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春

立春一过,实际上城市里还没有啥春天的迹象,但风真的就不一样了。
《立春》电影里,王彩玲这样描述立春。

其实春天要来,鼻子能嗅出来春天的味儿。春天的味道,是土地开始解冻,从土里挥发出来的地气。古代用葭灰(芦苇内膜烧成的灰)观测气候,地气一变,葭灰从管中飞出。地气升腾,草木繁动。

春,蠢动也,春天来了,就得有点动静,“打春”“开春”的称法就显示出来了春天的“动”。有人解释“打春”是根据打春牛习俗演化来的叫法,我觉得这样解释就没有响动。有种迷信,说打春的具体那一时刻,不要躺在床上,否则一年就被打在床上了。这里打的用法,显然就不是打春牛之打。还有“春打六九头”,我觉得应该解释成春天在六九头打开,不是在六九头打春牛。

立春日的仪式是这样的:
立春日,天子率三公九卿诸侯大夫,东郊八里迎春神句芒。
“乐奏《太簇》,歌《青阳》冕,执干戚舞《云翘》《育命》。” (《月令》)
“立春之日,百官皆衣青,迎气青郊;郡县皆青服帻,立青幡,施土牛耕人于门外,以示兆民”(《续汉书·礼仪志》)
又《祭祀志》曰:“县邑常以立春之日,皆青幡青帻,迎春于郭外。令一童男帽青巾衣,先在郭外,迎春者至自野中,出迎者拜之而还。”
一眼望去是青色,青衣,青幡,天子驾“苍龙”,服“苍玉”,也是青色。御女衣青采,鼓琴瑟。

相比较而言,打春牛、吃春饼,这些后来的风俗,就远远不够气派。

主题相关文章:

  • 暂无相关日志

One Comment

  1. 小旗袍:

    所以有一些仪式还是很有必要的。不可皆废。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