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刘英做个广告

  07年冬天,尝试组织过一次活动,当时的想法是定期约请一些手艺人在北京的咖啡馆之类的地方做小型的聚会活动。我联系到了刘英,现在记不清怎么跟她取得的联系、是谁介绍的。第一次见面约在她住的地方,南四环附近一个村子,她和她的几位苗族老乡一起租住在那里。村子环境很差。简单了解了一些她的情况,贵州施洞人,从家收购一些苗绣绣片,在潘家园摆摊。自己能够画花样、会绣、会唱歌,性格开朗、干练。大概一个月后,活动开始筹划的时候,她和老乡已经搬到了潘家园附近住,方便摆摊。我和37度书吧的“大猫”同学又到那里找她,在一个小区,穿过楼房,后面是几排简陋的平房,她们四人住一间,厨房、仓库、卧室都在这一间,房间还是北向。办活动那天去帮她提前收摊,装在一辆平板三轮车上,满满一车“货”,大约有2、3百斤重吧,骑到住的地方,上坡时车链子还掉了。卸了货,又从中选出一些,打了两个包带去活动现场。她换上苗族在正式场合穿的衣服,匆匆化了化妆,我们就赶去参加活动。

  组织这次活动,一点经验没有,现在想起来,完全是一团糟。活动结束后,又与刘英相约请她做酸汤鱼。因为我住的地方厨房做菜的工具不够用,她住的地方空间又小,酸汤鱼就做不成了,一直没有见面。去年秋天的时候,她给我打电话,说从家里带了一张苗歌CD,让我过去拿,那段时间事情比较多,顾不上过去找她取CD。上周末接到她的电话,说从家里带了一些腊肉,给我一点点,让我有时间去潘家园找她。周日去了潘家园一趟,她拿出来腊肉,一块肉、几根肠,装了一袋,说已经用水清洗过外面的烟。我想买她一块绣片吧,其中有两块做桌布很合适,自己又没闲钱买这些。现在潘家园的生意很不好做,那些绣品的买主多数还是外国人,发生经济危机,外国人来的少了。08年澳运会期间本来以为能赚些钱,也没赚到,外国人不能随便到潘家园逛,提前备了不少货,积压下来。

  哪位有闲钱,去逛潘家园的时候,我推荐到刘英的摊位看看,说是“青馬”读者,价格优惠,在质量上也请放心。她的摊位在南区三排的后段,那一排卖苗绣的摊位不多,还算好找。发张照片,认识一下摊主本人。
liuying.JPG
右一。左边是她妹妹,07年过了春节就没来北京,在凯里找了一份工作。

主题相关文章:

10 条评论

  1. jinse:

    奥运的时候还不让随便逛潘家园?这个奥运还真是开放。。。。

    潘家园的苗绣挺多的,不过价格也挺贵。

  2. dadishang:

    也值这个价,我看她摊上那几个一千多的绣品,即便是现在绣的,也值这个价,一张不怎么上眼的画都以万元为单位。大家的心理价位还没上去

  3. dayuan:

    我一向关注民族艺术在中国的发展,我也希望您的朋友可以做好自己的生意,如果她愿意,可以把她的手工艺品,我是说哪种独一无二的手工艺品由我代理在长三角销售。当然她也可以选择做我们的签约创意人。这样可能对我还是对她都是件有利的事情,又需要可以谈谈你的看法,非常荣幸。

  4. dadishang:

    谢谢。不懂做生意,我就不掺乎这事了。

  5. dayuan:

    这不是生意,而是救文化

  6. xiaoshi:

    恩,我 5 月会去买的。尽管我知道文化是救不了的,但是无论如何这样的事情是有意义的:人家并没有把这种传统文化用大规模工厂的生产方式去商业化;就算是一种生意的话,他们只希望在现在的手工市场里找到一点位置。我们不应该把生意的概念教条地使用在民间文化的范畴。民间文化本来就是建立在生意的基础上,人们从商品互换里了解到了别人的文化。如果大家都不去为了交换而生产,民间文化的社会基础在哪里呢?

  7. dadishang:

    “民间文化”我还不清楚使用这个词是否合适,对于不清楚的事情,想清楚了我在参与吧

  8. dayuan:

    我的意见是为什么我们的一些乡俗文化消失的如此之快,为什么我们正真的民俗文化会被庸俗文化取代,如果我们换一个思维,我们,这些所有关怀文化的人,利用商业来包装他,那么我们就不会糟蹋了文化,那么我们同时也就有救了这种文化,经济上只要有市场,我们就会有存在的价值。浅论,请指点

  9. dadishang:

    不敢指点,与不少朋友谈论过这个话题,并不反对商业,但是商业往往需要“急功近利”,现在人的生活又需要节奏快的东西,慢工出的细活就失去了大众市场。很多手工产品之前是大众日用品,现在成为“民间文化”“民间艺术”,这就脱离了原来的存在状态,所拯救的是何来历的“民间文化”?我还比较困惑。
    对于喜欢传统生活里的一些东西的人来说,我觉得大家喜欢的还是一种生活方式,对自然、对身边的人、对自己,不同于当今时尚的另一套观念和存在状态。文化,是外界对其的命名,对于生活中的人来说,我想大家不喜欢自称为或者被称为生活在文化中,这样比较别扭。
    有市场当然是好的,比如有人把剪纸图案印在手提包上,剪纸在这里的意义只是一种图案,它的内容原没有以前那么丰富,没有温度,假设这款包卖的很好,能说一种文化被救活了吗?只能说这件产品受欢迎,商业上取得了成功。
    说起文化,我觉得自己与文化之间隔着墙。说起生意,又没做过生意。一点看法,说出来与大家交流,指点是不敢的,dayuan太客气了。

  10. dayuan:

    的确如你所说,手工艺产品之前是一个大众用品,现在却成了一种文化,为什么呢,它是一种标志,反映的是过去人们对生活的认识,比如有一种手工艺,香包,之前只是一种日用品,现在却成了一种商品,不是必备品。但我们也可以这样子讲,它现在存在一种独一无二的优势,只要是手工,那么就不可能有两样完全相同的东西。这就是它的市场,其实我并不反对讲剪纸图案印在手提包上的方式,虽然很商业化,但是只要是购买的人,他是认同这种文化的元素的,这就给这些文化的元素提供了生存的土壤。只要有生存空间,那么文化才会成长,我自己认为,现在所说的 文化,其实就是大家认同的一种观念,它不是一个实体。如果大家都认同,那么我们的文化就有活的希望。
    我看到大学生穿的T恤,上面写NEW YORK,觉得很心痛。我们这么有韵味的文化为什么不被认同,哪怕上面有一个中国文化的标志,那也是对我们民族文化的认同啊。我也曾经深思过怎么样才能让这些文化存在下去,最后想也只有这个办法,用商业来提供给它滋生的土壤,十数年之后,会有更好的办法来继续做下去。让它能够成为一种精粹。
    抛砖引玉!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