挡门棍、芝麻秆

我们这里过年离不了两件物件:挡门棍、芝麻秆。挡门棍,是用一根手腕粗的木棍,在三十晚上横放在大门口,初一天亮后撤掉。我们这里除夕不吃年夜饭,初一凌晨3、4点钟就起床,煮饺子,放鞭炮,满村转,给长辈拜年,小孩子不长记性,到了一家,往往在大门口被挡门棍绊倒。
挡门棍的作用,是为了绊住孤魂野鬼,不让它们进门。有后人的鬼魂,在三十的下午就被子孙从陵地请回家过年,过了正月十五再送回去。祖宗的牌位摆在同宗兄弟中的老大家里,每年用黄表纸写新的牌位,装裱好,安放在堂屋正对门口的案前。三十下午,叠好纸钱,由儿子或孙子拿着一小挂鞭炮,包上纸钱去陵地。祖坟每个坟前都要烧纸,但自己只接自己的上两辈人,说:“过年了,跟我回家过年吧。”然后一路领着走到牌位前,中间不能拐弯。就请回家过年了。没有后人请回家,就变成孤魂野鬼,闻到村里人家的饭菜香,想去吃一口,会被挡门棍绊住。进到谁家,对谁家一年的运势不好,所以要在大门口拦一根挡门棍。

九月收秋芝麻,连秆收割下来,晒干,等芝麻瓣张开嘴,倒出芝麻,留下几捆芝麻秆,三十晚上撒在院子里。谁家不种芝麻的,就到种芝麻的人家里要一捆。以前自己种芝麻,主要是为了用芝麻换香油吃,实物交易。以前卖香油的走街串巷,手里拿着个枣木梆子,一边敲梆子,一边吆喝:“换香油的来了”。吃豆腐也是这样,卖豆腐的叫卖声是:“换豆腐的来了”,用自家产的黄豆换。现在村人对多样化种植不太感兴趣,手头上的钱也不似以前那样紧张,用钱买,不换了,自己散种一点芝麻嫌麻烦。
临过年集市上有卖芝麻秆的。我妹夫的父亲临过年在集市上卖芝麻秆,从我妹妹和我妹夫认识开始,每年他都带着两捆芝麻秆到我们村,也不跟我父母打招呼,隔着墙就把芝麻秆扔到我们家院里。芝麻秆不值几个钱,亲家之间也不打个招呼,这两捆扔进来的芝麻秆却体现出来“亲家”之亲。
过年院子里撒芝麻秆,这个习俗是为了阻止姜子牙偷吃案供,案供被偷吃,不好。姜太公害怕张嘴的东西,芝麻秆上都是张嘴的芝麻壳,姜太公望见吓得扭头就跑。我喜欢听踩在芝麻秆上的噼啪声。

这些知识是我问母亲了解到的,她不认识几个字,知识来源于“口头传承”。争论一件事情,她的习惯是说“人家都这样说”,接着引用一段谚语。我姓蒋,我有几位长辈的小名却是姓张,传说是寄养在老天爷的名下,保佑成大。我娘说是寄养在灶王爷的名下,老天爷姓李。她说“你没听人家说吗?”“老天爷姓李,灶王爷姓张,蒸的馒头又白又光;灶王爷姓张,老天爷姓李,蒸的馒头又白又喜。”
姜太公德高望重功劳大,我们这里过年不但不给他上供,而且还阻止他吃供,大过年的,想吃点东西,落得四处鼠窜。为什么,我也没有再问。可能是跟这老头开玩笑,知道他本领大。

主题相关文章:

4 条评论

  1. xiaoshi:

    大地?回来啦?

  2. dadishang:

    是滴

  3. dadishang:

    修正一下芝麻秆的传说,另一位长辈说是姜子牙的媳妇害怕张嘴的东西,她喜欢串门“招惹”年青妇女,所以吓她不让进门。

  4. 诗意:

    确实和我们哪里都一样啊!

留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