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车站夜话

去火车站排了四天队,没有买到票。
附近有一个小站,只停靠北京到怀柔、承德一线的火车,但是可以发售各地火车票。知道这个站的人少一些,容易排队。第一天我去北京站,其后三天都是到这里。
我都是四点左右才来排队,总觉得到我们那的车多。最早的凌晨一点就来了,我能排在二十位。这个小站的售票口与候车室在一起,可以在室内等着,有两个暖气片,不热,但比在外面排队要好一些。椅子冰凉,站累了就坐会儿,坐着觉得凉了就再站着。倒也不是特别枯燥,前后几个人不时聊几句,听了几个故事。

第一个是一位熟悉的“队友”讲的,他前一天排在我后面,这次来得早。他有四十来岁,看衣着还是一位比较讲究体面的人,在另一个小站工作,据他说是朋友托他买票,他虽然也是道上的,但是级别小,没路子买到,为了面子只好自己来排队。他说我们在小站上班收入也很低,有一年某位总理来小站关心民生,领导安排一位工作人员回答问题,回答有时候工资加奖金能领三四千块钱,这位总理听了很欣慰。等领导走了,站里的同事纷纷责备他说瞎话,问他怎么领这么多钱,开始挤兑他,他受不了同事的挤兑,上吊自杀了。火车站闲聊,当不得真,这位讲故事的人可能喜欢在夜里讲鬼故事。

第二个故事是一位六十来岁的老大爷讲的,说现在经济危机,影响不了有钱人。前几天,南方一个地方的一位大款搞选美征婚,那些女的该露的也露,不该露的也露,我们半夜排队,他们还是照样花天酒地,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这都是什么人。他这个岁数应该乐天认命了,怎么还心理不平衡呢。他这个岁数不应该半夜来排队买火车票。也许是跟着在北京工作的儿女住,过年回老家,为了不影响孩子的工作,自己来排队。

第三个故事,这几天排队每天都听到有人讲,说北京站一个售票员到了九点不卖票,私自打了一摞票,被人拍摄下来传到了网上。我前面一位大叔是东北一个地方的农民,来北京做小生意,他说这个事情,咱们也别骂人家,换成你也是这样干,守着能赚钱的机会你能不干吗?听他这么一说,我自己掂量了一下自己,没有回他的问话,把问题又抛给了他,他说换成我我也这样干,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我又问他,那你觉得这样就合理吗?他说不合理有什么办法,一*执*这个问题就不能避免,除非两***(有可能被认为是“低俗”的词,我就不写了)。不知这位大叔有没有读过自由主义的理论,这是一位“自由主义者”。

排队买到票的人不过几十分之一,有人凌晨一点排队,一句没票,比站着冻一夜还冷,一句有票,立刻就觉得暖和,只要能上车就行。

冬天过的也很快,跟冬天有关的内容,我还有两篇没写,就要过年了。明年冬天再写吧。
祝大家过年快乐,提前给大家拜年。

主题相关文章:

3 条评论

  1. brazilwood:

    啊,这一顿,就到明年冬天啦?!
    我发现临客还是容易买的,不过也许是我运气好~

  2. 大地上:

    想写一篇棉袄,你看都快立春了,只好等到明年冬天了

  3. 锦瑟:

    年年春运买票难啊,这其实更多的还是人为造成的。据说今年黄牛票的标准是每张加500块。
    那个北京站打票不卖票的倒是报纸上给澄清了,不过也说明现在老百姓不那么好糊弄了。

留下评论

*