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的民间音乐案例:从古典边缘到世界艺术


(flash流媒体格式,请稍等节目缓冲。)
本节目由魏小石制作、主持。

意大利和很多欧亚国家一样,是个历史文化资源丰富的国家,在目前主流的文献中,人们再现意大利音乐的方式不外乎有两种:一种是追寻历史的方式,从古代音乐到文艺复兴后的音乐,再到现代的表演形式等等。另外一种是基于地理的方式,将意大利的音乐分为了不同的地理区域来介绍。这两种方式都是非常科学的,而且是最有说服力的。但是我想,一个对民间音乐文化有兴趣的人,首先出现的关注点自然是音乐本身,而非人类的描述。其次,我想每个人都会对音乐的录音中的方式产生一定的兴趣。因为音乐本身的存在取决于人们怎样去录制和传播这些音乐。比如,在早先的录音中采用的78转木纹唱片技术决定了一首歌曲最长只有3分多钟,那么人们的编排音乐的方式必然会优先于那个年代的人们的兴趣点。自然地,民间音乐能成为一种所谓的“民间”文化,完全是因为人们用录音再现这种音乐的技术模式。再比如,为什么我们在通常下不会将意大利的歌剧歌曲纳入到我们考虑“民间音乐”的范畴,是因为现代录音中强调的是经典歌剧院式的声场氛围,突出了古典音乐中的完美和复杂性,这和所谓的民间音乐印象并不相符。于是,今天我要介绍的线索来自于不同门类录音中再现意大利民间音乐的方式,其中当然也会包括很科学式的再现,当然也会有非常古典艺术式的,甚至是很随机性的。

吉他演奏家Flavio Esposito两首音乐就是追寻着古典根源式的再现了意大利的精神。吉他演奏的编排和严格的多重节奏的发展,清晰地表明这是一张突出了意大利自从文艺复兴以来最值得骄傲的古典音乐艺术。古典大提琴演奏家Jordi Savall演奏的意大利16世纪作曲家Antonio Valenete的作品。也许我们能感受的是,这音乐和一般意义上的早期古典音乐的不同,这类作品中所刻画的意大利早期古典文化通常带有和英语古典文化的距离感。世界文明的历史通常由一种语言来主导,当一种语言在现代化过程中占据了主导地位后,其他文明也通常被异化,就象这录音中所刻画的野性一样,意大利被赋予了欧洲文明的边缘的形象。

在这里有必要介绍一下中东学者Edward Said的东方主义的概念,在塞义德看来,世界历史的进程中出现了很多二元式的边界的概念,其中东方和西方的二元论是世界历史上非常重要的一个。这个二元关系产生于历史中地理的区别。这个理论应用到音乐历史中,我们便能体会到东西方的某种辩证的关系,如果说西方古典文化中有种典型的东方印象的话,那么,意大利音乐在西方古典音乐中便是西方的一个界线。历史上由印度迁徙到西班牙的吉普塞人拥有世界上最宝贵的音乐化石,人们不但能从中听到历史的信息,也能了解到现代社会对历史的影响。在这个片断里,我们能听出来很多欧亚大陆音乐文化公有的特性,比如语言模式和音乐模式的共通。我们还能听到一些有中东特性的调式,我们更应该注意的是这段音乐中融入的意大利的器乐演奏方式。其中,手风琴的使用便是一个例子,另外,中部欧洲所盛行的cardas舞曲的曲式结构也刻画出了那个地区的印象。

Czardas舞曲为我们提供了一种19世纪后世界民族主义音乐的感觉,因为,在全世界现代化的过程中,民族即国家的概念逐渐被融入到每个民族的意志中。这种民族意志几乎是背离了我们先前所提到的古典精神下的再现民俗音乐的方式,因为他提供给了人们足够地想像民族传统的空间。在当时的欧洲,Czardas舞曲被许多民族赋予了独特的民族精神,比如匈牙利,保加利亚,意大利等等。值得注意的是,Czardas舞曲在进入了20世纪60年代后逐渐进入了一种美国所推广的世界艺术的制作模式。在这里,世界艺术所指的是将民间音乐艺术进行一种世界性的美学推广。在表面上看来,这种潮流将民间文化更加专业化了,说俗点,就是更加花哨了,但是却也丢失了很多民间文化的地域独特性。于是,在这种世界艺术模式里,人们讲求的是快速的变化,但是在整体结构上又必须尊崇一种简单的民粹模式。由此能说明的是,我们生活在这个年代的人,毫无例外地受到了世界大众文化的影响。其实这不是个悲伤的事情,至少我们有了我们所渴望的意大利音乐文化,我们能随时买到这样的音乐。这就是非常好的事情。
在所有的20世纪中期的关于意大利音乐的田野录音中,最受人关注的是Alan Lomax在50年代录制的一批录音。我们听到zumba lariula就选自这批录音。Alan Lomax是一位非常有雄心的音乐学家,他不仅深受民族主义的思潮影响,认为世界上有一种音乐属于意大利的精神,还认为这种民族精神可以被完整地表现在某些音乐特性上。在这批著名的意大利50年代的田野录音中,民间音乐的社会属性也被突出了出来,在以上这个片断中,舞蹈音乐的社会环境被特别录制了下来,人们的笑声,舞蹈的声音也成为了意大利精神的一部分。

不管我们从什么视角去观察意大利的民间音乐,古典的,文献的,世界性的,我们都不能忽略的是,值得我们去关注的永远是美好的音乐本身,而非人们去书写它的方式,因为无论有什么样的道德高度,人类的书写永远是卑微的渺小的。
最后一首歌曲来自于当代意大利音乐家daniele sepe的世界音乐,在这音乐里,各种世界文明的交汇让我们感受到世界艺术的潮流是多么的强大,它能消除的是仇恨的区隔,只要人们用心去做的音乐,永远会保留一种民族的传统,我想,这才是我们需要去了解一个民族文化的真正视角。
italy.jpg

主题相关文章:

2 条评论

  1. coreen:

    天啊,居然在这里能看到这么到位的评论?

  2. Rochan:

    喜欢意大利,但不是她的音乐,嘿嘿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