中人的惰性和狂妄。有的人会遵守自然的规律去挖掘启迪具有自然意识的声音,而另外一些人,去粗制滥造的模仿,最终导致了人们文化中的麻木和狂妄。这样的结论是不是也可以应用到生态环境的讨论范畴呢?
我希望大家能理解到人类文化建构中的自然环境意识,这种意识就存在于我们的声音文化环境中,和我们制造声音的一举一动都有着直接的关联。在我们的现实生活里,想想我们能做些什么呢?也许少开一天车,少按一下喇叭,少制造一些别人会厌烦的声音,我们也许能改变很多。这世界需要这样的努力。

2926712501942a6l.jpg

yali_man_baliem_valley_papua.jpg

sonorous_lokey.jpg

主题相关文章:

One Comment

  1. 兵儿:

    小石你好!
    我一直在听你的节目,受益匪浅。

    但是不能下载下来反复听,想问问你能不能发给我呢?

    我是苗族学生,刚考上中央民大的人类学硕士研究生,同时也在做苗族原创音乐和策划与民族文化有关的活动,以后要做一些贵州少数民族的文化研究项目。

    谢谢

    917845451@qq.com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