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西南北水坑

  村庄东西南北有四个水坑,就叫做东坑、南坑、西坑、北坑。每个水坑的旁边又有水洼,雨水大,水坑里装不下就溢出到水洼里。水洼里只能栽些树,长不成材。四个主要的打麦场也是依水坑而建,万一失火,可以就近取水迅速灭火。冬天水坑干涸,从坑中取土备用,村里房子的地基,多数是从这四个水坑里取土垫起来的,游泳的时候就要特别小心这些取土留下的陷坑。此外可能还有风水上的意义。东坑、北坑能从河里引水,西坑、南坑的水是深挖取土从地下冒出的水和雨季积蓄的雨水。水坑什么时候就有了,我还不清楚,临近村子也都有一个或几个水坑,用途也是这几种。水坑是村庄整体的一部分。

  
  东坑,综合起来看,是最好的一个水坑,水深,还能经常从南面的大河里引水,水清。坑沿是黄泥地质,中间是胶泥,少量淤泥。可以养鱼、洗衣服、夏天游泳洗澡。曾经也试着种藕,但是不成功。邻村有几个大水坑,一到夏天,荷叶连成一片,开满荷花,特别让人羡慕。

  
  西坑,是沙质地,跳进去两脚不会陷进淤泥。但是由于是死水,容易发臭,不是游泳的好地方,养鱼也难长大。西坑是最凶险的一个水坑,有小孩子在里面淹死。我的小学数学老师,到他是两辈单传,他本来有两个儿子,第二个儿子6、7岁时就在这个水坑溺水夭折,于是形成三代单传,西坑好像是他们家宿命里的一环。其他水坑没有发生过淹死人的事件。

  
  南坑,是最小的一个水坑,也是我最陌生的一个,东坑在家边,北坑也不远,西坑在小学学校后面。说起南坑,感觉像是我们村子的外姓人。没想到这个最小的水坑,现在长不过30米,宽不过10米,还在那里存在着。

  
  北坑,从北面的河里引水,也是可以养鱼的一个水坑,游泳则不太适合,淤泥底,跳进去水面马上浮起污泥。除非脚不着地游来游去。小时候,母亲不让去水坑里游泳,东坑在家边,容易被发现,常偷偷跑去北坑玩。冬天水面结冰,有一次在冰已经开化的情况下,跟随邻村一个小伙伴从冰面上跑过,像是踩弹簧床,惊险却非常开心。(算起来,已有20多年没有与这位小时候的朋友见过面)北坑隔一条路是邻村的水洼,长满芦苇,他们村有人做纸扎,就用这些芦苇,后来也成了房基地。他们村有人做官,把北坑“装修”了一遍,用石头砌了坑沿,看起来像个样子。其他水坑还是草民一个。
  我们村和邻村在行政划分上是一个行政村单位,尽管他们村子小很多,村支书却是由他们村的人来当,村民选举也没有轮换成功。村里人说他们风水好,北坑在他们两家前面,是他们的聚宝盆。

  我对东坑最感亲切。以前它的面积比现在大,北沿是我家的麦场和菜地,以前常站在北沿看这个水坑,养成了看水的习惯。与这个水坑的故事,有快乐的,也有压在心里沉重的。北坑的鱼,常见的是草鱼、鲢鱼,少见的有鲶鱼、性情较凶狠的黑鱼、背上有刺勾的戈牙。有人承包这个水坑养鱼,收获并不多。南面的河后来变成煤电厂的废水池,引来的水更不适合养鱼,洒上鱼苗几年也长不成。以前一年难得吃上几次鱼,吃鱼要等到东坑和北坑“翻坑”(把水抽干捞鱼)的时候。几年前,东坑翻过一次坑,捞出来的鱼做熟,闻起来都是臭味。水坑的水在村庄的生活中不再发挥作用,但是他们存在着,这样我们的村庄大的格局就没有变,还是我们的村庄。

主题相关文章: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