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文化成为遗产:美在民间,民间在何处

  一年时间真的很快,好像昨天还在聆听或者参与七嘴八舌地争论,今天或许就要瓜熟蒂落了。根据一贯的听风就是雨原则,应该是要出来了吧。否则这轰轰烈烈的活动岂不显得突兀。个中曲折反复,着实让人感慨良多。真的也该出来了。

        kongchengji-zhangshumei.jpg

  虽说事不关己,但也绝不算隔岸观火。即便这看不见摸不着的一缕魂魄早已气若游丝,但毕竟曾与这片土地上的人们息息相通。只是今天的我们,是不是愿意在隔膜日久之后,偶尔停下脚步,摒住呼吸,走进满是故纸堆的老屋?

  不去现场都可以猜到,这个答案至少在农展馆的展厅里还是肯定的。虽然已是下午,但在农展馆的主展厅,几乎每一个展示技艺的摊位前都被围得水泄不通。不要说让孩子们留恋、让父母们掏钱的糖画、泥人,或者边展边卖的剪纸或者文房四宝,就连古琴艺术的传承人,也须闭目抚琴于人头攒动的一片嘈杂之中——虽然看上去未免有些荒诞。

  在人潮中随波逐流,匆匆一游。整体的感受与之前来过的网友大地上相仿。重在现场演示的整场活动中,零零星星的展品自然不如两年前在世纪坛或者三年前在国博展览上的那样繁多而系统,但现场演示,毕竟让名录中天南海北的“传承人”们济济一堂,称得上又一次兴师动众。尽管其中颇有一些是早已成为“成果”展示常客的熟面孔。

  一次又一次的成果展示,如果以一贯的恶意来揣测,或许可以说,不过是为在脸上贴金的同时给资金的消耗有个交代并且铺垫好日后的“忽悠”。但往好的方面去想,毕竟我们得以在真实而又虚幻的临时空间里驻足,看头戴银冠的苗女勾画点染,听饱经风霜的匠人錾刻敲打……。而传承人以及他们的手艺,在这样的空间里,也获得了短暂的关注,以及将这种关注延续下去的可能。

  近在眼前的真切展示,平日里终究难得一见。饱了眼福之后再横加指摘,未免不大厚道。不过正是出于善意,担心还是不能免除。

  不了解与展演同时开幕并且已经提前落幕的传统技艺产品订货会状况如何。展演现场一时风光的购销两旺,当然不足以让人判断,是所谓的生产性保护已经开始妙手回春,还是参观者出于一时热情而形成了短暂繁荣。也难以预料,在一年年渐成常态的成果展示反复多次之后,这样的场面是否还能继续如火如荼。

  即使我们这些厌倦却又早已离不开城市生活的参观者将会继续如逛庙会一般乐此不疲,而在一番大开眼界赞叹唏嘘之后,又可以顺理成章地回归日常的忙碌,但对他们和它们而言,舟车劳顿换来的不过是对周期性表演的几声喝彩,离开展厅中的虚拟的繁华之后,重归寂寞“民间”,又该花开何处?

  八月份民族文化宫那一次或许为奥运而举办的展演,大概也因为奥运的种种限制而规模稍小,且略显冷清。展厅里,专心操作的传承人身旁,是屈指可数的默不作声的观众。再早,则是民族大学美院空旷的展厅里,中国美术馆剪纸和刺绣藏品的专题展。那一次的展品不多,但看上去应该是没经过所谓专业人士提点拔高的民间精品。展品好,展览的名字也很好——美在民间。

  美在民间,大约是说,正是在传统生产生活方式所营造的空间里,那些传统的艺术之花才能找到得以自然孕育、健康生长的沃土。可是时过境迁,当曾经遍地盛开的花朵变成稀少的珍宝,这样的民间沃土,这样的文化空间,又在何处?但愿,用来替换多少有些玄妙的“文化空间”概念的那个“文化场所”,不是这些用来应景的温室大棚一般的展演厅,更不是各处可见并且互相照抄的仿古街和风情园吧。

主题相关文章:

2 条评论

  1. 雷子:

    无论怎样,关注也该算是必要的一步吧。如同面对眼下的萧条大势,乐观与信心总是比颓丧和放弃要好。

  2. 大地上:

    这篇文章几天前就看了,“民间”在何处?哪里是“民间”,哪里不是“民间”,什么样的环境算是“民间”,历史、地理、人,很复杂。不同人说的“民间”还有可能不是一个地方。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